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狼丈夫(九)

在丫环的凄哭,寒若梅渐渐冷静,丫环侍奉己不十寒暑,其品是了解的,果偷盗中物,岂让知,从丫环的神色,似有隐瞒,寒若梅有揭穿。

“吧,念你在侍奉我已久,次我就不追究了,己柴房思。”

“谢姐恩。”丫环连忙磕头谢。

丫环离,游生感奇怪,是追问:“娘子,有是寻找爹的线索,何轻易饶那丫头?”

“相公,我相信银儿不是那的人,许是我爹无意中遗落被他人捡了,与有的关系。”寒若梅笑着回答,将玉佩收入怀中,忽似了什,提醒:“相公,你不是说最近衙门内有件案处理吗?”

“呀,亏娘子提醒,我差点儿给忘了。”游生跺脚急了,忙换衣服。“朝廷人,了一张通缉令,说是缉拿江洋盗雪中飞,命我三内将全城搜查一遍。”

“辛苦相公了。”寒若梅亲游生整衣,挺着浑圆的肚子,一幅良妻模,或是有了身孕,寒若梅的子竟不像前一般刁钻。

游生满意足的着寒若梅,柔情的说:“有你的娘子,我真是三生有幸。”

“快吧,早早回。”寒若梅含笑催促,游生不敢迟疑,风风火火的了寒府。

游生一走,寒若梅的脸色就变了,急忙了柴房,推门一,那丫环银儿蹲在柴边正在凄凄的哭,寒若梅连忙将扶:“银儿,委屈你了,快告诉我,是怎一回?”

“姐……”丫环哭泣不声,哽咽着回答:“老爷……老爷他已经遇害了。”

“何说?”寒若梅急了,抓着丫环的手。

丫环擦干眼泪,往外了一眼,见四无人,才声的问:“姐知玉佩我打哪儿找的?”

“你快说呀,别卖关子了。”

“今早我集市给姐买胭脂水粉,突有乞丐从我面前经,问我讨吃的,我就索给了他一些赏钱,结果现那乞丐的腰间竟系着老爷的玉佩,我在寒府那久,老爷的贴身物是认的,所我就问他玉佩从何……”丫环讲述了何玉佩的程,许是有报,那乞丐领了拾玉佩的方,那方距县不远,离万化坡很近,周围有人烟,就在一棵树,骇人的躺着一堆白骨,乞丐是哪倒霉的人被野兽袭击死,所取走了尸骨堆中的玉佩,不知玉佩值钱,觉所戴在了身,丫环吓坏了,知有是老爷,但什说,倒是那乞丐感恩图报,玉佩送给了丫环。

本一直有找尸骨,寒若梅的中尚存有一丝希望,现在觉旋转,人差点儿晕了,是丫环扶回了房中,休憩了一儿才清醒,人一醒,寒若梅就迫不及待的让丫环带那拾玉佩的方。

第79章 狼丈夫(八)目录+书签第81章 狼丈夫(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