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我多希望,我想念你的时候,你也正在想念我 第三节

忽什,阮阮又口:“十二,我始找工了,我给那花卉培育基投了简历,不那方蛮远的,果那班了,就不回做晚饭了。”

傅西洲轻轻“嗯”了声,说:“你己喜欢就。”他闭眼,不再说话,是真的有点疲惫了,但先前凝重的情,却被阮阮的俏皮嬉闹渐渐冲淡。连他己有觉,沉入睡眠,他不再紧蹙着眉,嘴角微微扬。

等了几,阮阮投的简历石沉海,其实在意料中,那花卉培育基最近并有招聘,因,所才投试试的。不急,一边修改毕业论文,有空就泡在招聘网站四处转悠,专业,口的工不少,比园艺设计、画图、预算员等等,但更爱跟子与花花草草打。

在网泡了几,真有意外收获,莲城郊外有一刚辟不久的有机农场在招人。今食品安全隐患,绿色的米蔬菜令市人趋若鹜,因此国内的有机农场越越。阮阮的有机农场不是莲城一,但面积却是最辽阔的,不仅植蔬菜、米,有鲜花培育基。

阮阮即就投了一份简历。面试电话二就打了,通知的是男人,声音很听,很细致告诉前往的路线,那方很远,有直达车,需换乘两趟公车,再步行十几分钟。

阮阮花了快两,才找那方。接待的就是电话那声音的主人,就是有机农场的农场主,叫齐靖。阮阮微微惊讶,他年轻!更令惊讶的是,他竟是的同校师兄!年刚从宁城农研究生毕业。划农场的片,有三分一是他己的,其他三分二由他承租。他做有机农场,一半是中行业的市场潜力,一半,是情怀。他是在郊区长的,吃的米与蔬菜,是父母亲的,绿色,。他怀念候的味。

阮阮他的情怀所动容,虽他给的待遇一般,但毫不犹豫就签了工合同,负责鲜花、绿植的培育工。许是从衣食无忧,让钱财有太的野,工资养活己即,真喜欢做的才最重。

齐靖带参观农场,虽才始久,但已像模像,蔬菜一片绿油油,长势极。农场的工人,是齐靖的亲戚,或者邻居,他了一辈子的菜,应手。农场不远处,伫立着一些平房,红墙黑瓦,那就是他的了。

本齐靖求阮阮住在农场的,但显是不的,拒绝了。说,己有车,班方便。

那辆4S店送就一直放在停车场从未的车,摇了摇头,在农场班,那的车,不合适。那是一辆白色宝马,最新款,傅凌送给的结婚礼物。换辆车了。

回市区,打车傅西洲公司楼,打他的手机,却一直人接。转打办公室的座机,姚接的,说傅总在。

一吃晚餐庆祝找工的打算,罢。刚挂掉电话,风菱的电话就打了进,约一吃晚餐。

两人约在风菱校外面的一餐厅,的腊味煲仔饭百吃不厌。

一落座,阮阮就哼:“风设计师,风忙人,您终我了吗!”风菱刚进了莲城最的服装公司,忙不,阮阮约几次,推几次。

“啧啧,瞧你怨妇般的委屈。”风菱伸手捏了捏的脸。

阮阮捏回:“啧啧,瞧你脸,瘦形了,有黑眼圈,叮,你又在熬夜吧!”

风菱云淡风轻说:“习惯了,刚进公司,压力有点。”

阮阮哼:“抽你老板,压榨员工!”

风菱忍不住笑了,端茶杯,与阮阮的碰了碰:“今晚赶设计图,就不喝酒了,茶代酒,祝贺你找喜欢的工。”

阮阮眨眨眼:“祝你早日顶级设计师,压榨老板!”

风菱问:“你怎?”

阮阮微愣,随即反应,说:“挺啊。”

风菱盯着了几秒,像是从神色什端倪,但见神色淡,不像撒谎的子,才稍微放,轻说:“有什情,告诉我。”

傅西洲初从婚礼消失的原因,问阮阮,说是他妈妈临了,具体是什情阮阮细说,有追问。在,什原因并不重了,阮阮傻姑娘,意那坚定,桩婚姻,无论何继续的。除了疼,什不做。

有再继续话题,饭很快送了,阮阮低头深呼吸,赞:“依旧此诱惑啊!”

