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剑侠传 > 第八三回 鬼风谷神鵰救主 玉影峰恶徒陷师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八三回 鬼风谷神鵰救主 玉影峰恶徒陷师

    金蝉和神鵰处得熟了,听出是牠的声音,又知道英琼、若兰二人要随后赶来,不由吃了一惊。金蝉便对灵云道:“姊姊你听,佛奴不是回去了么,如何又在上面叫喊?莫非凝碧崖发生了什么事,前来寻我们吗?”灵云、朱文也听出鵰鸣不似往日,灵云忙叫朱文去看,金蝉也跟着出来。二人才离开了谷凹,还未张嘴,神鵰已在空中看见二人站在下面,长鸣了一声,似弹丸飞坠一般,将两翼收敛,一团黑影从空中由小而大,直往谷底飞落下来,一路哀鸣,往二人身旁扑来。金蝉本有心病,首先问道:“你这般哀鸣,莫非你主人李英琼赶了来,在半途中失了事么?”那鵰将头点了点,长鸣一声,金眼中竟落下两行泪来。

    朱文、金蝉双双忙喊:“姊姊快来!英琼妹子被恶人困陷了,神鵰是来求救的呢!”言还未了,灵云已早看出原因,救人心急,便对八姑道:“有一位同门道友中途失陷,愚姊妹三人即刻要去救援,等将人救回,再行饱聆雅教吧。”

    八姑道:“这位道友既有仙禽随身,还遭失陷,定在鬼风谷遇见了那用魔火炼我的番僧了。这妖孽妖法厉害,名叫作雅各达,外号西方野佛,与西藏毒龙尊者都是一般传授。不过毒龙尊者门下弟子众多,声势浩大;他祇独身一人,知他底细的人甚少。他除会放黄沙魔火外,还有一个紫金钵盂同一支禅杖,俱都非常厉害。三位到了鬼风谷,如那位道友被魔火困住,须要先破去他的魔火,才能过去救人;否则一经被他魔火罩住,便难脱身。千万留神小心,以免有失!”

    说到这里,金蝉、朱文已连声催促。八姑也说灵云事不宜迟。三人与八姑告罪道别,一齐飞上鵰背。那鵰长鸣了一声,展开双翼,沖霄便起,健融凌云,非常迅速,不消片刻,已到了鬼风谷山顶之上。灵云见谷下黄尘红雾中,隐隐看见英琼的紫郢剑在那里闪动飞舞,知道英琼将紫郢剑护身,或者尚不妨事。眼看快要飞到,忽见对崖飞下一道青光,一道红光。定睛一看,对崖上站定两个女子,一个正是周轻云。一会又从崖这面飞过一个女子。这两个女子虽未见过,知是轻云约来的无疑。

    说时迟,那时快!一转眼间,神鵰业已飞到对崖落下。这才看见崖对面山半腰中坐着一个红衣番僧,业己放出一条似龙非龙的东西,与轻云等飞剑、红光斗作一团。朱文也将宝镜取出,照向下面,黄尘虽然消灭,红雾未减。本拟飞剑出去助阵,忽听那年纪较长的女子说:“请大家后退!”灵云已听郑八姑说魔火厉害,忙拉了金蝉退出去二十多丈。那年长的女子已从怀中取出一面小旛,一展招,连人带旛蹤迹不见,一眨眼间已将英琼、若兰二人救上崖来。金蝉、朱文见二人中了妖法昏迷不醒,心中大怒,双双将各人飞剑放出,直取那红衣番僧。

    西方野佛雅各达原本不在鬼风谷居住。他听六魔厉吼的好友逍遥神方云飞无意中说起郑八姑从小长白山冰雪窟中将雪魂珠得了去。他垂涎此宝已有多年,怎奈小长白山方圆数百里,祇听过高明人传说,不知实在地方及如何下手,又没有炼过玄门中开山彻地之法,祇得作罢。忽然闻说被一个女子取去,非常嫉忿。知道此话是从神手比邱魏枫娘那里听来的,便约方云飞到魔宫打听个仔细。及至见着八魔,才知魏枫娘已死,果然此宝是落在八姑之手。

