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剑侠传 > 第一四二回 极穷途 三凤初涉险 凌弱质 二龙首伏辜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一四二回 极穷途 三凤初涉险 凌弱质 二龙首伏辜

    原来方良死后,这十二年的工夫,一班老成之人死病残疾,零落殆尽。俞利去了眼中之钉,益发一意孤行,姿情纵慾,无恶不作。所有岛中少具姿色的妇女,俱都纳充下陈。又在海边造了一所迎凉殿,供夏日淫乐消夏之用。后来索性招亡纳叛,勾结许多海盗,进犯沿海诸省,声势浩大。地方官几次追剿,都因海天辽阔,洪波无际,俞利党羽剽悍迅捷,出没无蹤,没奈他何。

    日子一多,渐渐传到元主耳内,哪里容得,便下密旨,派了大将,準备大举征伐。俞利仍是每日恆舞酣歌,醉生梦死,一点也没放在心上。三女报仇之日,正是俞利生辰。当时夏秋之交,天气甚热。俞利带了许多妃嫔姬妾和手下一干党羽,在迎凉殿上置酒高会,强逼着中原掳来的许多美女赤身舞蹈,以为笑乐。

    三女在紫云宫内赤身惯了,本来不甚在意。一旦看见岛上人民俱都衣冠整齐,那些被逼脱衣的女子不肯赤体,宛转娇啼神气,互看了看自己,俱是一丝不挂,不由起了羞恶之心,恨不能也弄件衣服穿穿才好。正在凝神遐想,暗中察辨仇人面貌,无奈人数太多,那殿在海边高坡之上,相隔又远,虽然看出了几个,不敢离水冒昧上去。待了一会,忽见数人押了一个绝色少女,由坡那边转了过来,直奔殿上。为首一人,正是当年自己家中所用的奸僕。

    方良被害后,便是他和一名同党,亲手将三女放入麻袋,抛下海去。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三凤比较心急,当时便想蹿上海岸动手。初凤、二凤恐众寡不敌,忙将三凤拉住。再看那少女,两手虽然被绑,仍是一味强挣乱骂,已是力竭声嘶,花容散乱。怎奈众寡不敌,眼看快被众人拥到殿阶底下。

    俞利哈哈大笑,迎了下来,还未走到那少女面前,不知怎地一来,那少女忽然挣断绑绳,一个燕子飞云式,从殿阶上纵起一丈多高,一路横冲竖撞,飞也似直往海边跑来。这时海岸上人声如潮,齐喊:“不要让她跑了!”沿海滩上人数虽多,怎奈那少女情急拚命,存了必死之志,再加本来又会武功,纵有拦阻去路的,都禁不起她一阵乱抓乱推,不一会工夫,便被她逃离海边不远。后面追的人也已快临切近。

    为首一个,正是三女适才认出的那个仇人,一面紧紧追赶,口中还喊道:“海潮将起,招呼将大王的美女淹死,你们还不快预备船去!”且赶且喊,相隔少女仅祇两三丈远近。忽然看见地下横着一条套索,顺手捞起,紧跑几步,扬手一抡,放将出去。

    那少女眼看逃到海边,正要一头蹿了下去,寻个自尽。不料后面套索飞来,当头罩下,拦腰圈住,拉扯之间,一个立足不稳,便自绊倒。为首追赶的人,见鱼已入网,好不心喜。心想:“海边礁石粗砺,不要伤了她的嫩皮细肉,使岛主减兴。”便停了拖拽,趁着少女在地上挣扎,站立不起之际,往前便扑,準备好生生擒回去献功。

    那少女倒地所在,离海不过数尺光景,正是三女潜身的一块礁石上面。为首那人刚刚跑到少女面前,祇听海边呼的一声水响,因为一心擒人,先时并未在意。正要用手中余索去綑住少女的双手,猛见一条白影,箭也似地从礁石下面蹿了上来,还未及看清是什么东西,左腿上早着了一下,疼痛入骨,几乎翻身栽倒。刚喊得一声:“有贼!”回手去取身背的刀时,下面又是两条白影飞到,猛觉腰间一阵奇痛,身子业已被人夹起,跳下水去。

