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我多希望,我想念你的时候,你也正在想念我 第二节

乔嘉乐说他在凌走不容易,外人不轻巧一句话,些年的艰辛与疲累,终究人饮水。

他关掉电脑,离办公室。

他的车子往的方向半路,忽调头,往反方向驶。

一,他的车停在近郊的一栋建筑外。栋建筑很年了,由一废弃的旧厂房改建,灰白色的外墙,因岁月侵蚀,墙灰剥落,每夏,爬山虎肆意爬满了墙壁,衬楼房凉森。

他熄掉车灯,静静坐在车内,望着几米外的铁门,昏黄的路灯光影打在铁门边那陈旧的牌匾,面的字迹半明半暗,那几字,不仔细辨认,他闭着眼睛描绘它的轮廓。从十四岁那年一次,便刻骨铭——莲城精神病医院。

他车,铁门旁边的屋子登记。负责登记的人依旧是十几年前的那一,年身强力壮的中年男人,被岁月侵蚀厉害,今老态龙钟,微勾着背,笑脸满是皱褶:“傅先生,久不见了。”他态度蔼跟他打招呼,语气亲切老友。

傅西洲淡淡点了头,脸有着不易察觉的厌恶,男人,概早已忘记,年前,他是怎凶恶待一十四岁的少年,阻止他进入,甚至仗着体力优势,他动粗。

医院建筑虽陈旧,但院子的绿化却是做极,走长长的花园径,便是病房区域。他刚进厅,便见两护士从护士站跑了,有护士概正在吃饭,嘴咀嚼着食物,一边吞咽一边骂骂咧咧说:“405,真是一安分的!属狗的吗?怎又咬人……”“哎哟,就该关,不让活动!”两人匆匆往病房区跑。

傅西洲脚步一顿。他走病房公共活动区,那正乱哄哄的一团糟,尖叫声、哭泣声、叫喊声、欢笑声、护士的训斥声,及电视的声音……惨白的灯光照着一群姿态各异的病人,他站在外围着,像一荒诞的话剧。

人群中,两护士强力架着的那人,卷凌乱,遮盖住半张面孔,的嘴角,有殷红的血迹流淌,俯视着蹲在捂着脖子的一女人,嘴角露胜利般的微笑,那笑容诡异令人惊。

蹲在的女人忽跳,朝猛扑,护士惊叫一声,拉着退,却借势抬脚,疯狂踹向人。

“疯了,疯了!”护士尖叫,其中一护士赶紧跑拉另一。围观的病人,有人喊着“加油”,有人鼓掌,有人吹着口哨。场面一团混乱。

傅西洲走,将双脚在乱蹬的卷女子箍住。

“嘉琪……”他的声音宛叹息般,轻轻响在耳边。

的疯狂在一声叹息,忽就停了。

先前架着的护士,赶紧从口袋掏针筒,扎在的手臂。

抬头望着他的眼,缓缓、缓缓,闭。身子一软,倒在他的怀。

“麻烦你请谢医生一趟。”他偏头护士说,将抱回了房间。

镇定剂使陷入了沉睡,躺在床,却无法舒适伸展身体,是将己蜷缩一团,眉头紧皱,脸色苍白,唯一的色泽,是嘴角残留的别人的血迹。

他取纸巾,拭嘴角的血迹。

“傅先生。”

他转身,向人微微颔首:“你,谢医生。”

谢医生了眼床的乔嘉琪,轻轻叹:“从次吞药,情绪就变特别不稳定,状态越越差,每晚病人一活动,总是与人生冲突,厮打、咬人、歇斯底。”顿了顿,说:“傅先生,就算你今不,我正打算通知你一趟,乔姐状态,,我将暂隔离了,药物控制。”

他默片刻,轻声说:“麻烦你了。”

“傅先生,我知你忙,但果,请。”谢医生说完,转身离。

傅西洲走窗边,将窗户打,初夏的夜风吹进,稍稍吹散病房的抑闷。医院的窗户是往内的,了防止病人砸碎玻璃跳,在玻璃窗外,又加固了一层铁栏杆。明明是医院的病房,却更像是监狱。

