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玄光镜(九)

妖气腾腾的妖谷中,一利剑插腹中,紫芸忽哭,剑刺的竟是夏子谦。

“子谦,你知我是谁吗?”

“哼,你是一背叛庭,枉害无辜的坏仙!”说着,夏子谦抽了剑。

剑腹中,血泉喷,紫芸的仙法止不住血流,此景凄凄,姜子牙算夏子谦前世憎恨紫芸,却告诉紫芸夏子谦等方法相报。紫芸痛苦的闭眼睛,,琵琶精从洞内走了,笑着说:“悔的是你才,哈哈哈哈哈哈。”

琵琶精的笑声回荡在妖谷中,夏子谦却不笑声清醒,仍紫芸是己的敌,全因琵琶精告诉夏子谦紫芸所他亲,是因紫芸吸取夏子谦的精血,夏子谦一旦半信半疑,就给了琵琶精手的机,琵琶精借夏子谦糊涂际,妖法在夏子谦的脑海中输入了一段残暴的记忆,在夏子谦的记忆中,紫芸了杀人不眨眼的妖仙,他则是亲眼目睹紫芸何残害凡人。

紫芸着琵琶精,虚弱无力的喝:“你妖孽,迟早有一,你受惩罚。”

“惜啊,你等不那一了!”琵琶精眼中妖光一闪,夏子谦的眼睛跟着妖气环动,此的夏子谦已经完全受控制,见夏子谦拿剑再次刺进紫芸的腹中,一次,紫芸再撑不住了,不见,就在媥倒际,空中现的救星。

琵琶精见了空中人,惊呼:“二郎神!”

“胆琵琶精,今日本神君不收拾你!”二郎真君杨戬脚踩神云,立空中,哮犬听主人命令,从空中直接扑向了琵琶精。

琵琶精害怕,转身逃,却被二郎真君刺正着,顿惨叫,化了一柄碎玉琵琶,是二郎真君法力高强,那玉琵琶碎不了子,哮犬见琵琶精死,嗅妖气,转向夏子谦扑,二郎真君及的制止了哮犬。

“哮犬,且慢!”二郎真君走夏子谦面前,轻轻的打晕了夏子谦,转头哮犬说:“你先将那琵琶精送回给姜子牙落,我随回。”

“呜……呜”哮犬摇了摇尾巴,跑向玉琵琶,嘴将玉琵琶中碎的圆珠叼,朝西岐飞。

二郎真君放夏子谦,紫芸扶了,轻唤:“紫芸仙子……”

“紫芸仙子……”连唤两声,不见人醒。

二郎真君忙己的仙气先止住了流血,紫芸是醒,二郎真君见状,叹息:“有送回姜子牙那再说。”说完,二郎真君一抱紫芸,另一手抓住夏子谦的腰,将夏子谦提一并乘云飞往西岐。了军营,二郎真君直接将紫芸跟夏子谦二人送入了姜子牙帐中,见了姜子牙,二郎真君慢说:“姜太师,紫芸仙子被妖气所伤,男子似受了妖蛊惑。”

“我已知悉,乃紫芸仙子命中劫,快将放榻。”姜子牙身吩咐。

二郎真君将紫芸夏子谦一并放了榻,站了一旁,姜子牙替紫芸脉,着二郎真君,吩咐:“此伤甚危,恐需二郎神再跑一趟。”

“姜太师直管吩咐。”二郎真君揖听候姜子牙差遣。

姜子牙点头,说:“你速速往太老君处,取粒仙丹,就说我姜子牙讨,救紫芸仙子命。”

“我就。”二郎真君点头,转身拔帘走帐外,乘云。

约莫半功夫,二郎真君取药归,药给了姜子牙,姜子牙药与紫芸服,观了片刻,现紫芸脸色渐转,松了口气。

“已无碍,一日间便清醒。”

“姜太师,那他何处置?”二郎真君指着被己打晕,未醒的夏子谦。

姜子牙着夏子谦,摇头:“他妖气易除,恐结难,此乃紫芸仙子劫,由渡吧。”

“嗯。”二郎真君点头。

姜子牙又在二郎真君耳边低语了一翻,二郎真君连连点头,将紫芸仙子跟夏子谦送回了他所居住的茅屋。一日,二人醒,紫芸一己身的伤口全愈,就知是有仙人相助,反观夏子谦,双目无神,同魂魄丢失。

“子谦……”紫芸轻声唤。

夏子谦像回神,惊恐的着紫芸:“你底是什人?”

