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剑侠传 > 第四回 见首神龙 醉道人挥金纵饮 离巢孤雏 赵燕儿别母从师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四回 见首神龙 醉道人挥金纵饮 离巢孤雏 赵燕儿别母从师

    话说周淳师徒二人进知味楼去用饭,忽然看见一件东西挂在柜房,甚是触目。仔细一看,原来便是在峨嵋山脚下那个醉道人所用来装酒的红漆葫芦。四面一看,并无那个道人的蹤影。二人起初认为天下相同之物甚多,也许事出偶然,便坐下叫些酒饭,随意吃喝。后来周淳越想越觉希奇,便将酒保唤来问道:“你们柜上那个红葫芦,用来装酒,甚是合用,你们是哪里买的?”

    那酒保答道:“二位客官要问这个葫芦,并不是我们店里的。在五天前来了位穷道爷,穿得十分褴褛,身上背的就是这个葫芦。他虽然那样穷法,可是酒量极大,每日到我们店中,一喝起码十斤,不醉不止,一醉就睡,睡醒又喝。起初我们见那样穷相,还疑心他是骗酒吃,存心吃完了卖打的。后来见他吃喝之后,并不短少分文,临走还要带这一大葫芦酒去,每天至少总可卖他五六十斤顶上的大麴酒,他倒成了我们店中的一个好主顾。他喝醉了就睡,除添酒外,轻易不大说话,酒德甚好,因此我们很恭敬他。

    “今早在我们这里喝完了酒,照例又带了一大葫芦酒。走去了两三个时辰回来,手上夹了一件俗家的棉袍,又喝了近一个时辰。这次临走,他说未带钱来,要把这葫芦作押头,并且还说不到两个时辰,就有人来替他还帐。我们因为他这五六天已买了我们二三百斤酒,平时我们一个月也卖不了这许多,不敢怠慢他,情愿替他记帐,不敢收他东西,他执意不从。他说生平不曾白受过人的东西,他一时忘了带钱,回来别人送钱,这葫芦算个记号。我们强不过他,祇得暂时自下。客官虽喜欢这个葫芦,本店不能代卖,也不知道在哪里买。”

    周淳一面听,一面寻思,便对酒保说道:“这位道爷共欠你们多少酒钱,回头一齐算在我们的帐上,如何?”酒保疑心周淳喜爱葫芦,想藉此拿去,便道:“这位道爷是我们店里的老主顾,他也不会欠钱的,客官不用费心吧。”

    燕儿正要发言,周淳连忙对他使眼色,不让他说话。知道酒保用意,便说道:“你不要多疑。这位道爷原是我们的朋友,我应该给他会酒帐的。这葫芦仍交你们保存,不见他本人,不要给旁人拿去。”

    酒保听了周淳之言,方知错会了意。他本认为穷道爷这笔帐不大稳当,因为人家照顾太多,不好意思不赊给他;又怕别人将葫芦取走,道人回来讹诈,故尔不肯。今见周淳这样慷慨,自然心愿。便连他师徒二人的帐算在一起,共合二两一钱五分银子。

    周淳将酒帐开发,又给了一些酒钱,便往燕儿家中走去。燕儿正要问那道人的来历,周淳叫他不要多说,祇催快走。不大工夫,已到燕儿门首。燕儿的娘赵老太太,正在门首朝他们来处凝望。燕儿见了他母亲,便捨了周淳,往他娘怀中扑去。周淳见了这般光景,不禁暗暗点头。

    赵母扶着燕儿,招呼周淳进去。他家虽是三间土房,倒也收拾得乾净。堂前一架织布机,上面绷着织而未成的布,横头上搁着一件湖绉棉袍,还有一大包东西,好似包的银子。

    燕儿便道:“老师你看,这不是你送与那穷道爷的棉袍么,如何会到了我的家中呀?”

    赵母便道:“方纔来了一位道爷,说是周先生同燕儿在路上有点耽搁,身上带了许多银子很觉累赘,託他先给带来。老身深知道周先生武艺超群,就是燕儿也颇有一点蛮力,怎会这点东西拿着都嫌累赘?不肯代收。那道爷又将周先生的棉袍作证。这件棉袍是老身亲手所做,针脚依稀还可辨认,虽然勉强收下,到底有些怀疑。听那道爷说,先生一会就来,所以便在门口去看。果然不多一会,先生便自来了。”

    周淳听了赵母之言,便将银包打开一看,约有三百余两。还包着一张纸条,写着“醉道人赠节妇孝子”八个字,写得龙蛇飞舞。周淳便对燕儿道:“如何?我说天壤间正多异人。你想你我的脚程不为不快,这位道爷在不多时间往返二百余里,如同儿戏一般,他的武功高出我们何止十倍。幸喜峨嵋山下不曾怠慢了他。”