    这为首的人,便是蓝佬盖的兄弟蓝二龙。当时俞利害死方良,将所有同谋的人全都设计除去灭口。祇有蓝二龙因为乃兄是俞利膀臂,功劳最大,害死同党的计策又是他兄长所献,俞利深知他弟兄二人不致背叛,不但饶了他,还格外加以重用。蓝二龙仗着俞利宠信,无恶不作,气焰逼人。这次众人见少女被他用索套住,知他脾气乖张,不愿别人分功,便都停了脚步,免他嫉视。忽见他刚要动手将女子擒回,从海边礁石底下像白塔一般冲起人鱼似的三个少女,各自手执一根奇形长钳,赤身露体,寸丝不挂。为首一个,才一到,手起处,便将二龙刺得几乎跌倒。连手都未容还,后面两个少女也是疾如电飞赶到,一个拦腰将他夹起,另一个从地上扯去倒地女子身上绳索,也是一把抱起,同时蹿入海内。

    这一干人看得清清楚楚,因为相隔不远,祇见那三个赤身女子身材俱都不高,又那般上下神速,疑心是海中妖怪,祇管齐声吶喊:“蓝将军被海怪擒去了,赶快救呀!”但大半不敢上前。俞利在殿阶上一见大怒,忙喝:“你们都是废物,还不下水去追!”

    安乐岛上生长的人,全都习于游泳。有那素来胆大的,迫于俞利威势,仗着人多势众,也都随众人水。岛人纵是水性精通,哪能赶得上初凤姊妹三人,自幼生长海底,天赋异稟,又经老蚌十年教练,一下水,早逃出老远。等到俞利手下岛人到了海中,洪波浩淼,一片茫茫,祇见鱼虾来往,哪里还有三女蹤迹可寻。白白在海中胡乱泅泳了一阵,一无所得。祇得上来覆命,说人被妖怪擒去,休说擒捉,连影子都看不见丝毫。

    俞利好好一个生辰,原準备乘着早秋晴和,海岸风物清丽,在别殿上大事淫乐。不想祸生眉睫,无端失去一名得力党羽和一个心爱美人,好不扫兴。祇得迁怒于当时在侧的几十个侍卫,怪他们未将美女拦住,以致闯出这般乱子。一面又命人準备弓箭标枪,等妖怪再来时,杀死消恨。

    当日虽闹了个不欢而散,他并未料到自己恶贯满盈,一二日内便要伏诛惨死,仍是满心打算,设下埋伏,擒妖报仇。不提。

    三女当中,三凤最是性急不过。起初看见仇人,已恨不得冲上岸去,生食其肉。初凤、二凤因见岸上人多,各持器械,身材又比自己高大,不敢造次,再三劝阻三凤。想在傍晚时分,择一僻处上岸,跟定仇人身后,等他走了单,再行下手。

    正在商议之间,偏巧蓝二龙押着的那个少女解脱绑索,往海岸逃走,看看身临海岸。蓝二龙当年受了俞利祕命,假献殷勤,为方良服役,三女都被他抱过一年多。一晃十年,音容并未怎变,认得逼真。又加那被迫少女花容无主,情急觅死神气。三凤首先忍耐不住,身子往上一起,便冲上海岸,刚给了仇人一虾爪。初凤、二凤恐妹子有失,也同时纵上,一个擒了蓝二龙,一个就地上抱起那少女,跳入海内,穿浪沖波,瞬息百里。

    二凤在前,因所抱少女不识水性,几口海水便淹了个半死。蓝二龙生长岛国,精通水性,怎奈脖颈被初凤连肩夹住,动转不得,也灌了一个足饱,失去知觉。回宫路远,恐怕淹死,无法拷问。便招呼一声,浮上海面,将所擒的人高举过顶,顺海岸往无人之处游去。

    一会到了一个丛林密布的海滩旁边,一同跳上岸去。先将少女头朝下,控了一阵,吐出许多海水,救醒转来。那蓝二龙也已回生,一眼看见面前站定三个赤身少女,各人手持一根长虾爪般长叉,指着自己,看去甚是眼熟,不禁失声道:“你们不是初凤姊妹?”