“子谦……”紫芸叹了口气,知夏子谦在妖谷中己所做的是受了琵琶精的蛊惑,不怪夏子谦,是夏子谦应该有所记忆,候,瞒不了,实回答:“我本是宫中的一朵祥云,因玉帝恩赐,位列仙班,此次凡,本是助姜师叔完伐纣除奸的业,谁知遇见了你,我受姜师叔点拔,知我与你前世有段未了的情缘,所与你居此,了结此缘。”

“你真的是的仙子?”夏子谦怀疑的着紫芸。

紫芸向夏子谦,知夏子谦肯定在琵琶精所说的那段谎话中徘徊,不知该信谁,耐的解释:“我确实是的紫芸仙子,那你所见的女子是山中修炼精的琵琶精,与纣王宠信的妖妃妲己乃是结拜姐妹,二妖常伴纣王左右,妖言,至残暴的纣王更加暴力,施酷刑无辜纯良辈,害死了无数忠臣,庭将二郎真君本是将其擒拿,奈何琵琶精狡猾,让逃了此,不幸让我打伤,变化了原形,我本念修行不易,留其身,由姜子牙姜师叔处置,不料被你无意现,在你的帮助,再次重生精,恨我将其打回原形,所方设法引我离,借机靠近你,让你伤我,报复日败我手恨。”

“你说的些,我何相信?”夏子谦轻声问。

紫芸点头,反问:“你记那日抢走你鞋的那条恶狗?”

“跟那条恶狗有何相干?”

“那恶狗正是二郎真君麾的哮神犬,哮犬有灵,与我在庭见几次,认我,它那日追逐琵琶精至此,那琵琶精躲藏让它找寻不,它便抢你鞋,引我注意,我见它,就答应他除那祸害人间的妖精。”

“哦……”夏子谦慢慢的回,经历的那些,确实与紫芸说的百般巧合,长舒了口气。“原是,难怪我在厨房找不你,难怪你执意离我,原是那妖精在怪。”

紫芸苦笑着说:“不全,若是你信我,不是般步。”

“我是受了那琵琶精的谎言所骗,我不是……”夏子谦着急的解释。

紫芸摇头,叹气:“你我相处半年有余,你不信我,反信那妖精的话,才至走此田,既此,我的情缘今尽了,你知。”

“不,紫芸,你听我说……”夏子谦慌张的拉着紫芸的手,解释:“我不知中了什迷药,才那你,我是信你的。”

“不管信与不信,受了你那一剑,我已经不欠你了。”紫芸夏子谦轻轻推,走向屋外,化祥云,飞向了。

夏子谦追屋外,紫芸化云,悲痛的着空喊:“紫芸,子谦知错了!”

此翻歉似乎晚了一些,紫芸意已决,人间已经有什留念的,此是向姜子牙请命,伐纣战。紫芸一走,施在夏子谦身的仙法随,夏子谦竟记了前的,他知了他是谁,他知了他何处,记了一次见紫芸,往,脑海尽现。夏子谦己竟剑刺伤紫芸,悔抱头痛哭:“你怎那傻啊,夏子谦……”

哭完,失魂落魄的夏子谦踏了前往西岐的路,他不知紫芸不那,但是有那他才有希望找紫芸。长路漫漫,夏子谦怀抱着紫芸他做的衣服,路饿了就摘野果,渴了就喝河水,他往西岐的路并不顺利,一走,就是一月。待夏子谦走军营附近,已经了一满脸胡须,不修边幅的野汉,士兵见他此脏乱,又很面生,他是敌军的探子,忙他一举拿。夏子谦手无缚鸡力的书生被绑,叫:“我是夏子谦,我见紫芸!你让我进!”

“吵什吵!”官兵听他吵紧,喝了一声,说着,捡夏子谦落的衣服。

夏子谦见状忙喊:“别碰我的衣服,是紫芸给我做的衣服!”夏子谦喊着,不顾命的冲抢,手不拿,便嘴叼。

第407章 玄光镜(八)目录+书签第409章 玄光镜(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