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剑侠传 > 第八四回 一息尚存 为有元珠留半体 凶心弗改 又将长臂树深仇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八四回 一息尚存 为有元珠留半体 凶心弗改 又将长臂树深仇

    西方野佛暗想:“他说得辛辰子如此厉害,我就打算救他,也须试一试看,省得他日后小觑了我。”便答道:“如果道友看我果真能力所及,决不推委。不过我还要试一试令徒的法力,如能随便脱身,岂不省事?”说罢,便要借遁走去。绿袍老祖连忙拦阻道:“道友且慢。你如真要试验我那恶徒法力,千万须要小心。那旁现有树林,何不用法术推动以为替身,省得自己涉险?”

    西方野佛见绿袍老祖说得如此慎重,惊弓之鸟,倒也不敢大意。果然拔起一根小树,口中唸唸有词,喝一声:“起!”那树便似有人在后推动,直往潭上飞去。眼看要飞出峰外,忽听下面一阵怪叫,接着天昏地暗,峰后壁上飞起数十条白龙,张牙舞爪,从阴云中飞向峰前。一霎时烈火飞扬,洪水高涌,山摇地转,立足不定。眼看那数十条白龙快要飞到峰上,猛听一声惨叫,一团绿阴阴的东西从石柱旁边飞起,与那数十条白龙才一照面,一会工夫,水火狂全都消灭,天气依旧清明。再看那株树,业已不见丝毫蹤影。

    绿袍老祖半截身躯斜倚在洞旁石壁上,和死去了一般。西方野佛不由暗喊惭愧。看辛辰子所用的法术,分明是魔教中的厉害妖法地水火风。那数十条白龙般的东西,更不知路数同破法。如果自己紫金钵盂未破,还可抵敌。后悔不该大意误入罗网,恐怕真要难以脱身也说不定。正在沉思,忽见绿袍老祖身躯转动,不一会,微微呻吟了一下,活醒转来。说道:“道友大概也知道这个孽障的厉害了吧,若非道友用替身试探,我又将元神飞出抵挡,且难讨公道呢?”

    西方野佛含愧答道:“适才见道友本领仍是高强,何以还是不能脱身,须要藉助他人呢?”

    绿袍老祖道:“道友祇知孽障法术厉害,却不知他防备更是周密。他防我遁去,除用法术法宝封锁外,还在我身上伤口处同前后心插上八根魔针。他这魔针乃子母铁炼就,名为九子母元阳针。八根子针插在我身上,一根母针却用法术镇在这平顶石柱之下。如不先将母针取去,无论我元神飞遁何方,被他发觉,祇须对着母针念诵咒语,我便周身发火,如同千百条毒虫钻咬难过。因为我身有子针,动那母针不得,祇好在此度日如年般苦挨。祇须有人代我将母针取出毁掉,八根子针便失了效用。我再将元神护着道友,就可一同逃出罗网了。我但能生还百蛮山,便不难寻到一个根骨深厚的人,借他躯壳变成为全人了。”

    西方野佛闻言,暗想:“久闻这厮师徒多人,无一个不心肠歹毒,莫要中了他的暗算?既然子母针如此厉害,我祇须将针收为己有,便不愁他不为我用,我何不如此如此?”主意想好,便问:“那母针如何取法?”

    绿袍老祖道:“要取那针不难。并非我以小人之心度你,祇因我自己得意徒弟尚且对我如此,道友尚是初会,莫要我情急乱投医,又中了别人圈套。我对道友说,如真愿救我,你我均须对天盟誓,彼此都省了许多防範之心。道友以为如何?”

