第十七卷 八眼井 第三百二十九章 错纵复杂(上)

长生红姑眼睛闪的一丝惊愕神色,难说红姑在清修堂真的外界一无所知吗?是老花匠丁姐说找红姑,偏偏红姑的脾气那的不近人情。在清修观外面的刑部尚书刘宝瑞是在了眼中,进了殿刘宝瑞顺着墙根躲在了长生身……

红姑着穿着官服的刘宝瑞格外的怒火中烧,雪白的头根根立了。刑部尚书刘宝瑞硬着头皮问:“……胆,何本官有着敌意啊?本官从未见你啊,恭亲王府闹女鬼是不是你在背兴风浪啊!本官是奉老佛爷命查办此案的,你……你不快速速招!”

红姑盛怒骂:“我老爷就是死在刑部手,今日是堂有路你不走,狱无门投!我就我老爷报仇,纳命吧……”红姑双手钩就打向刑部尚书刘宝瑞的口,长生侧步伸手就横在了红姑的身前。

长生恼怒的喝:“红姑!你就算是杀了他不将你老爷死复生,次刑部是奉了皇命查案的。你若是杀了刑部尚书,你老爷的案子不改变!”

红姑赤红着双眼:“我老爷就是被他陷害死的,刑部年就是听命人的奴才!不是刑部的诬陷,我老爷又岂被刀问斩……”

刘宝瑞胆战惊:“丁人的案子四十年了,那候本官未京呢!你说是刑部诬陷了丁人,你有真凭实据本官就你翻案。但是你被本官查是在王府搞鬼就绝不轻饶,红姑你不从实招!”

长生次倒是随着刘宝瑞的话接言:“红姑,恭亲王府的女鬼在害无辜百姓,你身门中人就忍在不闻不问吗?”

红姑叹了口气:“那八眼井中的女鬼本是我的师妹嫣,我姐妹二人是跟着我师傅赤炼子京咸丰献丹的。从雍正皇帝误服丹药士的位一不一,了咸丰年间我师傅夜观将乱在终南山中修炼灵丹让咸丰皇帝强身健体富国民安。是宫的人馋言害的我师傅在京城难入宫面圣,我师傅在京城现了此有着邪祟物就倾尽全力将的水给封死井了……”

咸丰皇帝从登基不久就爆了震惊的太平国义,外族列强更是逼进了紫禁城咸丰皇帝仓惶逃病一场。间战火纷飞民不聊生,就在终南山中有着隐世人带着他的两徒弟京咸丰皇帝献丹。咸丰皇帝信奉佛教轻教,赤炼子在了京城每日在午门前等着传召入宫。是宫中的太监公公总是赤炼子爱理不理,有京的翰林院丁志永赤炼子客客气气的。

丁志永年近四十是朝颇有名的才子,不丁志永就是四品官在朝堂有说话的方。间一久赤炼子就丁人了莫逆,赤炼子带着两徒弟就暂住进了丁志永中。在丁人的府宅门前有着一片湖水是连接着皇宫昆明湖,赤炼子望着湖水总是摇头不语。

赤炼子的两徒弟皆是从被人遗弃的女婴,徒弟红姑已经是了赤炼子的三分真传。徒弟嫣是懵懵懂懂的真姑娘,两徒弟知师傅赤炼子在京城报国无门是盘缠将尽。虽是门人不拘节,但是两姑娘住在丁人府终是不方便。

红姑师傅每日长叹短吁就不禁问:“师傅,朝堂不是我所左右的,依我见不是回终南山的。师傅一进宫献丹,是人皇帝又何曾知的苦啊?宫的那些卑鄙人敲骨吸髓诈骗钱财,师傅干嘛非搭救他啊?”

“唉,你知其一虽不知其二啊!师夜观相帝星将殒落,百姓有一场劫节。师乃是修人,是生灵涂了。清入关老百姓了少的日子,但是浩劫百姓又是生不死了啊!”

红姑转话头问:“绝不是我等左右的,师傅你近日总是着门外的湖水隐隐有着啊?是不是那湖有着什啊?”

