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她唱着一支孤独的歌,在荒野听如风筝 第五节

一儿,傅嵘走了进,见了阮阮,给递了一份礼物,是一首饰盒。

傅凌见有他一人,便问:“淑宁呢?”

傅嵘说:“说有点不舒服,不吃晚饭了。”

傅凌哼:“不舒服?午的!我说的,是宴,必须席!”

傅嵘讪讪的,不敢接话。

傅凌吩咐保姆:“你再叫!”

了一儿,保姆回,怯怯说:“夫人已经睡了。”

傅凌脸色更难了,怒斥:“真是越越规矩了!”

气氛一变有点僵。

阮阮望向傅西洲,见他神色不变,淡喝着茶。又望向外公,阮荣升脸色不虞,但一秒,他笑了,抬手傅凌说:“算了,傅兄,既儿媳妇不舒服,就别勉强了。今是宴,那规矩。”

傅凌说:“阮老,让你见笑了。”他又问保姆:“云深是怎回?”

话刚落,就有声音插进:“抱歉,我晚了。”

阮阮闻声望,人,一反应就是愣了愣。

那人正望着,眼神直接、炽热,带着打量。

阮阮赶紧回神,低了低头,己赤的惊诧眼神感羞愧。从有人告诉,傅云深是坐在轮椅的。

“阮阮,叫人,是我……哥。”傅西洲揽了揽的肩膀。

阮阮抬眼,神色已恢复,微笑着口:“哥。”

“弟妹,久仰啊!”傅云深勾了勾嘴角,轻笑,不知怎的,阮阮觉那笑意味太,他的眼神,审视的意味很浓,令有点不舒服。

移与他视的目光。

傅凌身:“我餐吧,阮老,请!”

晚餐很丰盛,傅的厨师有手艺,阮阮埋着头专食。反正餐桌讨论热烈的话题不懂,不感兴趣,说的是商场的。零零散散听了些,才知原外公在凌日化集团有股份。阮氏做酒店,今称是莲城酒店行业的老,连锁店遍布全国甚至国外有。在日化行业他有涉足。不些不懂,不关,那是男人的世界。在世界,现傅西洲言善,跟生活中他的沉默与清冷完全不一。

偷偷打量他,见他侃侃谈笃定信的模,忍不住就花痴了一,候的傅西洲,真的很迷人呢!

侧头,就撞坐在面的傅云深的视线,他正饶有兴趣盯着,似笑非笑。

皱了皱眉,低头,继续吃菜。

不喜欢傅云深。哪怕跟他讲一句话,并不了解他,但相信己的直觉。

饭傅凌泡了茶,继续餐桌未完的话题,阮阮其实离了,但又不拂了外公与傅西洲的兴致,无所,就提外面花园散步,顺便参观别墅。

傅的花园很,被打理很,花团锦簇的,很,是,阮阮觉有点冷清了,被明亮的路灯照着,冷艳不方物。是喜欢风的花圃,拥拥挤挤盛在一块,人间烟火的热闹,觉温暖。

转了一圈,正打算进,转身,就迎面滑动着轮椅的傅云深。

傅的花园径有铺常的鹅卵石,是一条平坦的水泥路,轮椅滑动很方便,轻轻的滚动声,在安静的夜色尤凝重。

有一条路,阮阮躲有办法,索慢慢走。

“哥散步呀。”就算不喜欢他,基本的礼仪是懂的。

傅云深不答,指着不远处的璀璨灯火,说:“那屋子,是不是特别明亮,特别温暖?”

阮阮沉吟了,实回答:“是。”

傅云深轻笑了一声,抬眸望着:“实际,谁知呢!”

阮阮做声。

他继续说着:“人是一,表不一的。不,人比房子复杂了。所呀,阮丫头,你睁眼睛,仔细清楚了,不被表面所迷惑。”说着他叹息了一声。

阮阮皱眉:“我姓顾。”

傅云深一愣,随即哈哈笑:“,你姓顾,但你的外公是阮荣升。”

“你底说什?”

“什,送你一句警示名言已。” 他眨眨眼:“新婚礼物。”

“阮阮?”傅西洲的声音忽响。

阮阮回头,他正朝边走,朝他挥挥手。

傅云深说:“弟妹,不介意帮我一吧?”他指了指轮椅。

阮阮口,傅西洲已经走身边了,他揽,替拒绝:“我帮你叫人。”

傅云深挑眉:“急着找,怎?怕我欺负丫头啊?”

傅西洲淡淡说:“哥的雅量,不欺负一姑娘。阮阮,我回了。”

“嗯。”阮阮傅云深点点头:“哥,再见。”

牵他的手,快步离。一点不跟傅云深继续待。他的话似有深意,却又句句虚虚实实的。很不喜欢。

傅云深望着两人相携的背影,他轻揽着,依偎着他,远远,一情浓意浓的爱侣。

实际呢?

他侧目望一眼屋子连绵的璀璨灯火,温暖啊,他却从未感觉一点点暖意。

第四节目录+书签第六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