他转头,了眼沉睡的乔嘉琪,说,,确确实实是监狱,且是一生的禁锢。

他闭了闭眼,仿佛又年前,他跟走在医院昏暗的走廊,一路走,一路听从病房传的各古怪惊悚的声音,拉了拉他的衣袖,一向无所畏惧的手指竟微微抖,低低说,西洲,果让我一辈子住在的方,我宁肯死。

我宁肯死……

从就是高气傲的女孩子,漂亮、优秀,围在身边的男生甚,却唯独他肯几眼。不,不止是几眼,的眼中有他。甚至了他,不惜装疯卖傻,名正言顺进入精神病院,让他跟随着混进,一眼住在面的母亲。

那年他的母亲被关在,他无数次,被登记处的人阻在门外,他知是傅夫人的报复,使了手段阻止他母子见面,他愤怒,十四岁的少年,人微力薄,除了愤恨,别无他法。

乔嘉琪就了那装疯的法子,十四岁的少女,是爱又面子的,却统统抛却。格娴静,知是怎让己做一副疯疯癫癫歇斯底的子的,了逼真,弄了具,嘴不停吐泡沫,手脚抽搐,像羊癫疯一,逼真连他觉不像是在做戏。

年前的一场戏,一句话,料却一语谶。命运有候真的很荒诞,很残忍。

傅西洲回,已是深夜十二点。

打门,他有片刻的怔忪,屋子有灯光,暖黄的一角。

他才忽意识,,已经不是他一人居住。

阮阮蜷在沙睡着了,身有盖东西,怀抱了抱枕,的头靠在沙扶手,落台灯暖黄的光晕打在的脸,在长长的睫毛投一片影。

他在身边轻轻坐,侧头着。不知做了什梦,嘴角微微嘟,似是有点不。他弯腰,将抱,刚碰触,睫毛一颤,缓缓睁眼,有一瞬的迷茫,随即他一笑,声音娇娇软软的:“你回啦。”随即伸手圈住他的腰。

“嗯,你怎不床睡。”他抱着,往卧室走。台阶,他瞟了眼餐桌,现桌子摆着很菜,整条未动的红烧鱼,蒜蓉西兰花,有盖着盖子的汤盅,及两副碗筷。

他皱了皱眉:“你有吃晚饭?”

阮阮往他怀贴了贴:“嗯,我一直等你嘛,你手机打不通,我书着着就睡着了……”

“我手机电了。,不等我吃晚餐,我阵子公司很忙。”他说。

咕哝:“真讨厌,你跟外公一,有忙不完的工,完了的应酬……”

他听着,觉就像需人陪伴的孩子式的抱怨,比他了八岁,在他眼,不就是孩。

他帮盖被子,轻拍了一的头:“睡吧。”

伸手拉住他:“晚了,你书房工吗?不准!”

他失笑:“我洗澡!”

才满意放他:“快,我等你一睡哦!”

等他洗漱完毕,却现又睡着了,侧着他的那一边,嘴角弯微微的弧度。他放轻动床,刚躺,却忽“唰”睁眼,清亮眸中盛着浓浓的笑意,两人面面,离极近,忽的睁眼,令他一惊。他似乎被吓的模,忍不住“扑哧”笑声:“笨蛋,骗你的啦!我说等你的嘛!”

他愣愣的,有点跟不的节奏,有点微微不适应。从,他就一直活在严谨中,的俏皮,与他的清冷,实在是迥异的世界。

见他沉默着皱眉,阮阮微微慌,抱着他的手臂声说:“十二,你真被我吓啦?不哦,我跟你玩笑已。”

声音越说越低,傅西洲一酸,他叹口气,伸手揽:“阮阮,我有生气,我知你是跟我玩笑,我是……有点不适应。”顿了顿,他说:“且,的情,你不说不,知吗?”比他带给的伤害,句不,他,实在太沉重。

阮阮舒了一口气,翻身趴在他身,伸手抚他皱着的眉头,手指轻轻抚,似乎那些褶皱波纹一一抚平:“十二,你知不知,你有爱皱眉头!我听人说哦,爱皱眉的人老很快的!你,你本就比我几岁,再老快的话,等两年,我是青春少女,你就变中年叔了哼!”

“扑哧——”任凭傅西洲冷清的人,在听那句“我是青春少女”,忍不住笑声,丫头,真是……

(本章未完)

第一节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