    八魔本来早就听说峨嵋派许多能人要在端午节前来,又知雪魂珠有无穷妙用,正好鼓动西方野佛去将珠夺来,自己还可添一个大大的帮手。西方野佛问明了路径,赶到小长白山一看,谷中石凹内空无一人,知道八姑隐了身形不肯见他。连去了两次,用言语一激,八姑才现身出来。他见八姑走火入魔,业已身躯半死,欺她不能转动,便和她明着强要。八姑自是不肯,两人言语失和,动起手来,各用法宝,互有损失。

    西方野佛见雪魂珠未能到手,反被八姑破了他两样心爱的宝贝,妖法又奈何她不得,恼羞成怒,便用魔火去炼,準备雪魂珠也不要了,将八姑炼成飞灰洩忿。炼了多日,被玉清大师前来将他赶走,愈加气忿。也不好意思去见八魔,暗自跑到鬼风谷内潜藏。仍不死心,想再炼一样厉害法宝,与八姑分最后胜负,非将雪魂珠取到手中,誓不干休。

    这日正在谷内打坐,忽听远处一声鵰鸣,抬头一看,祇见一只黑鵰,两眼金光四射,两翼刮起风力呼呼作响,身子大得也异乎寻常,疾飞若驶,正从谷顶飞过。知道这是有道行的金眼鵰,不由心中一动。暗想:“遇见这种厉害的大鵰,我何必去炼什么法宝?祇消迫上去将牠擒到收服,一加驯练,便可去寻那郑八姑,二次和她要雪魂珠。如再不允,我祇须用法宝绊住她的元神,再命这鵰暗中抓去她的躯壳,何愁宝不到手?”

    正想得称心,谁知那鵰竟飞得比电还疾,眨眼工夫已没入云中,祇剩一点黑影。刚在顿足可惜,忽然黑影渐大,又朝谷顶飞来。西方野佛好不高兴,这次便不怠慢,口中唸唸有词,忙将紫金钵盂往上一举。他这钵盂名为转轮盂,一经祭起,便有黑白阴阳二气直升高空,无论人禽宝贝,俱要被它吸住,不能转动。眼看黑白二气沖到那鵰脚下,那鵰祇往下沉了十来丈,忽又升高,长鸣了一声。西方野佛见转轮盂并未将那鵰吸住,大为惊异,便将钵盂收回。

    正要别想妙法,那鵰忽然似弩箭脱弦,疾如流星一般,直往谷底飞来,眼看离地还有数十丈高下,猛听一声娇叱道:“大胆妖僧,无故前来生事,看我法宝取你!”言还未了,那鵰业已飞落面前。适才因为那鵰飞得太高,鵰大人小,竟没有留神看到鵰背上还坐着两个人。

    此时近前一看,见是两个美貌幼女。情知这两个女子虽然小小年纪,能骑着这种有道行的大鵰在高空飞行,必有大来历。但是自恃妖法高强,也未放在心上。暗想:“我的钵盂未将你们吸住,你们不见机逃走,反来送死。送上门的买卖,岂能放过?”便大喝道:“尔等有多大本领,敢在佛爷头上飞来飞去?快快将鵰献来,束手就擒,免得佛爷动手!”

    言还未了,那两个少女已双双跳下鵰背。年长的一个手扬处,一道青光飞来。西方野佛怪笑一声,喝道:“无知贱婢,也敢来此卖弄!”将左臂一振,臂上挂着的禅杖化成一条蛟龙般的东西,将青光迎个正着。

    西方野佛也是一时大意,想看看来人有多大本领,没有用转轮钵去吸收敌人飞剑。刚将禅杖飞出,不想对面又是一声娇叱,那年纪小的一个女子手一扬,冷森森长虹一般一道紫光,直往西方野佛顶上飞来。这才想起用转轮钵去收。刚刚将钵往上一举,谁知敌人飞剑厉害,眼看那道紫光如神龙入海,被黑白二气裹入钵内,猛觉右手疼痛彻骨,知道不好。连忙用自己护身妖法芥子藏身,遁出去有百十丈远近。一看手中钵盂,业已被那道紫光刺穿,还削落了右手三指。

    来人见妖僧钵孟内出来了黑白二气,自己飞剑被他裹入在内,正在心急,忽然妖僧不见,紫光飞向西北角去。朝前一看,那妖僧手拿钵盂,已逃在半崖腰一块山石上面,自己宝剑正飞追过去呢。

