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宁安府 1909,宣统元年,己酉 第五节

是啊,哪儿?今已被抄,身罪臣女,人人避不及,何处安身?

傅兰君别头不他的脸,的回答同干涩冷硬:“不劳你费,我有处。”

的打算是住客栈,客栈门迎客,才不管什罪臣不罪臣的,有钱。傅虽被抄,一切财产籍充公,但傅兰君有些房钱,再不济,身的首饰卖掉,总顶一年半载的销。

顾灵毓不松手:“今你不肯跟我回吗?”

傅兰君轻轻一笑,低低问:“你不怕被连累吗?”

顾灵毓浑身一震,半有说话。趁他愣的口,傅兰君扬手挣他的钳制,退一步,扶着姨娘远离顾灵毓:“我说离的话依数,果你同意,我今就解除夫妻关系,或者你直接写休书,随你。我就住在前面的东客栈,等你的放妻书,或者休书。”

说完句话就走了,的脚步轻飘飘的,脊背却挺直僵硬。

走进东客栈,身剩的钱了两间房,傅兰君姨娘、桃枝住一间,管住一间。傅兰君管商量了半关傅荣的情,约定明巡抚衙门牢探望傅荣。回己房,桃枝正手足无措。

姨娘病了,连惊带吓又着了凉,整人烧滚烫像一截灶膛刚抽的柴火,傅兰君忙让桃枝找店二帮忙请夫,忙活了半姨娘才吃了药睡。

桃枝疼着:“的鬼日子不知久。”

傅兰君侧脸一眼镜子的己,脸色灰败,头蓬乱,是从未有的狼狈。

轻轻桃枝说:“桃枝,老爷犯的是谋逆罪,无论真假,哪怕最翻案是告老乡。老爷很早前就跟我担说摄政王台己的日子怕是不,次势汹汹,恐怕由不咱。那的日子恐怕永远不回了,你若是肯吃苦就跟着我,但凡我有一口吃的一定不饿着你,但你若不吃苦,咱的主仆情谊就此止了,你就找人,安安生生你的半辈子吧。”

桃枝“扑通”一声跪倒在:“姐说哪儿的话,我八岁被卖进傅,些年跟着老爷姐从南北,傅就是我,有姐的方就是我的归宿。”

傅兰君暖烘烘的,桃枝扶握住的手:“既此,那咱就同舟共济,眼难关闯。”

桃枝力点点头“嗯”一声,半,犹豫问傅兰君:“姐,我不明白你什现在跟姑爷不,老爷的恐怕有姑爷才帮点忙了。”

傅兰君扭头,声音很凄凉:“他帮不了的。老爷次的突,一点预兆有,直接由摄政王那边令抄,见他预谋已久,铁了置老爷死。今清谁最?不是龙椅那位话说不清楚的皇帝,是皇帝的爹,今的摄政王。权者你的命,就比阎王你死,何讨价价的余。顾灵毓他不是的新军管带,不,现在连管带不是了,是的队官,他怎?保就已经是的造化了。”

桃枝恍悟:“原姐是怕姑爷受连累,那你刚才话说那难听……”

傅兰君淡淡回答:“话无,说了徒增伤,睡吧,明省城。”

二亮傅兰君就管了省城巡抚衙门牢,留桃枝在客栈照顾姨娘。

站在巡抚衙门牢外,傅兰君百感集。熟悉啊,熟悉的方,一年频繁光顾,曾经关押齐云山、南嘉木、翼轸……现在,轮了的父亲。

管与狱卒苦苦涉,又是说软话又是拿银子,狱卒却始终一张冷硬面孔。最终,管垂着头沮丧走回:“不行,他说老爷罪恶极,头了死命令,三堂审前不许任何人探视。”

他又安慰傅兰君:“姐放,的牢头是知府衙门牢的,我刚才给他塞了点银子,他答应照顾老爷的。”

傅兰君点点头,失魂落魄往回走,刚刚走街突被一人撞正着。

见撞了人,那撞人的人竟不惊慌,拍手叫笑,傅兰君仔细一,惊失色,那人竟是焦姣!

