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你像山上的夜月,你像假日的吻 第三节

今梦醒了,他知,是离的候了。

离的前一晚,他一夜无眠,坐在葡萄架的竹椅怔怔呆。他抬头望着圆皎洁的月亮,月色的清辉映照着院子的一草一木,那静谧温柔的模,是与他的世界完全迥异的一片。

二清晨,他将手戴了年的旧手表摘,压在那张写了“谢谢”两字的字条,有与风母子打招呼,乘坐一班轮渡离。

一月的记忆,虽,但他却打算忘却,他必须忘却,在他的那冰冷的世界,些柔软的记忆,他说,有什意义。些相处的人,与他是两世界的人。他不,不愿意,将他拖进他的世界,尤其是那有着清澈笑容、清亮双眸的女孩儿。

是他无论何不,在三年,他再遇见。

是在机场的停车场外,雨中,拼命追着他的车跑。

那他从外差回,因供货商了很严重的问题,他亲飞处理,三的谈判,像是打了一场生死攸关的仗,他整人疲惫不堪。了车,他闭眼休息。

秘书迟疑的声音将他吵醒:“傅总,有女孩子似乎在追我的车。”

他睁眼,从视镜中望,外面正着雨,又是灰蒙蒙的初冬,视镜中的影像模模糊糊的,并不太清楚,隐约见一橙色的身影在雨中奔跑,一边跑一边挥着手,嘴喊着什。

他收回视线,淡淡说:“许追的不是我。”

前方100米就是收费站口,前面停了几辆车等待缴费放行,秘书将车停,忍不住朝视镜中望,现他猜错,那女孩子,径直朝他的车跑了。

站在车窗外,弯腰敲着车窗玻璃。

秘书降车窗,惊讶望着,凄清的雨中,雨水头顶倾泻,狼狈淋了一脸,湿漉漉的头黏在脸,神色却满是终追了的欣喜。气喘吁吁指着座的傅西洲,语无伦次口:“他……他……”

“姐,你有吗?”秘书问。

“十二,十二,是我啊!”将身体趴在车窗,将脑袋探进车内,声音又急又欣喜。

秘书微微侧身,提高声音:“喂,姐,你底在干什?”前面的车辆已经始缓慢通行,面的车不耐烦在按喇叭。秘书转身望着被打搅神色不耐烦的傅西洲:“傅总,你认识吗?”

他便回答:“不认识。车吧。”

“是……”秘书难着趴在车窗的顾阮阮。

傅西洲皱眉,终凝神打量那张被雨水淋狼狈的脸。

“十二,是我呀,阮阮,顾阮阮!”喊。

——十二,你记住啦,我叫阮阮,顾、阮、阮!

记忆中的声音忽其,是!他终了。世界,人与人间偶遇的几率那,他竟再次相逢了。在他几乎已经忘记那段记忆、忘记生命中曾经现一人的候。

见他怔神,身,从身的背包掏一东西,在他面前晃了晃:“块表你认识吧?是你留给我的。”

“车。”他敛了敛神,静静口。车的喇叭声已经此彼伏,窗外的雨,越越,整人淋了落汤鸡。

了车,才终感觉冷,忍不住哆嗦了,抱着手臂打了喷嚏。秘书体贴将空调高,又翻纸巾给:“快外套了吧,擦擦头。”

“谢谢。”脸色有点苍白,依旧挂着笑容。处理完一头一脸的雨水,才终面向着傅西洲,语调满是欣喜:“我错了,真的是你呢!十二,很高兴再见你。”说着,轻轻舒了口气,是庆幸,是高兴。

听名字,傅西洲皱了皱眉:“你难不知,在车乱跑,很危险吗?”

