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她唱着一支孤独的歌,在荒野听如风筝 第六节

“十二。”

他专着车,“嗯”了声。

阮阮犹豫了,是决定说:“,我不少边吃饭?”

傅凌的专制,傅嵘的软弱,装病缺席晚餐的傅夫人,及傅云深莫名其妙似是非的话与探究的眼神。阮阮候才终有点明白了外公所说的话,傅啊,太复杂了。,最怕麻烦与复杂的情。

傅西洲又“嗯”了一声,“我是意思。”

“十二,你真!”阮阮倾身,在他脸颊亲了。

“你……我在车呢!”傅西洲微愣,偏头扫了一眼,不语气却不是真的气恼。

亲密的动,做,像越越了呢。

低了低头,偷笑。

他结婚前,阮荣升让人带阮阮房子,别墅、洋房、江边高层,莲城的楼盘随便挑,送做嫁妆。阮阮拒绝了外公的意。傅西洲有一套江边公寓,三居室的跃层,卧室有的落窗,窗外江岸风光一览无余,视野阔。他确定关系,一次,坐在宽的露台。夕阳缓缓落进江面,风徐徐吹。瞬间就喜欢房子。更重的是,是他生活年的方,每一角落,充满他的气息。才不再住一更更空旷却冷冰冰的新房子呢!

“十二。”

“嗯。”

阮阮着缓缓升的电梯,说:“我忽有点儿紧张。”

他望一眼:“紧张什?”

仰头着他,声说:“马就我的了呀,又期待,又紧张。”

他不禁失笑:“你呀,真是姑娘呢!”他伸手,揉了揉的头,连己觉,那表情与动有亲昵。

阮阮嘟囔:“是真的嘛。叮说,女孩子一辈子,有两,一是从跟父母生活在一的,另一呢,就是嫁人,与爱人的。你住在的间,远比父母的更长更久。是我生活一辈子的啊,十二,我期待又紧张。”

一辈子的……

傅西洲怔了怔,一辈子,漫长、遥远、未知。,却轻易说,是我生活一辈子的啊。他的信任与依赖,了此步。

他着,忽就了语言。

电梯“叮”一声,了。

他打门,做了请的手势,情不禁说:“请进,傅太太。”

阮阮一左一右提着两行李箱,坚持己拿进。抬头,他俏皮一笑:“是,傅先生。”

将行李箱的衣服一件件拿,挂进主卧的衣帽间,他的衣服移左边,的占据右边盘,拨了拨,一一整理。退一点点,着他的衣服与的亲密并列在一,嘴角微微翘。

换了新的被套床单,嗅着床单淡淡的洗衣的清香,仿佛带着一点他身的味,忍不住在床打滚,头埋进枕头,深深深深呼吸。

“你在干吗?”他洗了澡,讶异着的怪异姿势。

弹,嘻嘻笑:“什!我洗澡!”一溜烟跑浴室。

洗完澡,擦着湿漉漉的头走露台,已经了立夏,气候渐渐回暖,夜晚的风微凉但是不冷。临近月中,夜空中一轮圆月,月色盈盈照在河面,映着波光粼粼,偶有货船从江面驶,汽笛呜鸣声响,又很快远。公寓远离闹市区,很安静,有连绵闪耀的霓虹灯,因此的月色,无比静。

的月色,忽喝酒。

翻了翻冰箱,哇哦,有啤酒!取两罐,书房找他,晃了晃手中的啤酒:“十二,我喝酒,你不陪我喝一杯?”

他正在阅读邮箱的一份工报告,了眼屏幕繁杂的数据,又了眼明媚的笑脸与手中的酒,他站,一边说:“晚的喝什酒。”一边已经抢手中的啤酒罐。

笑在他背做了鬼脸。

啤酒微微苦涩,阮阮其实不是特别喜欢,喜欢口感纯正朴实的米酒。

喝了口啤酒,咋了咋舌:“念风妈妈的手工米酒哦。”

傅西洲仰头喝一口酒,才慢悠悠说:“不贪。”

“是!”力点头,与他的酒罐碰了碰:“干杯,月色!”

他失笑着摇头。

一罐啤酒很快就喝完了,阮阮兴致高,又跑取,冰箱剩的几罐全抱了。傅西洲曾见碗喝米酒,知的酒量着呢,懒管。

喝酒脸,几罐啤酒肚,脸色就酡红一片,其实醉,却一副醉眼蒙眬的憨态。将腿盘,任身体缩在柔软的单人沙,裹着毯子,歪着头他,他絮絮叨叨说着:“我五岁的候,爸爸妈妈空难世,外公将我接阮,他是我很,在吃穿度从给我最的,但他很忙,不完的,老是加班、差,周末经常不在,一礼拜跟他吃两顿饭,就很不错了。更别说同你聊、谈。”

“我从就由的保姆照顾,保姆,听命我舅妈。在阮,虽我外公一言九鼎,但生活的情,由我舅妈做主。不喜欢我,或者说,很讨厌我,从我一住进阮,就讨厌我。我不知我哪儿做错了。但我明白了,一人讨厌你,就跟喜欢你一,是有原因的……”

“十二,你知吗?我做梦拥有一真正属己的。不管我晚回,不掉鞋子翼翼走路,我,毫无顾忌怀笑,我难,不蒙着被子无声哭。”

“我呀,在面养花就花,我的屋子一年四季有花香。养一萨,萨你知吗?就是萨摩耶啦,微笑使。我有一次在公园有人在遛萨,真的爱呀!是我舅妈讨厌狗……”

“遇见你,关那,我希望面有你。”

“十二,谢谢你,愿意给我一。”

微眯着眼眸,平日清亮的眸子,此刻像是蒙了一层淡淡的雾气。露台有灯,有月色淡淡洒在身,像是笼着一层温柔的光晕。

傅西洲微微仰头,喝光最一点啤酒,他身:“很晚了,睡觉吧。”

他快步离露台,的话语与构造的那世界,太温柔,柔的月色,他怕己一不,便跌进那温柔的世界。

在他的记忆,关,永远有灰暗与冰冷,破旧的阁楼,厚重的窗帘不分昼夜放,狭窄昏暗的屋子,混杂着松节油的浓烈气味、廉价刺鼻的酒精味及母亲烂醉呕吐物的秽气。些气味,充斥着他的四季,弥漫着他的整年少光。

爱情,他说,是年少,他母亲脸颊永不离的纵横的眼泪,是母亲沉溺在酒精麻痹带的短暂虚幻,是母亲一日比一日的消瘦苍白,是悲剧命运的始,令人衰败,疯魔,坠落深渊,万劫不复。

他不相信,不需。

第五节目录+书签第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