次见焦姣是年冬,传言赦的候焦姣疯了,派了人,焦姣接回照顾,谁知焦姣从此就在宁安消失了,原跑了。傅兰君前一步捉的手:“阿姣姐……”

焦姣愣住了,歪头着傅兰君,脸脏兮兮的,神情痴傻。终究是疯了,傅兰君难,努力挤笑脸:“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傅兰君啊。”

听“傅兰君”三字,焦姣像是恢复了神志,站直了身体着傅兰君,努力辨认着,一双眼睛似乎变清明,重复了几遍“傅兰君”名字,每重复一遍眼神更清楚些,问傅兰君:“你干什?”

傅兰君实回答:“我爹在面。”

焦姣愣住了,半,拍手笑:“轮你爹了,轮你爹了!齐云山,南嘉木,翼轸,现在轮你爹了!”

拍着手笑着跑远,傅兰君站在原,艳阳高照却遍体生寒。了很久前,有一次焦姣求顾灵毓救齐云山被拒绝己说的话,那说:“你齐云山是最一吗?”

齐云山顾灵毓的关系,齐云山了他尚且袖手旁观,日别人,他施援手吗?

傅兰君忍不住抱住了双臂,风了,浑身在战栗。

前桃枝说,不找顾灵毓帮忙,是怕连累他。话固不假,但其实更怕他拒绝。他拒绝吗?谁知?但是他一旦口拒绝,那言将是万劫不复的深渊,即使知他件情无力,但承受不他的拒绝。

傅荣的谋逆案很受头的重视,很快,朝廷派了钦差臣,同三司审理傅荣谋逆案。

一傅兰君所料,叶际洲铁了置傅荣死,各项“罪证”搜罗十分齐全,面甚至有傅荣与革命党的往书信,些,傅荣有辩驳,更令傅兰君震惊的是,次审理牵了一件陈年旧案。

件陈年旧案是关齐云山的。

齐云山在秋决前叶际洲回京侍奉老母的那段日子突暴毙狱中,已经了论断结了案。现在却被翻,因有的狱卒跳指证,说齐云山并非是正常死亡,他是被毒死的,毒案幕的指使者,就是傅荣!

是案子被推及年傅荣何狗急跳墙毒杀死刑犯,最终头结论:齐云山确实是受傅荣指使行刺叶际洲的,败傅荣怕夜长梦才杀人灭口。

件案子给傅荣头那顶乱党的帽子再度加了码。三司审结束,傅荣谋逆罪板钉钉,抄产,死罪难免。

走巡抚衙门,外面艳阳高照,炽烈烤,傅兰君身子晃了一晃,向前栽倒在。

醒的候,恍隔世。

头顶的红帐子,身边的顾灵毓,一切同许年前一次顾那。那是满装的全是南嘉木的姑娘,怒气冲冲找负汉算账却哭着回,被黄包车甩在顾门口昏死,被那不是丈夫的顾灵毓捡回。今是一无所有的罪臣女,在了父亲被砍头的消息急火攻昏倒在巡抚衙门前,又被顾灵毓捡回了。

顾灵毓坐在床边着,一身长衫的他眉眼温柔,斯文儒雅,傅兰君希望前是一场梦,今梦醒了,是那无忧无虑人不知的知府千金,爬眼前人吵两句嘴,跑回知府衙门,爹住在那,喝着茶摇着蒲扇管着棋,一派悠,枝头喜鹊闹杏花,生机勃勃。

但知,一切不了。

挣扎着爬,顾灵毓一手按住:“你很虚弱,躺一儿吧。”

傅兰君挣他,顾床:“谢,我回照顾姨娘。”

双脚刚沾,顾灵毓不由分说打横将抱放回床,一手扯棉被盖在身死死捂住被角:“姨娘我已经派人接回了,你不必担。”

正说着,门“吱呀”一声被推,桃枝搀着姨娘走了进。

姨娘颤颤巍巍走床边坐,顾灵毓站在一旁说:“夫给姨娘了,的病需静养,东客栈那方人嘈杂,不适宜养病,我就主张接了。”

傅兰君仔细着姨娘,不一月间,的头已经白了一半,原本精保养的脸褪了往日所有的脂粉艳光,整人憔悴像老了十岁,神情恍恍惚惚的,哪像是那风情万的俏姨娘?傅兰君觉酸,

(本章未完)

第四节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