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侵蚀 一首关于魏提尔先生的诗

“我居人所犯的同错误,”魏提尔先生说:“我仍在犯。”所许我本就应该彼此争斗,互相憎恨,互相折磨……

魏提尔先生他的轮椅推舞台边,他两手有老人斑,头是秃的。他那张松垮的脸似乎是从那双的眼睛,模糊,水灰色的两眼垂落。

穿在他一边鼻孔的环子,他CD播放机的耳机线绕他牛干似的脖子的皱纹赘。

舞台,有聚光灯,有一段黑白影片。军队行进的画面墙纸糊在魏提尔先生的头。他的嘴眼睛消失在由他两颊蠕的军靴刺刀的影中。

他说:“许受苦苦难就是生命的重点。”因球就是一处理厂,一工厂。

象一抛光岩石的滚桶:一装满了水砂的滚桶。象你的灵魂是一块丢进的丑恶岩石。是某原料或是资源,原油,矿石。所有的冲突痛苦是我的研磨料。抛光我的灵魂,使我更精。一生又一生教导我,完我。

再你是被选中跳进的,一再,再三。知受苦正是你世界的唯一原因。

魏提尔先生,窄窄的颚骨挤了太的牙齿。他枯草的眉毛,魏提尔先生蝙蝠翅膀似的耳朵箕张着。影子部队步前进行。他说:“其他唯一的选择就是,我永远愚蠢。”

我打仗,我战求。我抗饥饿,我喜爱打仗。我战斗、战斗、再战斗,枪炮或我的嘴,或金钱。球丝毫不比有我前改进少。

俯身向前,两手爪子抓着他轮椅的扶手。新闻影片的军队在他脸行一些移动的刺青。带着机关枪,坦克炮。魏提尔先生说:“许我正该活。”

许我工厂星球正处理我的灵魂……使更精致。

天鹅之歌 诽谤伯爵的故事目录+书签狗龄计岁 布兰登·魏提尔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