    西方野佛闻言,暗骂:“好一个奸猾之徒!”略一沉吟,答道:“我实真心相救,道友既然多疑如此,我若心存叵测,死于乱箭之下。”绿袍老祖闻言大喜,也盟誓说:“我如恩将仇报,仍死在第二恶徒之手。”

    二人心中正是各有打算,且自不言。绿袍老祖发完了誓,一字一句地先传了咒语。接着叫西方野佛用禅杖先将石柱打倒,柱底下便现出一面大旛,上面画有符,符下面埋着一根一寸九分长的铁针。然后口诵护身神咒,将那针轻轻拔起,将针尖对着自己,口诵传的咒语。将针收到后,再传他破针之法,才可取那八根子针。

    西方野佛哪知就里,当下依言行事。一禅杖先将石柱打倒,果然山石上有一道符,下面有一根光彩夺目的铁针。知道是个宝贝,忙念护身神咒,伸手捏着针头往上一提。那针便黏在手上,发出绿阴阴的火光,烫得手痛欲裂,丢又丢不掉。他先前取针时,见绿袍老祖嘴皮不住喃喃颤动,哪里知道这火是他闹的玄虚,祇痛得乱嚷乱跳。绿袍老祖冷冷地说道:“你还不将针尖对着我念咒,要等火将你烧死么?”

    西方野佛疼得也不暇寻思,忙着咬牙负痛,将针对着绿袍老祖,口诵传的咒语。果然才一念诵,火便停止。那咒语颇长,稍一停念,针上又发出火光。不敢怠慢,一口气将咒念完。他念时,见绿袍老祖舞着一条细长鸟爪似的臂膀,也在那里唸唸有词,脸上神气也带着苦痛。等到自己刚一念完,从绿袍老祖身上飞出八道细长黄烟,自己手上的针也发出一溜绿火脱手飞去,与那八道细长黄烟碰个正着。忽然一阵奇腥过去,登时烟消火灭。

    绿袍老祖狞笑道:“九子母元阳针一破,就是孽障回来,我也不愁不能脱身了。”说罢,朝天挥舞着一条长臂,又是一阵怪笑,好似快乐极了的神气。西方野佛忿忿说道:“照你这一说,那针已被你破了,你先前为何不说实话?”

    绿袍老祖闻言,带着不屑神气答道:“不错,我已将针破了。实对你说,这针非常厉害,我虽早知破针之法,无奈此针子母不能相见,子针在我身上,我若亲取子针,便要与针同归于尽。适才见你举棋不定,恐你另生异心,我如将真正取针之法宝传了你,此宝不灭,早晚必为我害。所以我祇传你取母针之法,使你先用母针将我子针取出,九针相撞,自然同时消灭,无须再烦你去毁掉它了。我祇为此针所苦,没有母针不能去收子针,我自己又不能亲自去取那母针,须假手外人,因此多加一番小心,倒害你又受一点小苦了。”

    西方野佛见上了绿袍老祖的大当,还受他奚落,好不忿恨,知道敌他不过,祇得强忍在心。勉强笑答道:“道友实是多疑,我并无别意。如今你我该离开此地了吧?”

    绿袍老祖道:“孽障今明日必回,我须要教他难受难受再走。”说罢,对着洞中念了一会儿咒语,挥着长臂,叫西方野佛将他抱起,自会飞下峰去。西方野佛无奈,刚将他半截身躯抱起,祇听他口才喊得一声:“走!”便见一团绿光将自己包围,立刻身子如腾云驾雾一般下了高峰,绿光中祇听得风声呼呼,水火白龙一齐拥来,祇见那团绿光带着自己上下翻滚了好一会,才得落地。猛听涛声震耳,回望山崖上,数十道细瀑不知去向,反挂起一片数十丈长、八九丈宽的大瀑布,如玉龙夭矫,从天半飞落下来。

    正要开言,绿袍老祖道:“孽障的法术法宝俱已被我破去,他素性急暴,比我还甚,回来知我逃走,不知如何忿恨害怕。可惜我暂时不能报仇,总有一天将他生生嚼碎,连骨渣子也咽了下去,才可消恨呢!”说罢,张着血盆大口,露出一口白森森的怪牙,将牙错得山响。

    西方野佛由恨生怕,索性人情做到底,便问是否要送他回山。绿袍老道道:“我原本是打算回山,先寻找一个有根基的替身,省得我老现着这种丑相。不过现在我又想,我落得这般光景,皆因毒龙尊者而起。听孽障说,他现在红鬼谷招聚各派能人,準备端阳与峨嵋派一决雌雄。他炼有一种接骨金丹,于我大是有用。你如愿意,可同我一起前去寻他,借这五月端午机会,祇要擒着两个峨嵋门下有根基之人,连你也能将残废变成完人,岂不是好?”

