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你给过我一个拥抱,我用此生深情来回报 第二节

穿着青色布衫的老人正站在一排药柜前,一边鼓捣着什,一边慢悠悠回答:“他伤了头部,伤口又在河水泡了,引烧。命是保住了,但什候醒,我不确定。”老人顿了顿,转身望着女孩,“姑娘,你赶紧他送医院,做全面检查,伤着头部不掉轻!”

阮阮转头望向的病床,刚说什,忽“咦”了声,快步走病床边,惊喜说:“你醒啦?”又转头叫老人,“朱爷爷,朱爷爷,你,他终醒了!”

朱医生走,伸手探向他的额头:“嗯,烧退了。”他问傅西洲,“你觉怎?哪痛?”

床的男人却仿佛听一,两眼呆呆,神色全是茫,怔怔盯着花板。

“喂,医生问你话呢!”阮阮凑近,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反应。

又推了推他。

依旧反应。

转身,与朱医生面面相觑。

一法忽就窜入脑海,男人,不是被撞坏了脑袋,傻了吧?

再问什,却被朱医生拉住:“他刚醒,你让他缓一缓。我先。”

走院子,阮阮声问朱医生:“你说,他不真被撞傻了吧?”

朱医生皱了皱眉:“我不确定,你明带他市区医院检查。”

在彻底黑的候,阮阮再次走进医务室,打灯,室内的灯是温暖的明黄色,不像医院那惨白。暖暖的灯光,映着屋内陈旧的摆设,空气弥漫着淡淡的草药味儿。角落唯一一张病床躺着的人,依旧前的姿势,怔怔望着花板呆。

阮阮怀疑他有动一。

站在门口,静静了他许久。走,微微俯身望着他。

“哎,你吗?”

“有有哪不舒服?”

“我叫顾阮阮,你呢?你叫什名字?”

“你人的电话是少?”

……

床的人置若罔闻,任一人演着独角戏。

阮阮叹口气,继续问:“底生了什情?你的车什忽掉河了?”

他忽转头,望着。

阮阮一喜,他终回答,他却是了一眼,又转头,保持原有的模。

泄气坐一边,,他一定是被撞傻了!怎办啊?

回风,风母已经班回了,正在做饭,阮阮赶紧厨房帮。“阮阮,今又辛苦你了呢。”风母说。

阮阮有点无奈,句话,风母每说一次。跟风菱一,总怕欠了别人。

“了,我明轮休,在陪声,你不回一趟?久见,你人该你了。”风母说。

阮阮神色一黯,风快一月了,跟外公通了两次电话,是主动打的,寥寥两句就挂了。外人传阮氏的外孙女最宠,实际,阮荣升虽宠,但宠更的是体现在物质,且底是男人,思那细腻,又很忙,永远不有像风菱跟人间那的亲昵,隔两就打电话,嘘寒问暖。至舅妈与表哥,关系更是冷淡,舅妈甚至恨不别回了。

阮阮说:“阿姨,既你明休假,那我离趟。我救的那人,朱爷爷说让我送他医院检查,他似乎了点问题。”指了指脑袋。

风母担忧说:“阮阮,我知你是善良的孩子,是,毕竟是陌生人啊,又是男人……你不报警,他给警察处理?”

他被从河救,东西全丢了,身有任何证明身份的证件,今,他又像哑巴一,问什不回答。他,一无所知。风母所说,确实是最的解决办法,不知什,阮阮却不愿意那做。他茫的神色,及朝望,眸中流露的淡淡无措,那一刹那,仿佛从他身,了某一刻的己。

做不他不管不顾。

二早,阮阮带傅西洲坐轮渡河,往莲城市区。在船,指着远处的那座石桥说:“四前,你就是从那掉的,你记吗?”

回应的,依旧是沉默。是,他望着那座石桥,了许久。

阮阮带他了莲城最的医院。

经一系列的检查及漫长的等待,阮阮被医生叫了进。

“患者头部的伤倒有碍,是,他生了什完全不记了,是,” 医生顿了顿,沉声说:“失忆的症状。”

虽有情况,但那瞬间,阮阮是觉真狗血啊,电视剧才有的情节,竟让给遇了。

坐在医院外面的台阶,抬头着七月明晃晃的阳光,又沉默着坐在身边的男人。

掏手机,110三数字,按了一遍又一遍,最终是有拨。叹口气,他说,我回吧。

风菱问,你悔做那决定吗?有将他给警察,是将他带回了古镇。

阮阮回答说,不。

救他,不悔。

将他带回古镇,不悔。

爱他,不悔。

说,做所有的情,全凭意,既做了,就绝不悔。

古镇的人虽淳朴,但正常的警惕是有的,突了陌生男人,风母怎放不。阮阮恳求说,就让他待八月底,离的候,果他有记,他送走的。风母实在不拒绝,走卧室给风菱打电话。风菱沉默了片刻,说,妈妈,你就相信阮阮人的眼光吧。风母才同意让傅西洲留,收拾了一间房,又找了风父的旧衣服给他换。

阮阮着他穿着明显短了一截的衣服与裤子走,额头缠着纱布,那模,实在很怪异。

“扑哧”笑声。

他了一眼,沉默走葡萄架的竹椅坐,又启了“我世界”模式。

风声走阮阮身边,耳语:“阮阮姐,他是不是哑巴啊?”

第一节目录+书签第三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