    来的这两个女子正是李英琼与墨凤凰申若兰。两人自从神鵰飞回,便即别了裘芷仙动身。路上商量,仗着神鵰飞得快,打算先飞到魔宫内去建一点小功,再去寻灵云等三人。谁知那鵰飞到青螺,八魔已请能人用妖法将魔宫隐住,找寻不着,祇得驾那鵰去寻着灵云再作计较。往回路走时。

    飞到一个山谷上面,忽然鵰身往下沉了一沉,重又飞起。若兰对英琼道:“下面有人暗算我们。”二人往下面一看,果然下面谷内有一个人正朝天上指手画脚,又见有黑白两道气由上往下朝那人手中飞去。英琼道:“下面的人定是青螺党羽,我们何不拿他试试手呢?”若兰艺高人胆大,自是赞同。便商量先飞下去,一面和那人动手,倘若他是青螺党羽,暗命神鵰将他抓走,去见灵云报功。二人商量好了,便降落下来。一看西方野佛打扮同说话,已知是个妖僧,便动起手来。

    若兰飞剑敌住番僧禅杖正觉吃力,忽见英琼宝剑得胜,妖僧败退到半崖腰上。更不怠慢,一面指挥飞剑迎敌,暗诵咒语,手一扬处,将红花姥姥所传的十三粒雷火金丸朝番僧打去。

    西方野佛要是先用金钵收了若兰飞剑,英琼那把紫郢剑爱同性命,恐有闪失,决不肯轻易放出。他不该一时大意轻敌,反致受伤,伤了宝贝,还算见机得快,没有丧了性命。刚刚败逃出去,敌人飞剑竟一丝也不肯放鬆,随后追到。正在心慌意乱,忽然又从敌人方面飞来十几个火球,再想借遁已来不及,被火球在背上扫着一下,立刻燃烧起来,同时那道紫光又朝头顶飞到。

    西方野佛出世以来,从未遇见过敌手,自从和玉清大师斗法败逃以后,今日又在这两个小女孩子手里吃这样大亏,如何能忍受。本想将天魔阴火祭起报仇,未及施为,敌人飞剑、法宝连番又到,知道再不先行避让,就有性命之忧。顾不得身上火烧疼痛,就地下打了一个滚,仍借遁回到原处,取出魔火葫芦,口中念咒,将盖一开,飞出一面小旛。旛见风一招展,立刻便有百十丈黄尘红雾涌成一团,朝敌人飞去。

    英琼、若兰见敌人连遭挫败,那只神鵰盘旋高空,也在觑便下攫之际,忽见敌人又遁回了原处,从身畔取出一个葫芦,由葫芦中飞出一大团黄尘红雾,直向她们飞来。若兰自幼随定红花姥姥,知道魔火厉害。一面收回金丸、飞剑,忙喊:“妖法厉害,琼妹快将宝剑收回走吧。”英琼本来机警,闻言将手一招,把紫郢剑收回。

    若兰拉了英琼正要升空逃走,已是不及,那一大团黄尘红雾竟和风捲狂云一般,疾如奔马,飞将过来,将二人围住。还亏英琼紫郢剑自动飞起,化成一道紫虹,上下盘舞,将二入身体护住。二人耳际祇听得一声鵰鸣,以后便听不见黄尘外响动,祇觉一阵阵腥味扑鼻,眼前一片红黄,身上发热,头脑昏眩。似这样支持了有半个多时辰,忽听对面有一个女子声音说道:“李、申两位姊姊快将宝贝收起,妹子好救你们出险。”若兰不敢大意,忙问何人?

    紫玲用弥尘旛下去时,有宝旛护体,魔火原不能伤她,以为还不一到就将人救出。及至到了下面一看,李、申二人身旁那道紫光如长虹一般,将李、申二人护住,漫说魔火无功,连自己也不能近前,心中暗暗佩服峨嵋门下果然能人异宝甚多。知道紫光不收,人决难救,情知自己与二人俱素昧平生,在危难之中未必肯信,早想好了主意。果然若兰首先发问,立刻答道:“神鵰佛奴与齐灵云姊姊送信,寻蹤到此,才知二位姊姊被魔火所困,特命妹子前来救援。如今灵云姊姊等俱在上面,事不宜迟,快将法宝收起,随妹子去吧。”