赤炼子皱了皱眉头:“是被你了啊?在那湖有着一条白鱼精,据傅白鱼精修炼了千余年了。是白鱼精逼显形,有白鱼精相助我就见今皇了。是湖水宽阔让白鱼精难青,白鱼是妖有处不愿意相助。师今已经是囊中羞涩住在了丁人中了,除非是召集众人堵住湖水引白鱼……”

红姑疑惑不解:“师傅,湖方圆十余。让人堵住了水岂不是让白鱼精凶吗?师傅,此三思行。我了面圣见皇帝有必身犯险吗?再者说白鱼精是妖怪凶不定,妖精相助无异与虎谋皮。”

赤炼子一言不的就了门,在湖边赤炼子祭了三灵符。湖顿间就泛了旋涡,一条身形狭长通体纯白的鱼。赤炼子颔首喝:“山野俗人赤炼子见神君,眼正值战火纷乱百姓水火。望神君够念善搭救百姓,山野俗人赤炼子望神君够慈悲怀。”

白鱼精怒骂:“少给我废话,你是修人。咱打窗说亮话,你了三请神符叫我是干什?你应该明白请神容易送神难,你总不是让我搭救万万千千的世俗浑人吧!你是修人,应该是知求我手的规矩吧!”

赤炼子低声:“我够太平,至规矩我是知的。底白白让人做的理,你是帮我入宫面圣……”

白鱼精笑精:“原你是趁着乱前名利双收啊,此的那我什?你总不是着几符咒就打了我吧,我在湖已经很久有享受人间的烟火了。你给我找寄主托生人,我就助你进皇宫面见圣。”

赤炼子似乎是早就料了白鱼精的法怒:“贫进宫面圣的是拯救的黎民百姓,你找替死鬼附身岂不是贫害人吗?你若是相助我等日,贫你修建法身。你是让贫给你找替死鬼,那贫是你周旋底了。”

“哈哈哈……,是你求我相助敢言不惭,我在此的逍遥在。寄人附身又有谁逃,牛鼻子老你的两徒弟是人间佳丽啊!待我借了的身,我就魅惑君主!人又有谁挡住我路?”白鱼精意忘形的透水就了红姑的模,是白鱼精不具人形走路间有着涔涔水迹流……

赤炼子长叹了一声:“妖孽就是妖孽,即将乱你却着。贫绝计不让你逞的,妖精休张狂!”赤炼子趁着白鱼精化人形际,双手打了漫的符咒封住了白鱼精的奇筋八脉。白鱼精猝不及防,直挺挺的落入了湖中……

晚,就在丁志永的府邸赤炼子两徒弟丁志永全叫身旁。赤炼子的脸色凝重:“丁人,今乱妖孽四。丁人是忧国忧民人,在丁人的门前湖中有着一条修炼了千年的白鱼精。此妖孽日将祸国殃民已被贫着本命真元暂定封住了,贫身无长物求丁人召集人马将湖水堵住。”

丁志永不解的问:“赤长,你不是在本官玩笑吧?十的湖长我召集人手堵住它?不是在痴人说梦吗?本官虽说工部尚书是同窗谊,那恐怕……”

赤炼子苦笑:“贫的本命真元封印妖精七七四十九,一旦四十九内堵不湖水京城有很人被白鱼精害死。丁人了那候就什晚了,贫的阳寿留四十九了。唯有两徒弟是我放不的,丁人是不弃就将留在府中……”

红姑急羞:“师傅,你又是何苦啊?师傅快收回本命真元,我立即动身回终南山就是。的所有情我不再管了……”

赤炼子怒:“糊涂!倾盆哪有着乐土?师已经是打定主意与白鱼精周旋底了,红姑嫣你是常居山中修行人。师就与那白鱼精拼死斗法,你两留在京城口。等几十年有着星主降世临凡的,或许有他才化解其中的恩恩怨怨了……”

第三百二十八章 禁忌之地目录+书签第三百三十章 错纵复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