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她唱着一支孤独的歌,在荒野听如风筝 第四节

他着,眼前一脸倔强的女子,真的是他那任何候淡、散漫,很东西不争、无所谓的丫头吗?

一刻的,令他觉陌生。

一腔说辞,忽就变很无力。

他转身,甩门离。

“哥哥……”阮阮叹了口气,知他是担忧,疼,是,很情,人饮水,冷暖知。

顾恒止将车飞快,傍晚分的莲城,主干的通已经始拥堵,他被堵在路中间,着前面长长的车队,不耐烦狂按喇叭,车子依旧龟速在移动。

他猛拍了方向盘,掏烟盒点了支烟。

在烟雾缭绕中,他深深呼吸,的烦闷却依旧不减。

他微微闭眼,便阮阮倔强的脸。

从什候始,他那丫头已经悄悄长了。他一直做女孩般照顾、呵护、宠爱,他一直己说,,再等等,再等等。最,等的却是,欣喜他说,哥哥,我结婚了。

犹一记惊雷,将他的炸了鲜血横流。

他掏手机,拨通一电话:“喂,班有?喝一杯?”

电话那端不知说了什,他苦笑着说:“就陪哥儿,算我欠你人情。嗯,老方见。”

他跟着车流慢慢移动,抵达约定的酒馆,已是华灯初。

是一日式酒馆,环境清雅、安静,照明的是日式酒屋常见的灯笼,温暖的灯光扑,令人放松,有最正宗的清酒与日本料理。顾恒止很喜欢,喝一杯的候,与朋友约在。

他约的人已经了,临窗坐,正望着窗外,端着一杯酒酌。

“在什呢,傅情圣!”他拉椅子,在面坐。

傅希境回头,打量了他一眼:“谁惹我顾少情不了?”竟“欠你人情”求他陪他喝一杯。

顾恒止给己倒了杯酒,慢慢饮了一口,说:“阿境,我有一竟做了亲戚。”

“嗯?”傅希境愣了,才恍,哦,刚刚嫁入傅的那丫头姓顾,似乎是顾恒止的堂妹。傅西洲,说,算是他的堂哥。傅凌与傅希境的爷爷是堂兄弟,商业世,利益至,一辈就有些恩怨,莲城傅氏是族,但一代代,又有各的业领域,集不,血亲关系渐渐就变淡漠了。

他叹:“是啊,绕绕是亲。”

顾恒止问:“傅西洲那人,你了解吗?”

原找他喝酒是幌子,实是打探情报。傅希境挑眉:“怎?怕你妹子吃亏?”

顾恒止冷声说:“新郎在婚礼逃婚,吃的亏不吗?”

因差了,那场婚礼傅希境并有参加,但情被传沸沸扬扬的,他听说了。

傅希境说:“我跟傅西洲怎打。但是,圈子就,少有所耳闻。一句话形容他,傅西洲人,别人狠,己狠。”

别人狠的人并不怕,连己狠的人,才真正怕。

顾恒止眸色一沉,握着杯子的手紧了紧。

抬手,他一口喝掉杯中的酒,放杯子,神色已恢复往常那嬉皮笑脸,转移了话题:“听说你在找你那女友,有消息了?”

傅希境动微顿,神色黯了黯:“有。”

顾恒止勾了勾嘴角,摇头:“找了有三四年了吧,啧啧,你真是情圣!”

“你喝不喝酒了?”傅希境瞪他一眼。

“喝,不醉不归!”

站在别墅外,阮阮打量着一片灯火辉煌,暗暗咋舌,真是奢华呀!的屋子,住着该有清冷啊,喜欢一点的房子,空间够就,在厨房做饭,探头就他坐在客厅电视,或者一喊,书房的他就听,跑。有阳台是最的,就养花。

阮阮是二次傅老宅,一次是傅西洲求婚,他带见傅凌,那候傻傻问,什我是见你爷爷,你爸妈呢?

记他的反应,本就什表情的脸,更冷了几分,沉默了一儿才回答说,傅的情,一向由我爷爷做主。

虽奇,但有问。从外公口中知他的身世,说傅西洲的父亲傅嵘,外公脸带着淡淡的鄙夷,口气有点不屑,说,他傅的男人,是厉害角色,除了傅嵘,懦弱!

傅嵘是否懦弱阮阮不妄断言,毕竟见他一次,傅西洲的眉眼跟他父亲很像,是傅西洲更显冷峻凌厉,傅父柔了。他一吃了顿饭,他很气,找话题跟聊,他很跟傅西洲说几句话,傅西洲他却始终冷淡,甚至有点不耐烦。

至傅的正牌夫人姜淑宁与傅西洲的哥傅云深,从未见。

阮阮外公说的话,傅夫人是很厉害的角色,你跟不碰面就别碰面,有傅云深,千万别惹他。

记己笑话外公太草木皆兵,又不住在傅老宅,的格又懒,最不喜欢跟人争,我不犯人,人不犯我,平共处就了。

阮荣升叹口气说:“你啊你!是太真了!”

刚走进屋子,就听朗朗的笑声,不知傅凌跟阮荣升说了什笑的情,两人怀不已。

傅凌他,说:“哟,阮老,两正主儿终了。”

阮阮走,先叫了声外公,阮荣升指着傅凌,嗔骂:“你丫头,不快叫人。”

阮阮望着傅凌,有点不意思口喊:“爷爷。”

“哎!”傅凌朗声应了,从茶几取一文件袋,递给阮阮:“给,结婚礼物,本婚礼那就应该给你的。”他瞪了眼傅西洲,说:“是西洲浑蛋了,丫头,我帮你教训他的。”

阮阮接:“谢谢爷爷。不,请爷爷别再责怪西洲,我已经惩罚他了。”

傅西洲深深了一眼,又很快别眼。

傅凌朗声阮荣升赞:“你丫头啊,懂!”他转头吩咐保姆阿姨:“叫他,准备饭。”

傅老宅的三栋房子,傅凌住一栋,傅嵘夫妇住一栋,傅云深住一栋,但平吃饭却是在一的,是傅凌的求,不准单独伙。

第三节目录+书签第五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