    英琼、若兰闻言才放了心,将紫郢剑收起,随紫玲到了上面。也是忙中有错,李、申二人该有此番小劫,竟忘了二人在下面不曾受伤,全仗紫郢护体。正在英琼收回紫郢,紫玲近前用旛救护之际,英琼收剑时快了一些,紫郢一退,红雾侵入,虽然紫玲上前得快,已是不及,沾染了一些。二人当时祇觉眼前一红,鼻中嗅着一股奇腥。等到紫玲将二人救上谷顶,业已昏迷不省人事了。这时灵云、朱文、金蝉已相继将飞剑随后放出,直取西方野佛。

    西方野佛起初见对面又飞来两个敌人,一个是一道金光,一个是一团红光,自己禅杖飞出去迎敌,竟然有点迎敌不下。正要将魔火移到对崖将敌人困住,忽听一声鵰鸣,对崖上先后又飞下四女一男。

    才一照面,内中一个女子从怀中取出一面镜子,发出百十丈五彩金光,照到谷下,立刻黄尘四散。接着另一个女子忽然一晃身形,蹤迹不见,一转眼间竟将下面两个幼年女子救上来,出入魔火阵中,无事人一般。同时对面敌人先后放出许多飞剑,内有一道金光,一道紫光,还带着风雷之声。不由大吃一惊,想不到这些不知名的年轻男女竟有这般厉害。他已吃过敌人紫光苦头,见来的又有一道紫光,不敢怠慢。一面指挥魔火向众人飞去,一面用手一指面前香炉,借魔火将炉内三支大香点燃。口中念诵最恶毒不过的天刑咒,咬破舌尖,大口鲜血喷将出去。

    对崖灵云等眼看敌人手忙脚乱,飞剑行将奏功,忽见谷底红雾直往上面飞来,接着便是一阵奇香扑鼻,立刻头脑昏晕,站立不稳。知道妖法厉害,正有些惊异,忽听紫玲道:“诸位姊姊不要惊慌。”言还未了,便有一朵彩云飞起,将众人罩住,才闻不见香味,神志略清。同时朱文宝镜的光芒虽不能破却魔火,却已将飞来红雾在十丈以外抵住,不得近前。

    紫玲一见,大喜道:“祇要这位姊姊宝镜能够敌住魔火,便不怕了。”说罢,向寒蕚手中取过彩霓练,将弥尘旛交与寒蕚,吩咐小心护着众人。自己驾玄门太乙遁法隐住身形,飞往妖僧后面,左手祭起彩霓练,右手一扬,便有五道手指粗细的红光直往西方野佛脑后飞去。那红光乃是宝相夫人传授,用五金之精炼成的红云针,比普通飞剑还要厉害。

    西方野佛眼看取胜,忽见对面敌人身畔飞起一幢五色彩云,魔火又被那女子宝镜光芒阻住,不能上前,正在焦急。猛觉脑后一阵尖风,知道不好,不敢回头,忙将身往前一蹿,借遁逃将出去有百十丈远近。回头一看,一道彩虹连出五道红光,正朝自己飞来。眼见敌人如此厉害,自己法宝业已用尽,再不见机逃走,定有性命之忧。不敢怠慢,一面借遁逃走,一面口中念咒,準备将魔火收回。

    谁知事不由己。紫玲未曾动手,已将颠倒八门锁仙旗各按五行生剋祭起。西方野佛才将身子起在高空,便觉一片白雾瀰漫,撞到哪里都有阻拦。知道不妙,恐怕自己被法力所困,敌人却在明处,一个疏神,中了敌人法宝,不是玩的。当下又恨又怕,无可奈何,祇得咬一咬牙,拔出身畔佩刀,祇一挥,将右臂斫断,用诸天神魔,化血飞身,逃出重围,往上升起。

    刚幸得脱性命,觉背上似钢爪抓了一下,一阵奇痛彻心。情知又是敌人法宝,身旁又听得鵰鸣,哪敢回顾,慌不迭挣脱身躯,借遁逃走。西方野佛一口气逃出去有数百里地,落下来一看,左臂上的皮肉去掉了一大片,连僧衣丝绦及放魔火的葫芦都被那东西抓了去,才想起适才听得鵰鸣,定是被那畜生所害。想起祇为一粒雪魂珠,多年心血炼就的至宝毁的毁,失的失,自己还身受重伤,成了残废。痛定思痛,不禁悲从中来。