    赵母忙问究竟。周淳便从峨嵋山遇见那道人,直说到酒店还帐止。又把带燕儿同走的来意说明。劝赵母祇管把银子收用,决无差错。赵母道:“寒家虽祇燕儿这一点骨血,但是不遇先生,我母子早已冻饿而死。况且他虽然有点小聪明,不遇名师也是枉然,先生文武全才,肯带他出去历练,再好不过。”

    周淳谢了赵母。到了晚间,周淳又去见马湘,嘱咐许多言语。第二天起身往成都,特地先往酒店中去寻那醉道人,準备结交一个风尘奇士,谁想道人、葫芦俱都不在。便寻着了昨天的酒保,问他下落。

    那酒保回言:“昨天那道人回来,好像有什么急事一般,进门拿了他那宝贝的葫芦便走。我们便对他说客官会他酒帐的事,他说早已知道,你对他说,我们成都见吧。说完就走,等我赶了出去,已经不见蹤影了。”周淳情知醉道人已走,无法寻访,好生不乐。没奈何,祇得同了燕儿上路,直往成都。

    行了数日,忽然走到一个地方,名叫三岔口。往西南走去,便是上成都的大道。正西一条小道,也通成都,比大道要近二百多里,祇是要经过许多山岭,不大好走。周淳因闻听过这些山岭中有许多奇景,一来急于要到成都,二则贪玩山景,便同燕儿往小道走去。

    行了半日,已是走入山径。这山名叫云灵山,古树参天,怪石嵯峨,颇多奇景。师徒二人走得有点口渴,想寻一点泉水喝。恰好路旁有一道小溪,泉水清洁,游鱼可数。便同燕儿下去,取出带来的木瓢,吸了一些溪泉,随意饮用。

    此时日已啣山,师徒二人怕错过了宿头,连忙脚步加紧,往前途走去。正走之间,忽听一声鹤唳。周淳道:“日前在峨嵋山下时,连听两次鹤唳,今天是第三次了。”说罢抬头望天,祇见天晴无云,一些蹤影全无。

    燕儿忽然叫道:“老师,在这里了。”

    周淳连忙看时,祇见道旁一块大山石上,站着极大的仙鹤,头顶鲜红,浑身雪白,更无一根杂毛,金睛铁喙,两爪如铜钩一般,足有八九尺高下,正在那里剔毛梳羽。

    周淳道:“像这样大的仙鹤,真也少见。”

    正说之间,忽见山石旁边蹿起一条青蛇,有七八尺长。那鹤见了这蛇,急忙用口来啄。叵耐那蛇跑得飞快,仙鹤嘴到时,已自钻入石洞之中,蹤迹不见。铁喙到处,把那山石啄得碎石溅起,火星乱飞。那鹤忽然性起,脚嘴同施,连抓带啄,把方圆六七尺一块山石啄得粉碎。那蛇见藏身不住,正待向外逃窜,刚伸出头时,便被那鹤一嘴擒住。

    那蛇把身子一捲,七八尺长的蛇身,将鹤的双脚紧紧缠住不放。那鹤便不慌不忙,一嘴先将蛇头啄断,再用长嘴从两脚中轻轻一理,便将蛇身分作七八十段。哪消几啄,便已吃在肚内。抖抖身上羽毛,一声长叫,望空而去,一晃眼间,便已飞入云中。

    这时已是暮色苍茫,暝烟四合。周淳忙催燕儿赶路。走出三里多路,天色向晚。恰好道旁有一所人家,便上前叩门投宿。叩了半日,才听里面有人答话,问道:“你们是哪里来的?”

    周淳说明来意。那人道:“我现在已是命在旦夕,此地万分危险。客官如要投宿,往西南去五里多路,那里有一座茅庵,住着一位白云大师,你可去求她借宿一宵。她若依从,还能免掉危险。”说罢,便不闻声息。再打门时,也不见答应。

    周淳生性好奇,便叫燕儿等在外面,道:“我不出来,不可轻易走动。”便纵身越墙而过。

    这时明月升起,照得院中清澈如画。周淳留神仔细一看,祇见院中籐床上卧倒一人,见周淳进来,便道:“你这人如何不听话?你快走远些,不要近我,于你大有不利。”

    周淳道:“四海之内,皆是朋友。你有何苦楚,此地有何危险,你何妨说将出来,我也许能够助你一臂之力,你何必坐以待毙呢?”那人道:“你还不快走!我已中了妖毒,近我三尺,便受传染。我在这里挣命,已经三日,如今腹中饑饿,你如带有乾粮,可给些与我。那妖早晚寻到,我不必说,你也性命难保。你如果能急忙去投白云大师,或者还可以帮我的忙。我的事儿,你祇对她说这个。”那人说到这里,已是神微力弱,奄奄一息。祇见那人手臂上有七颗红痣,鲜明非常。周淳心想此非善地,便扔些乾粮与他,随即纵了出来。喊燕儿时,忽然蹤影不见。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