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你像山上的夜月,你像假日的吻 第一节

前我有喜欢别人,不知该怎喜欢一人,甚至像拼尽全力做一件是头一次,所,请别责怪我的笨拙与鲁莽,吗?

阮阮打酒店的门,着站在门口的身影,一反应是,闭眼,再慢慢睁。再闭眼,再睁。此反复了三次。神色有惊讶、难置信,有一点点惊喜。

傅西洲的莫名窒了窒,他伸手,覆在的眼睛。

“阮阮,是我。”叹息般的声音,情绪复杂。疲惫、内疚,有一丝淡淡的疼。

己底女孩子做了什?让忐忑步。

阮阮闭着眼,眼皮传他指尖的温度,凉凉的触感令清醒,不是幻觉,不是做梦。此刻,他真的站在的面前。

“十二……”喃喃,不哭的,在告诉己,别哭啊千万不哭啊,不在他面前落泪。知,很候眼泪是女孩子有利的武器,此刻真的不眼泪控诉他。

“不,阮阮……”他的手指依旧覆在的眼睛,的泪仿佛火焰,灼痛他的手指。此此刻,他实在有勇气直视那双染了雾气的清亮的眸子,他怕己连“不”说有底气。

转身进房间的候,阮阮一件情就是望向墙的挂钟,23点40分。狠狠舒了口气,嘀咕:“,有零点……”

“什?”声音很低,傅西洲听清楚。

擦掉眼角的泪痕,嘴角微微翘:“什。”

他不知,有庆幸,他在新婚夜的零点前现在面前。在暮云古镇的候,曾听风菱的妈妈提,民间有一习俗,新婚夜分房居的夫妻,辈子难相守老。

觉己傻,简直傻无救药了,男人,在婚礼离,此他在零点前找,竟觉庆幸。正常的人,应该是将他痛骂甚至狠狠抽他两耳光,将他轰门外,那才解气,才足告慰那重的难。

些,全部清楚,拿己的毫无办法,拿他毫无办法。他静静站在面前,他叹息般喊的名字,他的手指覆在的眼睛。就已经原谅了他。

因清醒知,在原谅他与推他间,选择前者,让一些。

他是逃无逃的命运。

那就做傻瓜吧,世界聪明的人那,不差我一,就让我做其乐的傻瓜吧。阮阮叹息般闭了闭眼。

“你的脚怎了?”傅西洲终现走路的姿势略怪异。

“哦,崴伤了,有碍。”轻描淡写答,转身问他,“你喝什?有茶与果汁。”

傅西洲拉住厨房帮他拿东西喝的阮阮,将按在沙坐,撩的睡裤,青肿的脚背赫映入他眼帘,他皱眉:“有冰块吗?”

“有。”

他厨房冰箱找了冰块,又从浴室拿了一块毛巾,包着冰块,他在身边坐,将的脚平放在他的腿,忍不住缩了缩,却被他牢牢抓住。忽其的亲密,令的脸微微一红。

从他重逢,他求婚,才短短半年间,真正确定关系今,不两月,他最亲密的接触,仅限牵手,次数不。

他了一眼,又垂头,手的冰毛巾轻轻在青肿的脚背移动。

客厅了一盏落台灯,暖黄色的灯光,打在他的身,他侧着脸,微低着头,手腕轻轻落,专注温柔的模,令酸涩涌泪意。

整世界安静了,有他。

仿佛年前那沉默柔情的他,又回了。

才是的十二。

傅西洲放冰块,抬眼现正怔怔凝视着他,他轻咳了,指腹轻轻压了压的脚背,“我再帮你揉一揉,需活血。”

他已经尽力控制了力,但阮阮依旧觉疼痛钻,咬牙忍住。

他了一眼:“痛的话你就说。”

摇摇头:“不痛。”

他在叹了口气,怎不痛呢,换别的女孩子,怕早就咧嘴喊了,真忍。

“怎受的伤?”他问。

迟疑了片刻,才轻轻答:“找你的候,摔了一跤。”

他手的动一僵。

“不……”顿了顿,他缓慢口,“你怎不问我原因?”

他一直等问,是却始终有口。

阮阮风菱说的话,是的,有知那答案,就有害怕知那答案。

是此刻,他主动提,便顺着问:“什?”话一口,的忐忑便接踵至。

他停手中的动,抬头与视,背光坐,整张脸笼罩在一团影,不太清表情,但那双眼,却亮若星辰,此刻正眨不眨直视着他,那面,有期待,有忐忑。

他忽就年前,在古镇的夜晚,他坐在院子星星,那晚星空璀璨,仰着头认真耐指着夜空一颗颗遥远的星辰,告诉他,那是熊星座,那是北斗七星,那是蝎星座。说,十二,你知什我喜欢吗?因简单纯粹。的人,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让我觉简单纯粹,令我觉舒坦。我啊,最怕麻烦复杂的情了呢!

他脑海又回响傅凌最说的那句话——西洲,你是知果的。

他望着,久久的,最,涌嘴边的话变了:“因,我忽接疗养院的电话,我妈妈……杀了。”

他将视线转,不再。

“咚!”

提的一颗,狠狠掉。紧接着,的又提高高的,像是在山车旋转空翻一般。

张嘴,久久才恍神,急切问:“啊,那现在怎了?”

关他的母亲,其实了解并不,是从外公阮荣升那听的言片语,女人宁肯背负着骂名,生不被傅承认的孩子。在傅西洲十四岁那年,精神失常住进了精神病院,又转入了疗养院。阮阮见一次,在他婚礼确定的二,他带疗养院探望。见的一眼,阮阮非常惊讶,怎形容呢?从未见那丽的女人,应该有五十岁了吧,的五官真的很,但脸色苍白吓人,眼神空洞,了无生气,宛一有灵魂的漂亮木偶。在他婚礼前夕,曾问他:“你的母亲吗?”见他脸色微变,才意识己概问错了。在一公共场合,傅亲朋友全部席,但唯独,不有他母亲的位置。

见他不语,阮阮一凛,慌乱抓住他的手:“你妈妈的情况底怎了啊?”

明明隔着厚厚的衣服,他却觉手臂手的温度简直灼人,他不着痕迹拨的手,轻轻说:“已经离危险了。”

狠狠舒了口气,又蹙眉:“候,你怎不陪在身边呢?才是最需你的。”

所有的难、委屈与忐忑,一刻统统烟消云散,化了他母亲的担忧。

第四节目录+书签第二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