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你像山上的夜月,你像假日的吻 第二节

傅西洲望着神色真真切切的担忧,五味杂陈,他烦意乱站,收拾桌子的冰毛巾,抛一句“最不见的人就是我”,走进了浴室。

阮阮望着他的背影,说什,终究罢。知,他母亲,一直是他的禁忌。

傅西洲站在镜子前,拧水龙头,哗啦啦的水流声像掩盖所有的慌张,是的,他慌张了。他望着镜中的己,一刻,面那慌张与有不忍的男人,是那陌生。他不知己是怎了,年,一颗早就在宛战场的傅练就百毒不侵,坚硬铁。那张那相信他的脸,他竟觉己很残忍,升了从未有的负罪感。概是,实在太单纯太傻了吧。不是他所熟悉的那冷漠、残忍、嗜血的世界的人。

是,一切,是期盼的,不是吗?是执意闯进他的世界,他拒绝,推,警告,是不听。

他捧冷水,狠狠拍了拍脸。

再睁眼,镜中的那人,又恢复了他熟悉的面孔。

阮阮听浴室传的水流声,望了眼紧闭的浴室门,朦胧的灯光,见他正在衣服的动,的漏跳了一拍,赶紧转头,抓桌子的座机给风菱拨电话。

已经十二点了,但知,夜猫子风菱一定有睡。

“见他了吧?”风菱的声音有点疲惫传。

阮阮说:“叮,我就知是你告诉他我在的。”

“不感谢我,你所愿已。”

阮阮在机场,风菱忽叫住问的那句话。原此!咬住,又软又酸:“我你阻止我继续桩婚姻。”

风菱说:“果换是我己,我肯定不再继续。是,软软,你一次疯狂一东西。我虽你担,但果是你的,我支持你。”

在风菱,朋友就是,哪怕做的情你觉很傻很傻,但果那是的,就算担忧,支持。那至少,在全世界嘲弄、反的候,有一人,是站在身边的,随给一拥抱,说,你做吧,你觉值。

“叮,我爱你。”

风菱笑:“切,麻!留着你老公说吧!”

老公……

阮阮在默念了词,脸颊忍不住微微烫。

“啦,别浪费间给我打电话啦。”风菱逗,“春宵一刻呢,祝你洞房花烛愉快啊!”

“喂——”的脸颊更烫了,压低声音嘀咕,“叮,我有点儿害怕……”

是他的新婚夜,接生什,很清楚。在此前,不是有幻一刻,真的,除了期待,有点忐忑。许是每一女孩子,在变女人前,有的忐忑。

风菱静了静,说:“阮阮,别怕啊,他不是你很喜欢很喜欢的人吗,女孩子的一次,给己喜欢的人,你应该感高兴呀……”风菱的声音忽压很低,阮阮沉浸在己的思绪,有太留意。“啦,我赶设计图,先挂了呀,晚安。”

“你在什呆?”他的声音忽响在头顶,阮阮回神,有点慌乱身:“噢,什……啊!”痛呼声,慌乱中竟忘记脚伤,差点儿站不稳摔倒,幸傅西洲眼疾手快,一将捞住。

他皱了皱眉。

抓着他的手臂,低着头有点不意思,真是笨蛋啊,摔倒。

一秒,他手臂一抬,将打横抱,朝卧室走。

“轰——”阮阮的脸立即烧一片,扑通扑通狂跳。他穿的是酒店的睡袍,柔软的触感贴在的脸颊,鼻端传他身沐浴的清香,与身的味一,淡淡的花香,很闻。忍不住深深呼吸,闭眼,双手缓慢环绕他的腰,忽有点儿哭,仿佛光倒流回年前的那月夜,他抱着,走在深夜的树林。

他的二拥抱,等了久。是令念的温度,再次温暖将包裹。

忽间,所有的忐忑与害怕消失了,的在一刻变安静柔软,一丝期待,一丝甜蜜。

他的吻落,是有忍住,眼泪轰滑落,他感觉嘴角的凉意,顿了顿,微微退,着,正睁眼,泪眼蒙眬望着他,见他皱着眉,知他误了的意思,哭,并不是不愿意,一刻的眼泪,仅仅是因觉。

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微微仰头,主动吻他的,既生涩又热烈。

十二,你知吗,你是我一场梦。

我祈求,梦,永远不醒。

凌晨三点,傅西洲从梦中惊醒,他又做了那许年一直缠绕他的噩梦,梦中,一条幽暗森的长长的走廊,各凄厉的声音从走廊无数间紧闭的房间内穿透,织一魔音,灌进他的耳鼓。他己在走廊气喘吁吁奔跑,捶打着一间间紧闭的房门,他在声喊着什,在焦急寻找着什,他听不清己喊的是什,找的又是什。那条森的走廊,仿佛有尽头,他怎努力奔跑,找不光亮的口……

他从床坐,身的重量令他一怔,低头,现阮阮整人缠绕在他身,手臂紧紧抱着他的腰身,脸颊贴在他口,头散乱覆在脸。

他静静着,良久,他伸手,将散乱在脸颊的头轻轻拂,微弱的光线,他的嘴角微微翘,仿佛正做着一甜的梦。

忽间,他竟生了一丝嫉妒。

在睡梦中微笑,他,是一件奢侈的。

他移目光,试图身,他一动,手臂不觉抱他更紧,脸往他身蹭了蹭。

他顿了顿,将的手臂挪。

床的候,他不将床头什东西扫了,他弯腰捡,不禁一怔。

是一块男士手表。

他转头朝床的人望了一眼,握着那块手表走了卧室。

暖黄的灯光,那块很旧了的手表静静躺在茶几,针转动的“嘀嗒”声在寂静的夜色,仿若光的回声。

块手表,他认识,不,是非常非常熟悉,是他的手表,年他从暮云古镇不告别,留给的谢礼。

那年,他是在从树林归的五的早晨离的,他走的候,阮阮并不在古镇。寻找野兔的二清晨,被一通电话叫走,外公突高血压,住进了医院。

离很匆忙,那早他已经了,往常一沉默坐在葡萄架,着的背影消失在院门口,了一忽又跑了回,气喘吁吁站在他面前,他说:“十二,你等我回噢,我有很话你说。”

他依旧有口说什,是深深了一眼。

离的四,恰逢中元节,暮云古镇很重视古老的传统节日,在一的傍晚,户户扎很纸船渡口放,祭亡人。黑的候,孩放飞很孔明灯许愿。

那傍晚,他陪着风母与风声一渡口放漂纸船,一直待彻底黑,又陪风声放飞了两孔明灯才回。河的岸堤狭窄,有路灯,他打着手电,与风声一前一走着。那候归的人很,有孩嬉闹着从他身追,推攘间,眼见着将前面的风声撞倒,他迅疾伸手,将他拉住往面一推,电光火石间,他己却跌了岸堤。

在风声的惊叫声,他觉头昏目眩,最身体稳固在一块软绵绵又湿润的河沙滩,额传尖锐的刺痛,有体缓缓流进眼睛……闭眼的瞬间,在强的疼痛与昏眩中,记忆浮光掠影,一帧帧挤进了他的脑海……

他有摔死,却记了所有。

那晚,他躺在朱医生的诊所,怔怔望着花板呆,犹初他从昏睡中醒一。

一月,就像一场梦。

第一节目录+书签第三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