    一言甫毕,猛地想起前事,立即住口。心中一动,暗道不好。适才吃过苦头,身带兵刃,不知何时失去,自知不敌。恰好坐处碎石甚多,当时急于逃生,随手抓起一块盌大卵石,劈面朝左侧站立的初凤脸上打去。就势出其不意,翻身站起,一个纵步,便往森林之内跑去。跑出还没有半里多路,忽听一阵怪风,起自林内,耳听林中树叶纷飞,呼呼作响。猛地抬头一看,从林中蹿出一条龙头虎面、蛇身四翼的怪物,昂着头,高有丈许,大可合抱,长短没有看清。虎口张开,白牙如霜,红舌吞吐,正从前面林中泥沼中蜿蜒而来。

    蓝二龙一见,吓了个亡魂皆冒。欲待择路逃避,忽然脑后风生,知道不妙,忙一偏头,肩头上早中了一石块。同时腰腹上一阵奇痛,又中了两叉。立时骨断筋折,再也支持不住,倒于就地。接着身子被人夹起,跑出老远才行放下,也没听见身后怪物追来。落地一看,三女和少女俱都站在面前,怒目相视。身受重伤,落在敌人手内,万无活理,便将双目紧闭,任凭处治,一言不发。过没一会,便听三女互相说话,但多听不大懂。内中听得懂的,祇有“爹爹”、“岛上”、“二龙”等话,愈知道三个赤身少女定是方良之女无疑。

    正在寻思,腿上奇痛刺骨,又着了一叉。睁眼一看,三女正怒目指着自己,似在问话。二龙知道说了实话必死,但盼三女落水时年幼,认不出自己,还有活命之望,便一味拿话支吾。三女越朝着他问,二龙越摇头,装作不解,表示自己不是。恼得三女不住用那虾爪朝他身上乱叉,虽然疼得满地打滚,仍然一味不说。

    原来三女少时虽然生具灵性,一二岁时便通人言,毕竟落水时年纪太幼。到了紫云宫内,与老蚌一住就是十余年。姊妹间彼此说话,俱是天籁,另有一种音节。时日一久,连小时所会的言语,俱都变易,除几句当年常用之言外,余者尽是舌音意造。三女见二龙所说,依稀解得;自己所说,二龙却是不解,问不出所以然来。好生忿急,三只海虾长爪,祇管向二龙手脚上刺去,暴跳不已。

    似这样闹了一阵,还是那被救的少女心灵,这一会工夫,已看出三女是人非怪,对自己全无恶意。虽然言语不通,料知与擒自己的仇人必有一种因果。又看出二龙神态诡诈,必有隐情。便逡巡上前相劝道:“三位恩姊所问之事,这厮必不肯说。且请少歇,从旁看住他,以防他又逃走。由小妹代替拷问,或者能问个水落石出,也未可知。”

    三女原是聪明绝顶,闻言虽不全解,已懂得言中之意。便由初凤将手中虾爪递给那个少女,姊妹三人,从三面将二龙围定,由那少女前去拷问。

    少女持叉在手,便指着二龙喝问道:“你这贼子!到了今日,已是恶贯满盈。我虽不知这三位恩姊跟你有何仇恨,就拿我说,举家大小,全丧在你们这一干贼子之手,临了还要用强逼我嫁与俞贼。我情急投海,你还不容,苦苦追赶。若非遇见三位恩姊,岂不二次又入罗网?我和你仇恨比海还深,今日就算三位恩姊放了你,我宁一死,也不能容你活命。适才听你初见三位恩姊时说话神气,分明以前熟识。她问你话,也许你真是不懂。但是以前经过之事,必然深知。莫如你说将出来,虽然仍是不能饶你一死,却少受许多零罪碎剐。”

    说时,三女原是不着寸丝,站在二龙身侧,又都生得秾纤合度,骨肉停匀,真是貌比花娇,身同玉润。再加胸乳椒发,腰同柳细,自腹以下,柔发疏秀,隐现丹痕一线,粉弯雪股,宛如粉滴脂凝。衬上些未乾的水珠儿,越显得似琼葩着露,琪草含烟,天仙化人,备诸美妙。

    三女素常赤身惯了,纵当生人,也不觉意。可笑蓝二龙死在眼前,犹有蕩心奇豔。三女一停手,便睁着一双贼眼,不住在三女身上打转,身上痛楚立时全忘,连对方问话,全没听清说的都是什么。

    三女见他贼眼灼灼,祇疑他又在伺隙想逃,祇管加紧防备,并没有觉出别的。那少女见他问话不答,又看出种种不堪神气,不禁怒火上升,喝道:“狗贼,死在临头,还敢放肆!”说罢,拿起手中虾爪,便朝二龙双目刺去。二龙正涉遐想,猛听一声娇叱,对面一虾爪刺来,连忙将头一偏,已直入归一大师命门,瞎了一个,立时痛彻心肺,晕死过去。