    西方野佛当初原与毒龙尊者同师学道,本领虽不如毒龙尊者,但是仗有魔火、金盂,生平少遇敌手,有一时瑜亮之称。祇因西方野佛性情褊忌,一味自私,不肯与毒龙尊者联合,居心想苦炼多年,再将雪魂珠得到手中,另行创立门户。不想遇见几个不知名的少年女子,失宝伤身。自己势盛时不去看望毒龙尊者,如今失意,前去求人,未免难堪。

    正在沉思。绿袍老祖素来专断,起初同他商量,总算念他救命之恩,十二分客气。见他沉吟不语,好生不快,狞笑一声,说道:“我素来说到做到,念你帮了我一次忙,才给你说一条明路,怎么不知好歹?实对你说,适才你代我取针之时,我看出你有许多可疑之处。如果我的猜想不差,非教你应誓不可。在我未察明以前,你须一步也不能离开。我既说了,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如若不然,教你知我的厉害!”

    这一番蛮横不近人情的话,慢说是西方野佛,无论谁听了也要生气。无奈西方野佛新遭惨败之后,久闻绿袍老祖凶名,又加适才眼见破针以后,运用元神满空飞舞,将辛辰子设下的法术法宝破个净尽,已然尝了味道。若论自己本领,纵然抵敌不过,要想逃走,却非不可能。一则自己平素就是孤立无援的,正想拉拢几个帮手,作日后报仇之计,如何反树强敌?二则也想向毒龙尊者讨取接骨金丹,接续断臂。想来想去,还是暂时忍辱为是。便强作笑容,对绿袍老祖道:“我并非是不陪你去,实因毒龙尊者是我师兄,平素感情不睦,深恐此去遭他轻视,所以迟疑。既然道友要去,我一定奉陪就是。”

    绿袍老祖道:“这有什么可虑之处?想当初我和他在西灵峰斗法,本準备拚个死活存亡,不料白眉和尚带着两个扁毛畜生想于中取利,被我二人看破,合力迎敌,白眉和尚才行退去,因此倒变仇为友。要论他的本领,如何是我的敌手?上次慈云寺他不该取巧,自己不敢前去,却教我去上这大当。我正要寻他算帐,你随我去,他敢说个不字,日后我自会要他好看。”西方野佛听他如此说法,便也无有话说。

    绿袍老祖刚叫西方野佛将他半截残躯抱起动身,忽听呼呼风响,尘沙大起。绿袍老祖厉声道:“孽障来了,还不快将我抱起快走!”

    西方野佛见绿袍老祖面带惊慌,也着了忙。刚将绿袍老祖抱起,东南角上一片乌云黑雾,带起滚滚狂风,如同饑鹰掠翅般,已投向那座山峰上面。绿袍老祖知道此时遁走,必被辛辰子觉察追赶,自己替身尚未寻到,半截身躯还要靠人抱持,对敌时有许多吃亏的地方,西方野佛又非来人敌手。事在紧急,忙伸出那一只鸟爪般长臂,低告西方野佛不要出声,口中唸唸有词,朝地上一画,连自己带西方野佛俱都隐去。

    西方野佛见绿袍老祖忽又不走,反而用法术隐了身形,暗自惊心,一面暗中準备脱身之策,静悄悄朝前看去。那小峰上已落下一个断了一只臂膊的瘦长人,打扮得不僧不道,赤着双脚,手上拿着一把小刀,闪闪发出暗红光亮。远远看过去,面貌狰狞,生得十分凶恶。那瘦长人落地便知有异,再一眼看到细瀑不流,石柱折断,愈加忿怒。仰天长啸了一声,声如枭嗥,震动林樾,极为凄厉难听。随又跑到绿袍老祖藏身的洞口。

    (编按:原书第六集完)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