“呃……”抱歉低了低头,说,“我一急,那。”

他不知,他坐在车内一闪的身影,震惊,激动,什,便冲进了雨中。拼命奔跑,仿佛知,错了一次,再有相遇的。

他有再说话。

一路无言,车厢内安静令人无所适从。

忍不住抬眸偷偷他,口说些什,那的话呀,问他,初什不告别?问他,几年你在哪,吗?你的记忆恢复了吗?问他,有有哪怕一次,我呢?是他沉默冷峻的脸,浑身散的“生人勿近”的冰冷气息,一腔话语,通通不知该何口。

久别重逢的惊喜,概是一人的感觉吧,。是,就算他令觉有一丝陌生,但人啊,是念了三年的人,哪怕在梦,希望再次相逢。既眷顾,给了的机,无论何不再次错他。

所车的候,问他电话号码,在他沉默的片刻,不给他拒绝的机,故意说:“喂,你不是怕我救命恩人的身份敲诈你吧?”

话说份,秘书在听着呢,他无法再拒绝,便将电话号码输入手机,迟疑了,他在姓名那写了“傅西洲”三字。着手机屏幕,轻轻念他的名字:“傅西洲,十二,原你叫傅西洲呀。”回拨,微笑着扬了扬手机:“是我的号码,你存啦,我再联系你的!”

他并有存的号码,原本那句“再联系”不是说说已,毕竟他间隔了三年的光,曾经的相处,是人生一段的插曲,他跟他一,早已将那段记忆稀释、忘怀。

几,他真的接了的电话,说请他吃饭,那晚他正有应酬,就算有应酬,他找理由拒绝的。又打几电话,每一次被他各借口婉拒了,再傻的人感觉他是故意的,偏偏一点不介意的子,不知是真傻是装傻,电话依旧,最他烦了,索的电视不见,清静了几,在他终死了,某中午,他走公司,站在门口隔着老远就冲他招手,声喊:“十二!”

不知是从哪儿打听的消息,竟神通广找他的公司。他实在是低估了的耐与执著。

有一次他情很不,带着己做的便又公司找他,他由就了脾气,那是他一次脾气,厌恶情那明显,的眼眶蓄满了泪水,但竭力克制着不让它掉,背身深深呼吸,了一儿才转身,他说:“十二,我前有喜欢别人,不知该怎喜欢一人,甚至像拼尽全力做一件,是头一次。但是我努力习的,所,请你别责怪我的笨拙与鲁莽,吗?”

将便盒推他面前,说:“情再不,吃晚饭的,否则胃变坏。”

说完,就匆匆离了。

着仓皇离的背影,他一腔怒火,忽就泄气了,随便是深深的无力感涌头。

那,的方式,再一次走进了他的世界,令他困扰却避无避。那候四,的是园艺专业,有考研的打算,工有很的野,求顺利毕业,因此的是间。一人所有的间与精力在一件一人身,那执念带的杀伤力是非常强的。更何况,那人在底三年,一千日日夜夜的念,原本辈子无法再见,在茫茫人海中却奇迹般重逢,不舍,绝不愿意再次错。

二十一岁的顾阮阮,比十八岁,变了很,身体长高了一点,头长长了一点,面孔漂亮了一点,世界变辽阔了一点,唯独的感情世界,仍旧停留在十八岁的那月夜,那温暖的拥抱,及那人膛的温度与己的狂乱跳声。

所,明知傅西洲已经不是记忆中、的十二,却仍无法阻止己坚定、不顾一切朝他走。

真十几岁情窦初的女孩儿,努力,付便有所。

“十二,十二!”

傅西洲被惊慌的叫喊声吵醒,他睁眼,便阮阮赤着身体站在,见沙躺着的他,狠狠舒了口气,脸慌乱的表情瞬间换欣喜,,意识什,双手掩,像惊慌的兔子般,逃回了卧室。

他愣了愣,忍不住笑了。

,一丝苦涩涌头。是他,让此忐忑、惊慌、患患失,才是他新婚的二。

阮阮蒙在被子,羞愧死。

但那一刻,睁眼觉他不在身边的那一刻,的睡意全无,慌乱跳就喊着他的名字往外跑。

(本章未完)

第二节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