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你像山上的夜月,你像假日的吻 第五节

他微微笑着,朝走。

前,阮阮就说,竹林有惊喜。他追问,神秘兮兮不肯告诉他。

晚餐他是在古刹吃的素食,一份豆腐、一份蔬菜、两碗米饭,简简单单。阮阮吃很香,傅西洲却什胃口,他是食动物,口味重,不太习惯的清淡。

夜色愈深,古刹有通电,保留着原始的照明方式,灯笼映照的灯火影影绰绰,山峦寂静,才八点钟,仿佛已是夜深人静。

阮阮从背包掏一照明灯,在傅西洲面前晃了晃:“走喽,带你探竹林夜色的秘密。”

打着手电筒,照着脚的路,他跟在身,深一脚浅一脚慢慢走着。恍惚间,像又回了年前,在暮云古镇的树林,他一风声捉野兔。

“风声的病了吗?”他忽问。

阮阮愣了,是他一次主动说那段记忆的人与,轻快答:“嗯,许了,他做了手术。”

他“嗯”了声,又沉默了。

“他一直记你,总问我你的消息呢。”阮阮说。

沉默了片刻,他说:“有间风妈与他。”

“真的啊?”阮阮惊喜转头望着他。

他点点头。那段记忆,随着的现,已经不被抛弃、被忘却。

“嘘!”突停脚步,指着前方不远处的密林,欣喜低声喊:“十二,你快!”

他抬眸望,瞬间一呆。

见高耸茂密的竹林间,群结队的萤火虫飞舞其间,星星点点的光亮,轻盈舞动着,划一条条宛银河的光带,在夜色,梦似幻。

阮阮关掉手电,又打,朝夜空中晃了晃,此反复。片刻,片片的萤火虫循光,聚集在他的方,飞舞着、盘旋着、闪光着。

他见世界各的璀璨夜色,却从不知,有一夜色,此寂静、轻盈、曼妙,令人思一点点沉静。

他侧头,见仰着头,嘴角的弧度微微扬,眉眼弯弯,视线随着那些飞舞的精灵轻轻转动。仿佛感觉他的视线,偏头望向他,轻声似呢喃语般说:“十二,你知吗,我年一次在竹林的画面,我就在,将我一定跟我爱的人一萤火虫,是我觉最最的夜色,我跟他一分享。十二,谢谢你。真的。”牵他的手,紧紧握在手,不等他回答,已偏头,仰望着夜空。

是在一刻吧,傅西洲侧头久久凝视着,将恬静的微笑收入眼底,在做了一决定,他不拉进他的世界,那世界,有谋、争夺、背叛、冷酷、虚情假意、尔虞我诈,甚至鲜血横流,唯独有温情,更容不了简单的一颗。

他是的保护,却不知,恰恰是他残忍的方,他从有问阮阮,是否愿意走进他的世界。

因在他,他始终有做患难与共的妻子。他的婚姻,是的执著,是他的顺势。

同一间,莲城,傅老宅。

灯火通明的宅子,唯有最边那栋房子的三楼书房,灯光昏暗,了一盏落台灯,光影,散乱着一摞照片。最面那张,场景是酒店餐厅,流光溢彩的水晶灯,照片的女孩子笑容比灯光更璀璨,正抬手,拿着纸巾帮面的男人擦拭残留在嘴角的东西,男人似是不习惯的接触,头微微一偏。

书桌的男人静静着桌那摞照片,面无表情。许久,他拿最面那张,又了,忽笑,那笑却是极冷的。他伸手,轻轻弹了弹照片那张面孔,玩味低喃:“顾阮阮,你底是怎的女人呢?是真傻呢,是装傻呢?”

放照片,他拨了通电话,沉声吩咐:“让乔嘉乐明午公司见我。”

二,他又走了很远的路,寻找瀑布。在山露营底很不便,是无所谓,但担傅西洲不习惯,所行程安排了两一夜,完瀑布就回市区。

次的候,因间关系,有瀑布,找住持师父问了致路线,他分明说不远的,他走了整整两才找!

但浑身的疲惫在阳光澄澈的水花飞舞,又瞬间元气满满了。蹲身,掬了一捧水就喝。

“水喝吗?”傅西洲皱眉问。

“很甜呀!你不喝一点?”

他赶紧摇头,他的肠胃不太,几乎不喝生水。

哈哈笑,说:“你帮我拍一张照片吧!”

掏手机,正准备递给他,一条彩信跳进,顺势打,是一张照片。

“啪嗒”一声,手机从手中跌落,径直掉进了水面,沉入水底。

“阮阮?”他正等着递手机给他,转眼的手机就掉进了水,,却仿佛有意识一,整人呆怔蹲在那,脸色苍白无比。

“阮阮?”他又叫了一句,走身边,将拉。“怎了?”

“啊……”终回神,着他,一脸的失魂落魄。

“生什了?”

“哦……、什啊……”呆呆说,试图露一笑容,有功。不太懂掩饰情绪,所有的喜怒哀乐明明白白写在脸。

他不信,但他知,概问不所。他回头了眼手机跌落的方,说:“手机就算捞,不了。回头买新的吧。”

“嗯。”点点头,“我忽有点不舒服,我回吧。”

说完,转身就往回走,步子迈飞快,他在身喊的名字,不理,是拼命走,拼命走。

不敢回头,不回头,不让他此刻满脸的泪痕。

不知底怎了,在刚刚感觉一点幸福,就总有意外跳,击碎的,张着血盆口嘲弄着,你,你,你感觉的幸福,压根就是不真实的,就是一场梦,虽,却脆弱。

莲城,凌日化集团。

乔嘉乐站在二十九楼的副总办公室,举手机,着三分钟前送的一张照片,按Delete键。

抬头,临窗坐背着的男人说:“傅总,我走了吧?”

片刻,傅云深才淡淡声:“明就凌设计部报吧。”

乔嘉乐转身,走门口,忽又折回,仰妆容精致的脸庞,说:“别一设计师的职位就让我你办,我说的,我做一切,全是了我姐姐。”说着,咬紧嘴,眸色渐深。

傅云深接腔,挥了挥手。

乔嘉乐瞪了眼他,转身。

屋子静了,有他的手指轻轻叩着椅子边缘的声音,一一,耐有节奏。

了许久,他终转身,缓缓移动着轮椅,滑办公桌,轻轻敲了电脑键盘,待机的屏幕亮,一张照片赫映入他眼帘。

他着那张照片,嘴角勾一抹淡笑,顾阮阮,一次,你又将做什决定呢?你再次原谅他吗?

我忽期待呢!

第四节目录+书签第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