    少女便对三女说道:“这贼忒也可恶,这般问他,想必不招。莫如将他吊在树上,慢慢给他受点罪,多会招了,再行处死。以为如何?”三女闻言,点了点头。急切间找不到绳索,便去寻了一根刺籐,削去旁枝,从二龙腿缝中穿过,再用一根将他綑好,吊在一株大椰树上面。

    这时蓝二龙业已悠悠醒转,被那些带刺的籐穿皮刺肉,倒吊在那里,上衣已被人剥去。少女捡了半截刺籐,不时朝那伤皮不着肉的所在打去,起落之间,满是血丝带起。一任二龙素来强悍,也是禁受不住。除了原受的伤处作痛外,周身都是芒刺,钻肉锥骨。净痛还好受,最难过的是那些刺里含有毒质,一会工夫发作起来,立时伤处浮肿。奇痛之中,杂以奇痒,似有万虫钻吮骨髓,无计抓挠。

    二龙这时方知刑罚厉害,虽是活色生春,佳丽当前,也顾不得再赏鉴。先是破口大骂,祇求速死。继则哀声乾嚎,啼笑皆非,不住悲声,求一了断,真是苦楚万分,求死不得,眼里都快迸出火来。

    那少女见他先时怒骂,反倒停手不打,祇一味来回抽那穿肉刺籐。口里笑着说:“昨晚我被擒时,再三哀求你留我清白,抛下海去,或者给我一刀。你却执意不肯,要将我作今日送俞贼的寿礼,供他作践。谁知天网恢恢,转瞬间反主为客。你现在想死,岂能如愿?你祇说出三位恩姊所问的事,我便给你一个痛快;否则,你就甘心忍受吧!”

    二龙已是急汗如膏,周身奇痛酸痒,不知如何是好。他起初并非忠于俞利,不肯洩漏机密,祇为心还想活,又为奇豔所眩,三女所说,俱未听清。及至刺瞎一目,晕死转醒,知道生望已绝,祇求速死,一味乱骂。直到受了无量苦痛,才将对方言语听明。他哪里还熬忍得住,慌不择他说道:“女神仙,女祖宗!我说,我说,什么我都说。你祇先放了我,说完,早给我一个痛快。”少女不慌不忙地答道:“放你下来,哪有这样便宜?多会把话说完,想死不难。我祇问你,你既认得我三位恩姊,她们各叫什么名字?为何要擒你到此?快说!”

    二龙祇求速死,哪还顾得别的,便将俞利昔日阴谋,三女来历,一一说出。那少女本不知道就里,因话探话,追根盘问,一会工夫,问了个清清楚楚。三女原通人言,祇不能说,闻言已知大意。得知老父被害经过,自是悲愤填膺。连少女听见俞利这般阴狠残毒,也同仇敌忾,气得星眸欲裂。等到二龙把话说完,三女正要将他裂体分尸,二龙已毒气攻心,声嘶力竭。少女方说:“这厮万恶,三位恩姊不可便宜了他,且等将贼人擒来,再行处死!”

    一言甫毕,忽听椰林深处一片奔腾践踏,树折木断之声,转眼间狂风大作,走石飞沙,来势甚是急骤。三女深居海底,初历尘世,一切俱未见过,哪知轻重?

    那少女名叫邵冬秀,自幼随父保镖,久走江湖,一见风头,便知有猛兽毒虫之类来袭。因见适才追赶二龙所遇那双首四翼的虎面怪物,被三凤用虾爪一击便即退去,疑心三女会什么法术,虽知来的东西兇恶,并不十分害怕。一面喊:“恩姊留神,有野东西来了!”一面奔近三女跟前,将手中虾爪还了初凤,準备退步。蓝二龙昏迷中已听出啸声,是安乐岛极北方的一种恶兽长脚野狮,性极残忍,纵跃如飞。自知残息苟延,决难免死,不但不害怕,反盼狮群到来,将三女吃了,代他报仇洩忿。