风菱笑着,依旧是孩子呢,竟就结婚了。其实知阮阮结婚,少是有点怅的,阮阮比了一岁,又因格单纯,总阮阮孩般照顾着。

正吃着饭,旁边桌忽响孩子的哭声,阮阮侧头望,相邻的餐桌坐了一双胞胎,三岁左右的男孩子,他的妈妈概了洗手间,眨眼的工夫,两兄弟就打了。一握着勺子哭,嘴的饭菜漏了,一咧嘴意笑,指着哭的那声说“哈哈,你漏饭,羞死啦”!哭的那哭更厉害了,扬手就将勺子砸。

阮阮侧身,一将勺子截住,扯餐巾纸,帮哭鼻子的伙擦掉眼泪与嘴巴挂着的饭菜。伙着忽冒的人,连哭忘记了,奇瞪着,嘴巴一抽一抽。

阮阮扫了眼两孩子,问:“你谁是哥哥?”

笑的那孩子指了指哭的伙:“他!”

“你是哥哥,怎被弟弟欺负呢?就算被欺负了,男子汉,不轻易掉眼泪哦!”温声说着,“有哦,你既是哥哥,怎拿勺子砸弟弟呢!”

又着弟弟,板着脸说:“有你,孔融让梨的故你听有?人懂呀,你却欺负哥哥,笑话他,坏蛋!”

伙被说一愣一愣的,睁着圆圆的眼睛瞪着。

风菱“扑哧”一笑,说:“阮妈妈,朋友被你吓着了。”

,双胞胎的妈妈回了,阮阮,是一愣,风菱赶紧给解释了怎回,女人立即阮阮谢。

阮阮在包摸了摸,翻了两颗糖果,递给了双胞胎,又摸了摸他的脑袋:“兄弟睦相处哦!”

风菱着一脸的母爱泛滥,打趣说:“喜欢孩啊,赶紧己生一呗!”

晚回阮阮插曲讲给傅西洲听,末了似不经意说:“十二,我生孩子吧。”

傅西洲瞬间就沉默了。阮阮立即哈哈笑着说:“我玩笑的呢,我刚毕业,才不早就做妈妈呢,不由!”

是真的动生一孩子的思的,一女孩儿,眉眼像他,脾气像。一,就觉。

但此刻他表情,就知,己猜测错,他从未件。

傅西洲扯了扯嘴角,顺着的话说:“嗯,你,己是孩子。”

阮阮转移了话题:“了,爷爷送给我的那辆车,实在是太招摇了,我不,退掉吗?换一辆便宜点的吧。”

傅西洲瞪了一眼:“你结婚礼物退掉,他估计生气了。我再帮你买一辆吧,你喜欢什的?”

阮阮说:“农场有一段路不太走,叮说铃木有款越野不错,很适合乡间路,我查资料,外形与价格,不错。”

傅西洲点点头:“你型号与颜色告诉我,我让林秘书帮你办。”

阮阮拒绝:“不,我你陪我买,不嘛?”抱着他的手臂,摇了摇。

“你真是孩啊。”傅西洲无奈摇头。

周末,他陪买车。

阮阮在深蓝色与白色间犹豫不定,问傅西洲哪更,他笑着的目光停留在白色面一些,伸手一指,“白色吧。”

阮阮笑:“你觉白色更适合我吧?”

付款,阮阮掏己的卡,己买单,些年外公给的零花钱啊、年的压岁钱啊、生日礼金类,怎动,更何况,结婚外公除了送了一套房子给了一笔现金。

傅西洲按住的手,挑眉:“傅太太,你是干什?”说着将的卡塞回,果断付款:“送给你的入职礼物。”

阮阮坚持,忽,在一久,似乎是他送给的一份礼物。

明明是件的,不知怎的,却有点感伤。

正式班前,阮阮先回了校办理毕业手续。领了毕业证书,又拍了集体照,一顿散伙饭,算

(本章未完)

第二节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