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除了爱你,我没有别的愿望 第三节

阮阮沉默了,才低低说:“许……许……他是有什重的情。”

阮荣升哼:“你己说底气。”

“我知,今我给您丢了脸。外公,不。是,”抬头望着阮荣升,神色坚定:“我跟他的婚,不取消!”

闹,令他笑话,他是很愤怒。是,他更疼外孙女。一在婚礼消失的男人,有责任,是不带给幸福的。是他一手带的,五岁那年,父母因空难双双世,他接阮生活。乖巧,懂,从不他操。他很疼,女儿的那份爱,全部转移了身。像他庭,商业联姻是常有的,但他从就有让阮阮嫁入豪门,卷入争斗。他希望平平淡淡的生活,说,嫁给那人,是的愿。那是二十二年,唯一一次在他面前提求。那坚定,他不忍拒绝。今,受了的委屈,他无论何,不再同意门婚。

但些,他不解释给阮阮听,见固执的神色,估计说什,听不进。

阮荣升摆摆手,板着脸:“了,什别说了。你今晚就回校,处理毕业的。其他的,给我。”

“外公……”

“砰”的一声,门外忽响了动,似乎是有人重重倒在了。接着,顾恒止愤怒的声音传:“傅西洲,你真敢现啊你!”

阮阮一僵。

一秒,连脚伤顾不了,趔趄着跑。

终见他。

傅西洲被顾恒止一拳打倒在,他擦着嘴角的血迹,慢慢站。他穿着那套黑色的礼服,衣服了些微的皱褶,肩膀不知沾了什东西,淡淡的印记。

不知什,跑一眼,竟是那仔细他的衣服。视线才慢慢转移他脸,他正望向,冷峻的脸,幽深的眼眸,不什情绪。似乎从无法从他冷冷淡淡的神色,窥视他的情。

顾恒止不解气,已再次冲揪住他的衣领。

“哥哥!”阮阮喊。

顾恒止顿了顿,放傅西洲,转身就将阮阮迅速推进病房:“你别!”他将门关,始终站在一旁静观的阮荣升的秘书说,“李秘书,麻烦你门拉住,别让那傻丫头!”

“顾恒止!”生气了,有在生气的候,才连名带姓喊他的名字。

门外又是一阵响动。

顾恒止拳头带风,毫不手软。傅西洲始终有手,任他泄,他踉跄着又倒在,脸颊阵阵痛意,嘴角的血迹愈,但他连哼有哼一声。

阮阮奋力摇着门手,李秘书在外面拉牢牢的,压根打不。听着外面的动静,急喊:“顾恒止,你住手!李叔,您门打,求求您!让我!”

有人理。

阮阮转身望向病床的阮荣升,他沉着脸,一声不吭。

“外公……”带了哭腔,哀求着阮荣升。

良久。

阮荣升才声:“恒止,够了!”

外面终停止了,但依旧打不门。

傅西洲的声音在外面响:“阮老……”

阮荣升打断他,甚至连话不跟他讲,说:“让他走,我不见他。”他睨着阮阮,“你不准见他!”

阮阮靠着门,深深吸气,知外公的脾气,固执,说什的。不再试图见他,缓缓滑坐在,才觉脚痛。

不知了久,门被推,顾恒止与李秘书走了进。

顾恒止见阮阮坐在,皱着眉将抱,教训:“凉,你是生病吗?”

阮阮生他的气,别头,不跟他说话。

“傅先生离了。”李秘书说。

阮荣升颔首,吩咐李秘书:“帮阮阮订今晚宁城的机票,让那边的酒店安排人接,回校处理毕业宜期间,就住在酒店吧。”他了眼阮阮的脚,虽说,但见走路的子就知脚受伤了。让住在阮氏在宁城的酒店,一是有人照顾着,行方便。另一层,就有点管的意思了。

“。”李秘书转身离。

阮阮坐在沙,嘴角动了动,反驳,终究罢。

阮荣升掀被子身,顾恒止说:“恒止,你帮我办院手续吧,医院住着难受紧。”

一直回阮,阮阮跟顾恒止说一句话。任他怎逗,哄,一概不理。他说送校,一口回绝,非常坚决。说己累了,睡觉。

顾恒止无奈,摸摸的头,告辞离。

阮阮站在窗边,着他动车子离。

有在他面前,才无所顾忌任,像年前那女孩儿一。因知,哥哥不责怪,无条件宠爱、包容,愤怒动手打人。其实并不是真的怪他,气的,是己。明明委屈命,见傅西洲被打的候,见他嘴角的血迹,是很疼,冲保护他。

是真的倦了,很累很累,裹着婚纱就蜷进被窝。

闭眼,却怎睡不着。

依旧不明白,一切,是什?傅西洲什从婚礼不告别?

初,是他穷追不舍,缠着他,不顾一切跟他在一,最,分明是他向求婚的。

永远不忘记的情景,夜幕的江边,两岸灯火璀璨,四月的晚风,他说,顾阮阮,我有间跟女生谈恋爱,但是,你愿意做我的妻子吗?傻傻的,了许久,才反应。他不知,那一刻,的跳剧烈,又酸又胀。,眼泪泛滥灾。是沙漠走了很久迷路了的旅人,忽一片绿洲的激动;是日日夜夜祈盼的愿终实现的狂喜。

不明白的情,就不了,向是顾阮阮的人生哲。拉被子,蒙着头。

风菱的候,阮阮刚从一场梦境中惊醒,迷迷糊糊终是睡了,却睡并不踏实,不停做梦,走马观花的场景,比醒着更累。

已经黑了,风菱打灯,见穿着婚纱,脸的妆容彻底花了,便将拉,浴室帮梳洗。

站在镜子前,风菱帮婚纱,阮阮抚着白纱,轻喃:“叮,惜了你特意帮我设计的婚纱呢。”

风菱服装设计的,在进入一,就阮阮许诺了,将结婚,亲手帮设计婚纱。从四月份定婚期,五月酒席,才短短一月的筹备期,又恰逢风菱忙毕业设计与找工。件婚纱,是熬了很夜晚赶制的。

洗完澡,换了衣服,素颜,格子衬衣,牛仔裤,齐肩头扎马尾,惯常的装扮,是穿着,最舒服。

风菱从窗边回头,迟疑了,说:“傅西洲了。”

阮阮怔了,走窗边,撩窗帘一角,见他正从车,站在铁门外按铃。隔着一段距离,依旧清晰见他脸嘴角的伤,顾恒止手很重,他的脸肿了,嘴角有淤血。

的又忍不住疼了。

让风菱房间的灯关掉。

了许久,陶娟才慢慢走,却并不给他门,隔着铁门,絮絮叨叨说着什,不听清楚,阮阮知,舅妈肯定有一句听的话。

最,陶娟挥挥手,让他走,折身回了屋子。

他却并有离,了,他掏手机打电话,很久,见口说话,眉毛深深蹙。

第二节目录+书签第四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