    就在这各人转念之际,那狮群已从椰林内咆哮奔腾而出。为首一个,高有七尺,从头至尾长约一丈,一冲而出,首先发现椰树上吊着的二龙,在那里随风摆荡,吼一声,纵扑上去,祇一下,便连人带刺籐扯断下来。那二龙刚惨叫得一声,那狮的钢爪已陷入肉内,疼得晕了过去。同时后面群狮也已赶到,在前面的几个也跟着抢扑上来,一阵乱抓乱吼乱嚼,此抢彼夺,顷刻之间,嚼吃精光,仅剩了一摊人血和一些残肢碎骨。

    三女看得呆了,反倒忘了走动。冬秀见三女神态十分镇静,越以为伏狮有术,胆气一壮。她却不知狮的习性,原是人如静静站在那里,极少首先发动;等你稍一动身,必定飞扑上来。适才二龙如非是吊在树上随风摇摆,也不致遽膏残吻。所以山中猎人遇上狮子,多是诈死,等牠走开,再行逃走。否则除非将狮打死,决难逃命。

    那狮群约有百十来个,一个蓝二龙,怎够支配,好些通没有到嘴。眼望前面还立着四个女子,一个个竖起长尾,钻前蹿后,就在相隔四女立处两丈远近的椰林内外来回打转,也不上前。三女先时原是童心未退,一时看出了神。后来又因那狮吃了活人以后,并未上前相扑,一个个长发披拂,体态威猛雄壮,祇在面前打转,甚是好看,越发觉得有趣,忘了危机,反倒姊妹三人议论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不大会工夫,冬秀见狮群越转越快,虽见三女随便谈笑,好似不在心上,毕竟有些心怯;又以为三女见群狮爪裂二龙,代报了仇,不愿伤牠,便悄声说道:“仇人已死了一个,还有贼人俞利尚在岛中,大仇未报。我虽知三位恩姊大名,还没知道住居何处,多少话俱要商量请教。这里狮子太多,说话不便,何不同到府上一谈呢?”

    三凤闻言,想起二龙和那些杀父仇人虽死,主谋尚在,忙喊道:“姊姊,我们老看这些东西则甚?快寻仇人去吧。”说罢,首先起步。

    那狮子当四人开口说话之际,本已越转越急,跃跃欲扑。一见有人动转,哪里容得,纷纷狂吼一声,一起朝四女头上扑来。

    冬秀在三女身后,虽有三女壮胆,这般声势,也已心惊,飞也似拨头便跑。逃出没有几步,猛听异声起自前面。抬头一看,正是适才追赶二龙,森林内所遇的那个虎面龙头、蛇身四翼的怪物,正从对面蜿蜒而来,不由吓得魂飞胆落,想要逃走。无奈自从昨日船中遭难,已是一日夜未进饮食;加上全家被害,身子就要被仇人污辱,吁天无灵,欲死无计,直直悲哭一整夜;晨间拚命挣脱绑绳,赴海求死,已是力尽神疲,又在水中淹死过去一阵。适才林间拷问二龙,随着三女奔波,无非绝处逢生,大仇得报,心豪气壮,精神顿振。

    及至二龙死于群狮爪牙之下,一时勇气也就随之俱消,饑疲亦随之俱来,哪还当得住这般大惊恐。立时觉得足软筋麻,艰于步履。刚走没有几步,便被石头绊倒,不能起立。奇险中还未忘了三女忧危,自分不膏狮吻,亦难免不为怪物所伤,反倒定神。往侧面一望,祇见林中一片骚扰,剩下几十条狮的后影,往前面林中退去,转眼全部没入林内不见。再看初凤,手中持的一只虾爪已经折断,正和二凤双双扶了三凤朝自己身旁走来。

    三凤臂血淋漓,神态痛楚,好似受了重伤一般。心中诧异,三女用甚法儿,狮群退得这么快?方在沉思,猛一眼又见那龙头虎面怪物,不知何时逕自避开四女行歇之处,怪首高昂,口里发出异声,从别处绕向狮群逃走的椰林之内而去。这才恍然大悟,那怪物并不伤人,却是狮的剋星。见三凤受了伤,本想迎上前去慰问,祇是精力两疲,再也支持不住。祇得问道:“三位恩姊受伤了么?”说时,三女业已走近身来,一看三凤面白如纸,右臂鲜血直流,臂已折断,祇皮肉还连着,不由又惊又痛。