    正在悔恨悲泣,忽听一阵极难听的吱吱怪叫,连西方野佛这种凶横强悍的妖僧,都被它叫得毛骨悚然,连忙止泣,起身往四外细看。祇见他站的地方正是一座雪山当中的温谷,四围风景既雄浑又幽奇,背倚崇山,面前坡下有一湾清溪,流水淙淙,与松涛交响。那怪声好似在上流头溪涧那边发出。心想定是什么毒蛇怪兽的鸣声,估量自己能力还能对付。便走下涧去,用被剑穿漏了的紫金钵舀了小半钵水,掐指念咒,画了两道符,将水洗了伤处,先止了手臂两处疼痛。一件大红袈裟被鵰爪撕破,索性脱了下来,撕成条片,裹好伤处。然后手提禅杖,循声而往。

    这时那怪叫声越叫越急。西方野佛顺着溪涧走了有两三里路,转过一个溪湾,怪声顿止。那溪面竟是越到后面越宽,快到尽头,忽听涛声聒耳。往前一看,迎面飞起一座山崖,壁立峭拔,其高何止千寻。半崖凹处,稀稀地挂起百十条细瀑,下面一个方潭,大约数十亩。潭心有一座小孤峰,高才二十来丈,方圆数亩,上面怪石嵯峨,玲珑剔透。峰腰半上层,有一个高有丈许的石洞,洞前还有一根丈许高的平顶石柱。

    这峰孤峙水中,四面都是清波萦绕,无所攀附,越显得幽奇灵秀。暗忖:“我落得如此狼狈,也难见人。这洞不知里面如何,有无人在此参修。要是自己看得中时,不如就在此暂居,徐图报仇之计,岂不是好?”想到这里,便借遁上了那座小峰,脚才站定,怪声又起。仔细一听,竟在洞中发出,依稀好似人语说道:“谁救我,两有益;如弃我,定归西。”

    西方野佛好生奇怪。因为自己祇剩了一枝独龙禅杖,一把飞刀,又断了半截手臂,不敢大意。轻悄悄走近洞口一看,里面黑沉沉祇有两点绿光闪动,不知是什么怪物在内。一面小心準备,大喝道:“我西方野佛在此,你是什么怪物,还不现身出洞,以免自取灭亡!”言还未了,洞中起了一阵阴风,立刻伸手不见五指。

    西方野佛刚要把禅杖祭起,忽听那怪声说道:“你不要害怕,我决不伤你。我见你也是一个残废,想必比我那个狠心伙伴强些。你祇要对我有好心,我便能帮你的大忙;如若不然,你今天休想活命。”西方野佛才遭惨败,又受奚落,不由怒火上升,大骂:“无知怪物,竟敢口出狂言。速速说出尔的来历,饶尔不死!”言还未了,阴风顿止,依旧光明。

    西方野佛再看洞中,两点绿光已不知去向,还疑怪物被他几句话吓退。心想:“你虽逃进洞去,怎奈我已看中了这个地方,我祇须将禅杖放进洞去,还愁抓你不出来?”刚把禅杖一举,未及放出,猛觉脑后有人吹了一口凉气,把西方野佛吓了一大跳,回头一看,并无一人。先还以为是无意中被山上冷风吹了一下,及至回身朝着洞口,脖颈上又觉有人吹了一口凉气,触鼻还带腥味。知道怪物在身后暗算,先将身纵到旁边,以免腹背受敌。站定回身,仍是空无一物,好生诧异。正待出口要骂,忽听吱吱一声怪笑,说道:“我把你这残废,我不早对你说不伤你么,这般惊慌则甚?我在这石柱上哩,要害你时,你有八条命也没有了。”

    西方野佛未等他说完,业已循声看见洞口石柱上,端端正正摆着小半截身躯和一个栲栳大的人脑袋,头发鬍鬚绞作一团,好似乱草窝一般,两只眼睛发出碧绿色的光芒。头颈下面虽有小半截身子,却是细得可怜,与那脑袋太不相称。左手祇剩有半截臂膀,右手却像个鸟爪,倒还完全。咧着一张阔嘴,冲着西方野佛似笑非笑,神气狰狞,难看已极。

    西方野佛已知怪物不大好惹,强忍怒气说道:“你是人是怪?为何落得这般形象?还活着有何趣味?”

