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除了爱你,我没有别的愿望 第二节

他有转头,有说话,静静望着窗外。明明是同一城市,城区与近郊,却是两气,市中阳光明媚,,却是沉着,云层翳,仿佛随有一场雨兜头。

乔嘉乐穿了一件薄薄的连衣裙,风一吹,忍不住打了寒颤。抱紧手臂,抬眸再望了眼他,默默走。

比凉风,站在男人身边,更令觉寒气逼人。

又了许久,手术室的门被打。

医生说:“病人已无命忧。但因情绪太波动,需静养。请务必不再刺激。”

他点点头,握住医生的手:“谢谢。”

医生离,他转身就走。

乔嘉乐望着他的背影,那句“你不吗”涌嘴边,又咽了回。

医院停车场。

傅西洲坐在车内,有马动引擎,他了腕表,午一点三十分。离他从酒店消失,整整两。离婚礼始的间,了整整一半。副驾的手机,静静躺在那。他取,机,“叮叮叮”的提示音,一条接一条,未接电话无数通,有傅人的,有他秘书的,有陌生号码,最的,顾阮阮。

他望着屏幕那三字,顾阮阮,连名带姓,周周正正,就像通讯录无数号码命名,是同,是客户,是合伙伴,是朋友,却独独不像有着亲昵关系的人。

他手指滑那名字,从通讯录翻秘书的号码,拨。

阮阮的脚崴并不算严重,有伤骨头与韧带,是带伤一路奔跑,肿厉害,很吓人。医生帮做了处理,又了治跌打消炎的药,嘱咐晚冰块消肿,就什问题了。

阮阮让风菱先回,让顾恒止送外公住院的医院。

风菱虽不放,但接面的,是的人。己在的话,不方便,帮不什忙。

风菱摸了摸的脸:“我晚点给你打电话。”

“放,我不有的。”阮阮甚至笑了笑。

风菱一疼,傻孩子啊,明明难死,什强颜欢笑呢!不忍再的笑脸,赶紧转身,离。

原本顾恒止执意陪病房见外公,但阮阮坚持己。他指着的脚,但更担的是,怎收拾烂摊子。

阮阮说:“哥哥,你不担我,我不是女孩了啊。”顿了顿,低声说,“你,我结婚了啊……”

顾恒止皱眉:“阮阮,婚……”

“哥哥,我先了。”打断他,急急进了电梯。

知他说什,是不听。

靠在电梯内壁,独一人的空间,终累极松垮肩膀,像被抽走了所有力气般倚在电梯。冰凉的触觉透衣服传递,忍不住瑟缩。

外公的病房在走廊的尽头,从电梯,走一段。踮着脚,走很慢,疼痛一波波传,咬牙忍着。

站在病房门口,却迟疑了,久久有伸手推门。

门忽从面打,的人被吓了一跳,拍着口狠瞪着:“你吓死人啊!”

说了句抱歉,微微低头,轻声问:“舅妈,外公他……吧?”

陶娟将门掩,讽刺的语调:“哟,你记老爷子啊!”

舅妈跟说话,数语气,年,已经习惯了。

欠了欠身,进病房,却被陶娟拽住了,拖远离病房:“老爷子刚刚睡着,你进再气他吗?他现在最不的就是你!害人精!”

阮阮吭声,陶娟已经连珠炮教训,说给阮丢了脸,现在整莲城在阮的笑话。

默默听着,一句话不说。

陶娟睨了眼身的婚纱,“嗤”的一声笑了:“怎,被抛弃了,舍不身婚纱吗?嫌不够丢人吗?”

见阮阮不吱声,骂瘾了,打算走。离,忽又“哼”了声:“有你,傅西洲宝。姓了傅又怎?生子就是生子,门户长的,教养,才做逃婚丑!”

一直沉默的阮阮忽厉声:“舅妈,请你说话注意点,他是我的丈夫!”

“哈哈!”陶娟怒极反笑,“你他丈夫?人你妻子呢!情什啊你!”

“够了你!”顾恒止的喝声忽插进,他快步走,揽住阮阮的肩膀,狠瞪着陶娟。虽是晚辈,但他向陶娟什脸色,阮阮顾忌,他不怕。

阮阮紧咬嘴,手指微抖。

陶娟终罢,转身离。

努力让己的语气平静,抬头问顾恒止:“你怎走?”

他本驱车离了,又调头回,他是放不。他所料,又被欺负了。

顾恒止气:“傻啊你,骂你,你就傻傻站着,一句话不说?你怕做什?”

“我不是怕。”是不跟说,“哥哥,你回吧,我进陪陪外公。”

顾恒止说:“你吧,我在外面等你。你子,等怎回,我送你回。”

啊,哪呢?原本,今是住进跟他的新的,今……哪儿有?

推病房门,轻轻走进。

阮荣升的秘书见进,点了点头,走了。

阮荣升打着吊瓶,睡着了,脸色有点苍白。

在病床边坐,就那静静着床的老人。满满是内疚,有忐忑,不知外公醒,做什决定。

桩婚,外公一始就不同意,甚至是强烈反,是执意求的。记外公初说的话,他说,傅西洲那人,我有所了解,思深沉,在商场,做狠辣,不择手段。他的庭环境太复杂了。他并不适合你。

阮荣升了让死,说了很傅西洲在商场的情,了利益与他的,不顾一切。外公口中的他,是完全陌生的,仿佛是另外一人,的他,却并不是那的。一意孤行,肯相信己的。

那段间,在阮荣升面前从温顺乖巧的,一次与外公了争执,冷战了许久。阮荣升是固执脾气,任怎说,不同意就是不同意。最再解释什,他说,外公,我十八岁生日的候,你曾许诺我,满足我一愿,无论什。我现在兑换份生日礼物,我嫁给傅西洲,就是我的愿。

至今忘不了老人的表情,很复杂,有震惊,有疼,最是无奈叹口气,摆摆手,说,罢了。

吊瓶快打完,阮阮按铃叫护士,声音放很轻了,是惊醒了阮荣升。

“外公……”微微低头,讷讷不知说什。

老爷子靠坐在床头,一脸倦色摆摆手:“你什别说了,桩婚,就有。”

“外公!”腾站,意识是病房,又压低语调,“您答应我的!”

阮荣升冷声说:“尔反尔的人是我吗?”

第一节目录+书签第三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