    冬秀见初凤、二凤对于妹子受伤虽然面带忧苦,却无甚主意,便就着初凤一同站起身来说道:“这位恩姊右臂已断,须先将她血止住才好。快请一位恩姊去将仇人留下的破衣通取过来,先将伤处包扎好,再行设法调治。”

    初凤经冬秀一阵口说手比,便跑过去,将狮爪下残留的破衣拾了些来。冬秀惊魂乍定,气已略缓,觉着稍好。激于义气,不顾饑疲,接了初凤手中破衣,将比较血少乾净一些的撕成许多长条,一面又将自己上衣脱下,撕去一只衫袖,将三凤断臂包上,外用布条扎好。这才在椰树下面席地坐下,谈话问答。

    初凤见她疲乏神气,以手势问答,方知已是二日一夜未进饮食。本想同她先行回宫,进些饭食,略微歇息,再寻俞利报仇。又因适才她在海中差点没有被水淹死,说话又不全通,正要打发二凤回宫,取些海藻果子来与她吃。冬秀忽然一眼望见离身不远有大半个椰壳。

    这时冬秀已饿得头昏眼花,语言无力,便请二凤给取过来一看,椰心已被风日吹乾,尘蒙甚厚。实在饿得难受,便用手将外面一层撕去,将附壳处抓下,放在口内一尝,虽然坚硬,却是入口甘芳。一面咀嚼,暗想:“此时夏秋之交,这里从无人蹤,除了果熟自落外,便是雀鸟啄食。椰林这么多,树顶上难免不有存留,祇是树身太高,无法上去。”便和三女说了。

    三女见她吞食残椰,除三凤流血过多,仍坐地下歇息外,初凤、二凤闻言,便自起身,同往椰林中跑去。搜寻了一阵,居然在椰林深处寻着了十多个大椰子。虽然过时,汁水不多,但更甜香无比。冬秀固是尽量吃了个饱,三女也跟着尝了些。

    冬秀吃完,剩有六个。初凤对二凤道:“恩母行时,原命我们谨慎出入,报完仇便即回宫,不可耽延,常在宫中出入。加上冬秀妹妹水里不惯,如留在这里,报完仇回去,她又没有吃的;海藻虽可採来她吃,也不知惯不惯。适才寻遍椰林,才祇这十儿个椰子,若给她一人吃,大约可食两天,足可将事办完,再打回宫主意。如今三妹受了伤,报仇的事由我和你同去,留她二人在此便了。”

    三凤性傲,闻言自是不肯。冬秀见她姊妹三人争论,声音轻急,虽不能全懂,也猜了一半。知她三人为了自己碍难,便道:“妹子虎口余生,能保清白之躯,已是万幸。此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不过这里狮群太多,适才大恩姊曾说,才一照面,便将手中虾爪折断。三恩姊虽然仗着二恩姊手快,将伤她的一只大狮抓起甩开,仍是断了一条右臂。

    “如今狮群虽被怪物赶走,难保不去而复来。妹子能力有限,三恩姊身又带伤,现在这样,大是不妥。我们四人既同患难,死活应在一起。妹子虽无大用,一则常见生人,二则昨晚被困,一意求死,颇留神贼窟路径。他新丧羽翼,必防我们再去。我们无兵器,如由原路前往,难免不受暗算。闻说此海陆地甚少,此地想必能与贼窟相通。不如我们由陆路绕过去,给他一个出其不意,将俞利杀了,与伯父报仇,比较稳妥得多。”

    三女闻言,俱都点头称善。二凤便下海去捞了许多海藻海丝上来,姊妹三人分着吃了。那海藻附生在深海底的岩石之间,其形如带,近根一段白腻如纸,入口又脆。冬秀见三女吃得甚香,也折了一段来吃,入口甘滑,另有一股清辛之味,甚是可口,不觉又吃了两片。

    三女因彼此身世可怜,冬秀更是零丁无依,几次表示愿相随同回紫云宫潜修,不作还乡之想。祇为宫中没有尘世间之食物,深海中水的压力又太大,怕她下去时节禁受不住,着实为难。今见她能食海藻,吃的可以不愁,祇须能将她带回宫去,便可永远同聚,甚是可喜。大家吃完歇息一阵,冬秀见时已过午,商量上路。见虾爪祇剩一根,虽然尖锐,却是质脆易折。便请三女折了几根树干,去了枝叶,当作兵器,以防再遇兽侵袭。算计适才来的方向,穿越林莽,向俞利所居处走去。陆行反没有水行来得迅速,经行之路,又是安乐岛北面近海处的荒地,荆榛未开,狮虎蛇蟒到处都是。