    那怪物闻言,好似有些动怒,两道紫眉往上一耸,头发鬍鬚根根直竖起来,似刺猬一般,同时两眼圆睁,绿光闪闪,益发显得怕人。倏地又敛了怒容,一声惨笑,说道:“你我大哥莫说二哥,两人都差不多。看你还不是新近才吃了人家的大亏,才落得这般光景么?现在光阴可贵,我那恶同伴不久回来,你我同在难中,帮别人即是帮自己。你如能先帮我一个小忙,日后你便有无穷享受。你意如何?你大概还不知道我的来历,可是我一说出,你如不能帮我的忙,你就不用打算走了!”

    西方野佛见怪物口气甚大,摸不清他的路数,一面暗中戒备,一面答道:“祇要将来历说出,如果事在可行,就成全你也无不可。如果你意存奸诈,休怪我无情毒手,让你知道我西方野佛雅各达也不是好惹的!”

    那怪物闻言,惊呼道:“你就是毒龙尊者的同门西方野佛么?你我彼此闻名,未见过面,这就难怪了。闻得你法术通玄,能放千丈魔火,怎么会落得如此狼狈?”西方野佛怒道:“你先莫问我的事,且说你是什么东西变化的吧。”

    那怪物道:“道友休要出口伤人。我也不是无名之辈,我乃百蛮山阴风洞绿袍老祖便是。自从那年在西藏与毒龙尊者斗法之后,回山修炼,多年未履尘世。去年毒龙尊者与我送去一信,请我到成都慈云寺去助他徒弟俞德与峨嵋派斗法。我正因为几年来老吃苗人心血,想换换口味,便带了法宝赶到成都,由地遁入了慈云寺。到了不两天,我先将我炼就的十万百毒金蚕蛊,由夜间放到敌人住的碧筠庵内,想将峨嵋派一网打尽。不想被一个对头识破,首先有了防备,不知道他用的什么法宝,将我金蚕蛊伤去大半。我在慈云寺心中一痛,便知不好,还算见机得早,赶快用元神将蛊收回。

    “第二天晚上,峨嵋派的醉道人来定交手日期,我想拿他解解恨,未及我走到他身前,忽从殿外飞来一道金光将他救走。我岂能放过,一面将法宝祭起,追赶出来。他们好不歹毒,故意叫醉道人引我出来,等我放蛊去追,才由头次破我法的对头放出千万道红丝般的细针,将我多年心血炼就的金蚕蛊两头截断,失了归路,一个也不曾逃脱,全被刺死。我忿极拚命,自现元神,二次将修罗旛祭起。正要取胜,谁知敌人準备周密,能手来了好几个。先飞来一块五云石,将旛打折。接着又是匹练般一道金光捷如闪电飞来,将我腰斩。

    “我脑内藏有一粒玄牝珠,未受敌人损害,祇要不被敌人取去,日后仍可修炼报仇。但是敌人非常厉害,事在紧迫,来不及脱身飞走。在这间不容发之际,我门下大弟子独臂韦护辛辰子从阴风洞赶到,将我救到此地。我很奇怪他为何不将我救出山去,却来此地。后来才知他救我,并不是因为我是他师父,安什么好心,他是看中了我那粒珠子。那玄牝珠本是我第二元神,用身外化身之法修炼而成。我虽然失了半截身子,祇须寻着一个资质好的躯壳,使我与他合而为一,再用我道法修炼三年零六个月,一样能返本来面目。

    “谁知这厮心存奸诈,将我带到此地,先用假话安慰,说本山出了事不能回去,请我稍微养息,再说详情。我见他既冒险将我救出,哪里料到他有恶意。他趁我不防,先用我传他的厉害法术阴魔网将这山峰封锁,无论本领多大的人,能生入不能生出,到此休想回去。他还嫌不足,又在崖上挂起魔泉旛,以防我运用元神逃走。你看见崖上数十道细瀑,便是此旛幻景。人若打此峰逃走,崖上数十道细瀑,便化成数十条白龙将你围住,不得脱身。

