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除了爱你,我没有别的愿望 第一节

我不哭,并不是我不难,了跟你在一,条路我走荆棘载途,是我甘情愿选择的,我就咬牙不悔走底。

关与他的婚礼,曾象很情形,不习惯穿裙子与高跟鞋,担狼狈摔倒,紧张,兴奋语无伦次,甚至,己前一晚肯定失眠的,有黑眼圈怎办呢?情形,绝是眼前般——

此刻,提着婚纱的裙摆,赤足奔跑在酒店的长廊,焦急推一间又一间的房门。长长的走廊,柔软的毯,踩有一点儿足音,匆忙的身影,在灯影宛一默剧。从一间找最一间,又折回,挨房间再找一遍。

有,哪儿有他的身影。

站在新郎休息室,微微喘气,额已布满细密的汗珠,弄花了妆容。垂着手,怔怔望着正午分洒进的一室明媚阳光,满眼的茫。

刻,不应该在的,应该与他并肩站在证婚人面前,换戒指,互相亲吻,许一生的誓言。

是,难置信,笑,的新郎,不见了。

一前,偷偷跑见他的。说很紧张,他温声安抚了。

不知底哪了问题。的一场婚礼,最却闹了一的笑话。满场宾客议论纷纷,酒席是散了,外公震怒。老爷子一生纵横商场,最面子,从丢的脸,又有高血压,气急攻晕倒了,被送了医院。

慢慢蹲身,抱紧手臂,明明阳光很啊,怎觉冷啊。

一手轻轻搭在的肩膀。“阮阮……”风菱的声音满是疼,望着顾阮阮的右脚,“你的脚受伤了,先跟我处理伤口,吗?”

阮阮低头扫了一眼己的脚踝,肿很高,带了淤青。生平一次穿高跟鞋,适应了久,才走路,哪驾驭了一路飞奔。楼梯的候摔了一跤,踢掉碍的鞋子继续跑,竟有感觉痛。

阮阮摇了摇头,转身就往外走。

不死。

风菱追,一拽住,虽有不忍但实在无法放任的脚伤不管:“顾阮阮,你给我醒醒!傅西洲他逃婚了!他不在,就算你整酒店翻,你找不他的!”

已经酒店所有的楼层找遍了,二十几层楼,连洗手间放。最又跑回一层。

阮阮望着风菱,像是听在说什一,微微蹙眉,眸中全是茫。

风菱放软语气:“听话,我先医务室。”握紧阮阮的掌,牵离。走了两步,阮阮忽蹲身。因两人牵着手,风菱防备,一子被阮阮扯跌坐在,幸走廊毯柔软。

“叮,你说,是什啊?”阮阮声音低低的,语般问风菱。

风菱坐直身子,差点就口——什啊?一男人从婚礼消失,无非就是不娶你了。在阮阮面前向直话直说,但此刻,句话却哽在喉咙,无法说口。

“叮,他一定是有什重的情处理,不?”不等风菱回答,阮阮又口。许,压根不需的回答。

有什情比刻重?果真有,说一声的啊,不告别,手机关掉,意已经很明显了。

风菱望着友,真一耳光打醒。在知决定跟傅西洲结婚,风菱就桩突其的仓促婚姻并不,阮阮爱太辛苦、太执著,傅西洲,却始终冷冷淡淡的。

风菱让考虑清楚,记阮阮的回答,说,叮,是你说的,什,就尽全力争取。我人生活什野,什的梦,从,就有特别期待什,因深知,不奢望,就不失望。从遇见他,我一次有了奢望,他在一,了我的愿。叮,他是我的愿啊。

他是我的愿。

风菱被句话击中,一腔说辞,通通无所遁形。随的,便是阮阮的疼,及担忧。记己说的话,三期,了院一场设计比赛,拼了命努力,通宵达旦是常。阮阮知骂,就说了一通话。是,那是物化的东西啊。有些情,你尽全力许的结果,金钱位、考试中的名次。有些情,就算你拼了命,无法换你中所愿,比,感情。