    四女经过了许多险阻艰难,还仗着冬秀灵敏,善于趋避,不与狮蟒之类直接相搏。走有两个时辰,才望见前面隐隐有了人烟,以为快要到达。不料刚穿越了一片极难走的森林险径,忽然沼泽前横,地下浮泥鬆软,人踏上去,便即陷入泥里,不能自拔。二凤在前,几乎陷身在内。前路难通,一直绕到海边,依然不能飞渡。最后仍由初凤、二凤举着冬秀,由海边踏浪泅了过去。绕有好几里路,才得登岸。

    冬秀一眼看到前面崖脚下孤立着一所石屋,背山面海,小溪旁横,颇据形胜。忙请三女藏过一边,俏声说道:“这里既有房屋,想必离贼窟不远。招呼给贼党看见有了防备,我们人少,难保不吃他亏。且待小妹前去探个明白,再作计较。如果室中人少,我一比手势,恩姊们急速奔来接应,祇须擒住一人,便可问出贼窟路径了。”

    三女依言,隐身礁石之后。冬秀一路蛇行鹭伏,刚快走近石室,看出石墙破损,室顶坍落,不似有人居住神气。正想近前观看,忽见后面三女奔来,竟不及与冬秀说话,飞也似往室中纵去。冬秀连忙跟了进去一看,室中木榻尘封,一应陈设俱全,祇是无一人迹。再看三女已经伏身木榻之上,痛哭起来。忙问何故?才知三女初上岸时,便觉那地形非常眼熟。及至冬秀往石屋奔去,猛想起那石屋正是儿时随乃父方良避地隐居,卧游之所。触景伤怀,不禁悲从中来。没等冬秀打手势,便已奔往室中去。

    冬秀问出前因,见三女悲泣不已,忙劝慰道:“此时报仇事大,悲哭何益?这里虽是恩姊们旧居,毕竟彼时年纪大小,事隔十多年,人地已生。万一有贼党就在附近,露了形迹,岂非不妙?先前我见恩姊们俱是赤身无衣,去到人前,总觉不便。祇是急切间无处可得,本想到了贼窟,先弄几身衣服穿了,再行下手。看这室内,好似老伯被害之后,并无什么人来过,衣履或者尚有存留。何妨止住悲怀,先寻点衣履穿了。附近如无贼党,正好借这石室作一退身隐藏之所;如有贼党,也可另打主意。”

    三女闻言,渐渐止住悲泣,分别寻找衣履。那石室共是四间,自方良被害后,祇俞利假装查看,来过一次。一则地势实在隐僻;二则岛民为俞利所惑,以为方良父女仙去,谁也不敢前来动他遗物。俞利自是祇会做假,布置神庙,哪会留心到此,一任其年久坍塌。房舍虽坏,东西尚都存在。四女寻了一阵,除寻出方母梁氏遗留的许多衣物外,还寻出那些方良在世时所用的兵刃暗器。便将树干丢了不用,由冬秀草草教给用法。

    这时天已黄昏,海滨月上。冬秀见室中旧存粮肉虽已腐朽,炉灶用具依然完好无缺。各方观察,都可看出附近不见得有甚人居。适才所见炊烟尚在远处,祇是心还不甚大放,便请三女暂在室中躲避,由她前去探看贼窟动静。

    冬秀出室,先走到小山顶上一看,远处海滩上一带屋舍林立,炊烟四起,人物看不甚真。有时顺风吹来一阵乐歌之声,甚是热闹,路径也依稀辨出了个大概。计算俞利虽遭了拂意之事,仍在纵饮作乐,庆贺生辰。因为相隔不远,便回来对三女说道:“这里我已仔细看过,大概周围数里并无人家。如为稳当计,有这般现成隐身之所,正好拿这里作退身之步。等到明早,探明了路径,再行下手。不然便是乘今晚俞贼寿辰,贼党大醉,夜深睡熟,疏于防範之际,去将俞贼劫了来。不过三位恩姊俱都长于水行,去时第一要看清何处近海,以防形势不佳时节,好急速往水里逃走,千万不可轻敌冒险。大仇一报,即使归去才是。”

