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猴舍 使命

星期三,1630时

C·J·彼得斯上校觉得他得到批准,可以开始行动了。会议结束,他着手组织人员。他首先需要一名实地指挥官,带领士兵和平民进入猴舍。他需要建立一个军事行动小分队。

他已经决定了这个使命的指挥官:杰瑞·杰克斯上校,南希的丈夫。杰瑞从没穿过密封防护服,但他是研究所兽医部门的主任,他了解猴类。他手下有士兵也有平民,他们自然也要参与行动,因为没有其他人受过和猴类打交道的训练。

他走进杰瑞的办公室,发现杰瑞咬着橡皮圈眺望窗外。C.J.说:“杰瑞,我们在雷斯顿有状况了。”“状况”是高危微生物的代称。“我们得过去杀死那些猴子,而且必须在生物防护4级的条件下行动。”他请杰瑞组织士兵和平民雇员,准备二十四小时内穿防护服实地作战。

杰瑞走进吉恩·约翰逊的办公室,说他受命指挥行动。吉恩的办公室凌乱不堪,他心想,吉恩的块头这么大,究竟是怎么坐进堆积成山的文件里的。

杰瑞和吉恩立刻开始策划一场生物危害防御行动。一般性的对策是杀死一个房间的猴子,看结果如何,观察情况变化——确定病毒是否在蔓延。他们列出优先顺序。

首先:人命安全。

其次:对动物实施安乐死,尽量减轻痛苦。

再次:搜集科研样本。目的是辨别毒株和确认传播途径。

吉恩认为,假如小分队能正确执行方案,华盛顿的居民将会是安全的。他戴上眼镜,俯身在文件堆里翻找,大胡子被压在胸口。他知道他不会进入那幢楼。绝对没门。他见过的猴子死亡够多了,已经不堪忍受。总而言之,他的任务是集合设备和人员,派遣他们进入猴舍大楼,然后帮助人员带着设备和动物尸体安全撤离。

他有几份很长的清单,列出他从奇塔姆洞穴带回的所有设备。他骂骂咧咧地在文件堆里翻找。他从非洲带回了数以吨计的设备,藏在研究所内各种各样的隐秘地点,免得被别人盯上抢走。

吉恩非常兴奋,同时也很害怕。他始终没有完全驱散埃博拉病毒的噩梦——液体穿过洞眼流进他的防护服。他还是会在半夜惊醒,心想:天哪,我暴露了。他在非洲花了十年寻找埃博拉和马尔堡,收获甚微,这会儿怪物却在华盛顿近郊露头了。他再次想起他最喜欢的那句名言:“机遇只青睐有准备的头脑。”很好,机遇来了。假如一件设备在奇塔姆洞内派上过用场,那它在猴舍也一样会有用处。想到这里,吉恩意识到猴舍很像奇塔姆洞穴,都是封闭空间,空气都不流通,地上到处是粪便和成摊的猴尿。这是华盛顿近郊的高危洞穴。进过这个洞穴的人说不定已经感染了病毒。你该怎么让工作组安全进出这个高危区域呢?你必须设置整备区。必须有灰色区域——气密室,化学消毒药剂喷淋。猴舍大楼内的某处有4级生命体正在生长、倍增,在宿主体内成熟。宿主是猴类,或许也包括人类。

星期三,2000时

丹·达尔加德离开研究所,沿利斯堡公路开车回办公室,晚间八点左右才到。办公室空无一人,大家已经下班回家。他收拾好办公室,关闭电脑,取出保存日志文件(所谓“大事记”)的软盘。他把软盘放进公文包,对前台保安说再见,开车回家。他在路上想起忘了打电话告诉妻子他会很晚回家。他在Giant Food超市停车,给妻子买了一束康乃馨和菊花。回到家里,他用微波炉加热晚餐,去家庭休息室陪着妻子,他坐在安乐椅里吃东西。他累坏了。他往壁炉里加了块木头,在修表台旁的个人电脑前坐下。他插入软盘,开始打字。他要更新日志。

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他很难厘清所有头绪。上午,他得知猴舍管理员贾维斯·普蒂住进医院,据说是因为突发心脏病。贾维斯在医院过得不错,没有消息说他病情恶化。我应该通知医院说贾维斯有可能感染了埃博拉病毒吗?假如他确实感染了,病毒在医院内扩散出去,那么我有责任吗?天哪!明天一早我就派人去医院,告诉贾维斯这儿发生了什么。假如让他自己听新闻才知道这件事,只怕会再次心脏病发作!

他已经给其他管理员配备了呼吸面具,大致给他们讲过埃博拉和马尔堡对人类的传播情况;除了每天一次的喂食、观察和清洁房间之外,他暂停了猴舍所有的日常工作。他还去过利斯堡公路旁的公司实验室(他们处理过血样和组织样本),告诉他们说要慎重对待这些样本,就当它们感染了艾滋病病毒。

我要记得通知我们发运过动物的所有实验室,要是出现非同寻常的动物死亡病例,就立刻通知疾控中心。修理空调系统时暴露的那些人怎么办?洗衣服务提供商呢?最近有没有来过电话修理人员?好像上周来过——但我不记得具体时间了。我的天?我不会漏掉什么吧?

在电脑上更新今日事件时,电话里响了。打来的是南希·杰克斯。她的声音很疲惫。她说她刚做完七只猴子的尸检。她说结果符合SHF和埃博拉,两者都有可能。结论并不确定。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