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她唱着一支孤独的歌,在荒野听如风筝 第一节

世间虽有千百爱的诠释,说,爱一人就是,明知爱他令己伤筋动骨,却依旧无法停止。爱是情不禁,不由主,他静静站在那,什不说,你就朝他走。

刚进酒店,堂值班经理就朝他走了,“顾姐,傅先生,阮董了,在等你。”

阮阮一愣。外公怎了?忽了什,脸色微变。

经理领他,进了电梯,阮阮按了他住的楼层数,说:“我先回房间洗脸,十二,你等我,我一。”

站在浴室的镜子前,着镜中人苍白的面孔,从包翻一支口红。是从不化妆的,支口红是风菱年圣诞节送的礼物,两人一人一支,一模一的。就在圣诞节那一次。支口红颜色很娇艳,抹在毫无血色的嘴,令的气色瞬间了许。伸手捏了捏脸颊,扯动嘴角,露一笑容,转身走。

傅西洲擦娇艳的红,愣了愣,蹙眉说:“颜色太艳了,不适合你。”

阮阮低了低头,说:“走吧。”

阮荣升在酒店顶层有专门的休息室,阮阮推门进,他正站在落窗边,背着他,他的招呼声置若罔闻。

阮阮走他身边,笑着问:“外公,您怎突了啊?不说一声。”

阮荣升有接腔,转身拿书桌一摞东西,“啪嗒”一声,重重砸在桌面,他望向傅西洲,怒:“你给我解释,些是什?”

阮阮离书桌很近,一眼扫,散落在桌面的数张照片全数映入眼帘。其中一张照片,同手机收的那条彩信,一模一。

身体忍不住微颤了,咬紧嘴,所猜测的那,外公果知了,他是此。

傅西洲走桌边,拿那摞照片。

他脸色瞬间就变了。

照片的人物与场景,他一点不陌生。医院的门口,他从救护车抱一年轻女子,女子脸色惨白,紧闭着眼,长长的卷垂落在他手臂。他抱着匆匆走在医院厅。他在窗口办理住院手续、缴费。他低着头在手术同意书签字。他倚在手术室外的走廊窗台抽烟……一张张照片,一帧帧连拍,将他一系列的表情生动抓拍了。

照片右角有显示拍照间,正是他举行婚礼的那。

房间一静怕。

阮荣升一掌拍在桌子,吼:“你说你席婚礼,是因你妈妈了。照片的人是你妈妈?傅西洲,我不知你什候有比你年轻的妈妈了!”他指着傅西洲,手指抖,脸色因愤怒微微潮红。

两男人离很近,阮荣升的手指快扫傅西洲的脸。

阮阮走前,挡在傅西洲身前,“外公,您先别生气,您身体才刚呢,别气坏了身子。”

阮荣升瞪:“你给我让!”

站着不动,侧身从傅西洲手拿那摞照片,一张一张,抬头冲阮荣升笑着说:“您就几张照片生气啊?我知件呀,西洲已经跟我解释了。”的语气又轻松又随意。

傅西洲一怔。

阮荣升是一怔:“你知?”

依旧笑着:“是啊,我知。且,是我让他跟您说,他所席婚礼,是因他妈妈了。外公,您别怪他,怪就怪我吧。”低了低头,一副做错了的模。

背着他,傅西洲不的表情,但低头温顺的瘦削背影,令他忽就有点难受。

阮荣升沉吟了,厉声说:“丫头,抬头,着我的眼睛。”

阮阮握紧手指,抬头,直视着老人宛豹子般的凌厉眼神,“扑哧”笑了。靠拽着他的手臂:“外公,您干嘛呢,玩理战呀?别说我啦,任何人在您的眼神,主动投降的!”其实很少阮荣升撒娇,不擅长做,但此此刻,顾不了,别无他法。

见,阮荣升表情柔了一点,外人传他冷酷,就连唯一的孙子毫不手软,确实是,但阮阮外孙女,却是例外。

他望向沉默不语的傅西洲,哼:“我不是女孩儿,别三言两语就我糊弄。”他指着照片,“你说,女人底是谁?”

傅西洲刚口,就被阮阮打断了。

“啊……”低呼一声,手捂着腹部,弓着身子蹲在,神色痛苦。

“阮阮?”傅西洲蹲身,扶着的肩膀。

“丫头,你怎了?”阮荣升急问。

“我……肚子……痛……”说极吃力。

阮荣升急声吩咐:“快,快,抱床。赶紧叫医生。”

傅西洲抱正准备送卧室的床,阮阮忽抓住他的手,在他手臂使劲掐了,微喘着气说:“外公……我回我的房间……”

傅西洲一愣,全明白了。

阮荣升不疑有他,说:“那快抱,我打电话叫医生。”

了门,一切疼痛症状动消失。舒了口气,,却被傅西洲紧紧抱住。

他一言不抱着走进电梯,楼,进房间,放床。

躺在柔软的被子,让绷紧的身体一点点放松,闭眼,轻轻叹了口气。

不擅长撒谎,更别说在阮荣升面前演戏了,紧张手了汗,果再不离,真的担己无法继续演了。

明明那难的啊,假装微笑,实在太难了。

睁眼,傅西洲的视线。他坐在床边,正眨不眨望着,幽深的眸中,不清他的情绪。

轻轻口:“你知吗?是我一次外公撒谎。”扯了扯嘴角,露一嘲的笑:“我最讨厌的就是谎言,我己有一竟此说。我忽现,有的候,谎言让情变简单。”

“不,阮阮。”傅西洲低声说,他双手掩面,句“不”连他己觉无力,他似乎总是在说不,仍旧一次又一次带给伤害。“那些照片……”

“十二!”打断他,“医生怎?我是真的有点儿难受,概是昨晚露营的候着凉了,你先帮我买点感冒药,不?”

“阮阮……”

“快啦,酒店附近就有药房。”翻了身,被子蒙半张脸:“我头晕,我先睡一儿。”

第五节目录+书签第二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