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树精老夫子(八)

几日,五华山突了一衣着华贵的妇人,妇人站在五华山脚,着眼前的树林,眼眶温润的喊:“远扬……远扬……”

老夫子此正在清修,听有人叫名字,有些吃惊,忙问同修的森:“森哥,你有听什声音?”

“什声音有,摈除杂念,清修吧。”森说完,闭了眼睛。

老夫子叹了口气,己太,是闭眼睛,准备继续修炼,,喊声却更了,一连几声,他再无法淡定,抛森了五华山脚。

年华逝,四目望,一切变了,眼前的妇女已经进入中年,老夫子是那的年轻,妇人认了老夫子,老夫子认了妇人。

“樵妹……”

“远扬……”

两相望着,却不敢相近,了一儿,老夫子才问:“樵妹,些年,你?”

“……”妇人撇头,不老夫子。

“听说……”

“我是随儿子一回的,他现在了县老爷。”

“是吗?那他有娶妻?莲呢,莲怎了?”老夫子听樵妹说,高兴。

,妇人突着老夫子,着急的说:“远扬,赶快离五华山吧。”

“何?”

“……别管那,你逃命紧。”

“樵妹,生了什?”老夫子樵妹紧张的子,像是了。

妇人叹了口气,回答:“怪我,年离的候,我骗儿子说你死了,谁知他记今,硬是考中状元,儿县令,查你的死因你报仇,儿子生鲁莽,盘查了许人,那些人不认,他便人关了,我见那些人怜,迫不已告诉了他实情。”

“说,青山知了我是树精?”

“嗯。”妇人点头。

老夫子一阵高兴,不隐瞒,就是见己的儿子了,忙说:“那他怎有跟你一?”

“……”妇人着老夫子,言又止。

“樵妹,怎了?难是青山了什?”

妇人被问激动了,拉着老夫子说:“远扬,你走吧,你再不走,儿子就了。”

“是什话……”老夫子越听越迷茫。

不已,妇人说了原因,原,木青山知己的父亲死,是树精,不但不高兴,反很愤怒,他恨,恨己的父亲丢己几十年不管,听不进母亲的劝,扬言放火烧了五华山,杀死所有树精。

消息让老夫子感震惊,是的结果,妇人催促:“远扬,走吧,走远远的。”

“不……”老夫子摆了摆手,闭了眼睛,五华山是万树国,他避哪儿。

妇人劝服老夫子,,批的官兵举着火了,老夫子那些官兵离有一段距离,所转身准备回告诉万树国的树精,让树精己的真元保护己。

树精通知无不恐慌,火烧苦是树木最不承受的,是一般的树木,烧就留一片焦土,连的根保不住,他虽是树精,却有害怕火烧的本。

“老夫子,老夫子,被火烧是不是很痛啊?”一树精跑拉着老夫子的手问,树精才三岁。

老夫子怕吓着树精,安慰:“不怕,火烧,你真元保护己就行了。”

“哦。”树精点了点头。

忽,风刮,是那些官兵已经放了火,一股灼热从另一方向袭。

火沿着山脉烧着,熊熊烈火正在考验万树国的存在,妇人站在山脚哭碎了肠。

“是我害了你啊,远扬……”

“娘,明明是他害了我母子。”木青山穿着官服,一将妇人拉了一边,着烈火的燃烧,让他有一痛快感,十二十年,有父亲的照顾,母子三人沦落街头,受尽了凌辱,的命运全是拜树精所赐,他怎不恨。

就在他沉浸在复仇感的候,一身穿绸缎的女子跳入了火中,女子在火中奔跑着,引官兵急呼:“二姐!”

“妹妹……”木青山有妹妹木青莲跟,有木青莲跳入火中,他傻了眼。

,妇人的哭声更了,拉着木青山的手说:“青山,住手啊,快救火,青莲在面!”

“我……”木青山着眼前的火势,他已经感无无力了,门前,他算了风,借着风,他打的是烧毁整五华山的主意,所火根本不是人够扑灭的。

所有树精在场烈火中了惨叫,老夫子有真元护体,感受那火烧的痛苦,何况是那些树精……场火烧了三三夜仍未停息,朝子听闻县令纵火一,非常震怒,等火势灭,就派人木青山收押了。

五华山脚的官兵撤,连樵妹被官兵带走了,官府说是朝子彻查此,所樵妹木青山分另关了。

万树国算是在场烈火中饱受了考验,虽部分树精活了,但已经身受重伤,一些树精却不幸免,让老夫子非常的悲痛,一边令让所有树精分散救治受伤树精的同,一边真元己调息。

候,万树国的长老像现了什,是,老夫子被长老叫了。

“老夫子,你是不是有什话我说?”

“长老是什意思?”老夫子了长老一眼。

长老闭眼睛,叹了口气:“难你不打算告诉我放火烧山的是何人吗?”

“长老……”老夫子低了头,言无不尽。

长老听完,直摇头:“是孽啊,孽,是次害我族遭殃,实属你,,该怎弥补吧。”

第337章 树精老夫子(七)目录+书签第339章 树精老夫子(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