阮阮虽随,什不太在意、不太的子,并不是草率的人,是,一碰傅西洲,所有的理智就统统不见了。

风菱有再劝。是明白阮阮所说的那渴望的,一从未主动争取什的人说,那渴望,是非常具有杀伤力的,甚至缠绕一执念。

在婚礼日期定的那夜晚,阮阮抱着一整箱的啤酒找,在租屋的台,的欢喜雀跃尽显眉眼间,藏藏不住。打一罐又一罐啤酒,拉着碰杯。在深夜,像疯子般,着灯火阑珊的夜色声喊:“叮,叮,你知的啊,他是我的愿啊!现在,我愿偿了!我真的真的真的啊!”

从未见那快乐。

飘散在夜空的笑声,恍惚在眼前,欢喜未散,伤害快。

风菱扶阮阮,哄孩般的语气:“不管他是不是有什重的情,现在,最重的是,你必须跟我处理脚伤,乖。”

前所有的思放在找人,觉痛,或许是脚肿更厉害了点,才走两步,便觉钻的疼痛,忍不住“呲”了声。

“走吗?”风菱问,又蹲身:“我背你吧。”

阮阮摇摇头:“关系,我走。”

瘦,其实体重不轻,风菱穿着高跟鞋呢,怎背动。

风菱搀着,慢慢走向电梯。

酒店属阮氏,外公疼,专门辟了一层楼给婚礼专,毯特意换了红色,每房间外装饰着鲜花与气球,其实觉有点夸张了,但外公说,你女孩子不喜欢的梦幻吗?就再反。

此刻,些鲜花与气球,红毯,刺不敢睁眼。

等了许久,电梯才。

着一层层升的数字,在中默念,是他吗?电梯打,他从面走吗?

此此刻,依旧存期待。

“叮”的一声,门了,有人走,却不是念念的那人。

“哥哥,有有找他?”阮阮急切问人。

顾恒止咬牙:“傅西洲那子最别现,否则我真杀了他!”

眼神一暗,他依旧有消息。

阮阮沉浸在己的情绪,注意顾恒止的神色,站在一旁的风菱却是清楚,向嬉皮笑脸什正经的他,愤怒竟是怕,仿佛全身充满了杀气。

风菱轻轻顾恒止说:“顾哥,阮阮脚受伤了。”

顾恒止蹲身,撩阮阮的婚纱,他脸色更难了。他将己的外套,披在身,将抱。

酒店附近就有医院,阮阮被顾恒止抱进医院厅,往的人往身瞅。难怪,一身洁白的婚纱,实在太打眼。

闻着淡淡的消毒水味,五味杂陈。喜的日子,却了医院。有比更悲惨的新娘了吧。将头埋进顾恒止的膛,他抱着的手臂,紧了紧。

同一间。

莲城近郊的一医院。

三楼手术室外,长长的寂静的走廊,穿着一身黑色礼服的男人伫立在窗边,指尖的香烟燃了尽头,他仿佛未曾察觉,最一丁点的火花烧了手指,灼热的刺痛感有令他皱一眉头。

坐在长椅的乔嘉乐怔怔望着他的背影,他已经保持姿势站在很久了,沉默不语,一支接一支抽烟,窗台丢满了烟蒂。

窗户洞着,风扑面,五月初的南方城市,有点冷,凉风一吹,令人清醒。他将烟蒂摁掉,低头间,前别着的新郎礼花,原本波澜不惊的眸中,有什东西一闪,但很快,又恢复了那沉寂。

他抬手,将那朵与惨白四周格格不入的红色礼花摘,塞进了西装口袋。

“西洲哥,不……”乔嘉乐走他身边,低低的声音,“是,那候,我真的吓坏了,什,就给你打了电话。除了你,我实在不知找谁……”微微仰头望着他,娇艳的脸庞,有泪水划的淡淡痕迹,眼眶微红。

返回目录目录+书签第二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