    三女都是报仇心切,恨不能立时下手,便用了第二条主意。商量停妥,因为时间还早,冬秀见室中灯火油蜡俱全,先将窗户用一些破布塞好,找到火石将灯点起,以备烧些热水来吃。无心中又发现一大瓶刀伤药,瓶外注着用法。冬秀正为三凤断臂发愁,打开瓶塞一看,竟是扑鼻清香,知道药性未退,心中大喜。连带取了盛水器具,在屋外小溪中取了清泉进来。又寻了新布,请三凤将断臂间所包的布解下。

    狮爪有毒,又将一只臂膀断去,受海中盐水一浸,一任三凤天生异质,也是禁受不住。再加血污将布凝结,揭时更是费事,疼痛非凡。恼得三凤性起,恨不得将那只断臂连肩斩去,免得零碎苦痛。还算冬秀再三温言劝慰,先用清水将伤处湿了,轻轻揭下绑的破布。重取清水棉花将伤处洗净吸乾,将药敷上,外用净布包好。

    那药原是方良在日祕方配製,神效非常。一经上好,包扎停当,便觉清凉入骨,适才痛苦若失。药力原有生肌续断之功,祇可惜用得迟了,先时匆匆包扎,没将骨断处对準,又耽误了这么多时候,不能接续还原。后来伤处虽痊,终久成了残疾,直到三女成道,方能运转自如。这一来倒便宜了冬秀,祇为给三凤治伤这点恩情,三凤感激非常,成了生死之交,以致引出许多奇遇,修成散仙。此是后话不提。

    冬秀和初凤、二凤见三凤上药之后,立时止痛,自是大家欢喜。二凤又要往海中去取海藻,準备半夜的粮食。冬秀忍不住说道:“恩姊水中见物如同白昼,我想海中必有鱼虾之类,何妨挑那小的捉些来,由妹子就这现成炉灶煮熟了吃?一则三位恩姊没食过人间熟物;二则鱼汤最能活血,于三恩姊伤处有益。”

    二凤闻言,点了点头,往外走去。不多一会,两臂夹了十几条一二尺长的鲜鱼进来。冬秀一看,竟有十分之九不认识。便挑那似乎见过的取了三条,寻了刀,去往溪边洗剥乾净,拿回室内,寻些旧存的盐料,做一锅煮了。一会煮熟,三女初食人间烟火之物,虽然佐料不全,也觉味美异常。三凤更是爱吃无比,连鱼汤全都喝尽。三女又各吃了些海藻才罢。

    冬秀见三女如此爱吃熟东西,暗想:“贼窟中食物必定齐全,少时前往,得便偷取些来,也好让恩人吃了喜欢。”她祇一心打算博取三女欢心,却不想烟火之物与修道之人不宜。后来三女竟因口腹之慾,不能驻颜,几乎误了道基,便是为此。大家吃完之后,彼此坐下互谈。冬秀又教她的恩人语言。三女本是绝顶聪明,一学便会,虽祇不长时间,已经学了不少,彼此说话,大半能懂,无须再加手势了。

    挨到星光已交午夜,算计乘夜出发,走到贼窟也祇丑寅之交,夜深人静,正可下手。大家结束停当,定好步骤,由冬秀指挥全局,逕往贼窟而去。这时岛地已经俞利开闢多半,除适才四人经过的那一片沮洳沼泽,浮泥鬆陷,是个天然鸿沟,无法通行外,余下道路都是四通八达,至多不过有些小山溪径,走起来并不费事。再加月明如水,海风生凉,比起来时行路,无殊天渊之别。

    四女离了方良旧居,走不上七八里路,便有人家田亩。虽然时在深夜,人俱入睡,冬秀终因人少势孤,深入仇敌重地,不敢大意,几次低声嘱咐三女潜蹤前进。快要到达,忽然走入歧路,等到发觉,已经错走下去有三四里地。祇得回头,照日里所探方向前进。

    冬秀因昨日被擒,无心中经过俞利所居的宫殿,默记了一些道路。后来从看守的岛妇口中得知俞利寝宫有好几处,有时因为天热,便宿在近海滨的别殿上,但不知準在何处。原打算先擒到一个岛民,问明虚实下手。无奈经过的那些人家俱是十来户聚居,房舍相连,门宇又低,恐怕打草惊蛇,不敢轻举妄动。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