    “他一切布置好后,才和我说明:我既成了残废,不如将玄牝珠给他成道,虽然我失去了人身,元神与他合一,也是一样。原来他不带我回山,并非出了什么事,乃是想独得我这粒玄牝珠,恐我门下十一个弟子不答应,和他为仇。打算将珠得到手中,再回山收服众同门,自为魔祖。你说他心有多毒?祇怪我当时瞎了眼,不但将平生法术倾囊传授,还助他炼成了几件厉害法宝。我失却了金蚕蛊和修罗旛,第一元神被斩,不但不能制他,几乎毁在他手里。

    “还算我主意拿得稳,自从看穿了他的奸计,一任他恐吓哄骗,好说歹说,老守着我这第二元神不去理他。再要被他逼得太急时,我便打算和他同归于尽。我虽然祇剩了半截身子和半条臂膀,一样可以运元神化风逃走。一则他防範周密,四面都有法术法宝封锁;二则我的对头太多,恐怕冤家路窄,遇上更糟:所以忍痛在此苦挨。可恨他陷我在此还不算,每隔些日,还到外面去姦淫、吃人血快活,乐享够了,回来便千方百计给我苦吃。準备等我苦吃够了,受不住煎熬,答应将珠献出,他便将这玄牝珠再加一番祭炼,成为他的身外化身。以后他无论遇见多厉害的敌人,我便可以做他的替身,还可借我来抵挡别人的法宝。

    “这个山峰名叫玉影峰。我住这洞没有名,是个泉眼,里面阴风刺骨,难受已极。他在洞前立了这么一根平顶石柱,每次来此,叫我立在柱上,给我罪受。日前他又来到此地,他说他常回百蛮山去,我那十一个弟子都知道我死了,到处打听仇人。才知那晚破法斩我的人并非峨嵋派,乃是峨嵋派请来的能人,当年青城派鼻祖、云南雄狮岭长春岩无忧洞极乐童子李静虚。这人道法通玄,已离天仙不远,此仇如何报法?推根寻源,仇人终是峨嵋派请来的,便寻峨嵋门下报仇。

    “今年春天,居然被他们在云南楚雄府擒住了两个峨嵋后辈,虽然年幼,本领倒也不弱。他们将这二人擒回山去拷问,无心中听被擒的人说起,我虽然被李静虚所斩,上半截尸身却不知去向等语。我二弟子紫金刚龙灵知道我有第二元神,既然上半截尸身不见,定然化遁飞去。又知恶徒辛辰子与我是先后脚到的慈云寺,如何他几次回山不见提起?渐渐对他起了疑心,因为本领都不如他,祇好强忍在心里。

    “他见众人词色不对,恐久后败露,到底众寡不敌,特地赶回来,限我十日内将珠献出。他已将此峰四面封锁,不怕我飞去。期满不献,便用极厉害的阴火,将我化成飞灰,以除后患。说罢,又在我的伤处照老法子给我刺了十几下魔针,让我受够了罪,这才急匆匆走去。我看他很慌张,好似有什么要事在身的神气。这山是多少穷山恶岭当中一个温谷,亘古少人行迹,仙凡都走不到此。明知无人前来救我,也不能不作万一之想,我便在洞中藉着山谷回音大喊,连喊了八九日。天幸将道友引来,想是活该他恶贯满盈,我该脱难报仇了。”

    西方野佛一听,他是南派魔教中的祖师绿袍老祖,大吃一惊。暗想:“久知他厉害狠毒,从来不说虚话,说得到行得出。前数月听人说,他已在成都身死,不想还剩半截身子活在此地。今日既然上了这座山峰,如不助他脱险,说不定还得真要应他之言,来得去不得。但是自己法宝尽失,已成残废。那独臂韦护辛辰子的厉害也久有耳闻,正不亚于绿袍老祖。倘若抵敌不过,如何是好?”一路盘算,为难了好一会,才行答道:

    “想不到道友便是绿袍老祖,适才多有失敬。以道友这么大法力,尚且受制于令高徒。不瞒道友说,以前我曾炼有几件厉害法宝,生平倒也未遇见几个敌手。不想今日遇见几个无名小辈,闹得身败名裂,法宝尽失。万一敌令徒不过,岂不两败俱伤?”

    绿袍老祖道:“道友既能遁上这个山峰,便能救我。祇问你有无诚心,如真打算救我出险,并非难事。刚才我说的话,并非故意恫吓,道友不信,可试走一走看,能否脱身离此,便可明白。”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