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我多希望,我想念你的时候,你也正在想念我 第五节

乔嘉乐那候正跟朋友在外面吃饭,饭吃完,丢句“抱歉,急先走”便跑路边拦租车。

莲城与海城相邻,离近,走高速,一就了。现在病房,林秘书十分惊讶,“乔姐,你怎了?”

乔嘉乐回答他,着病床打着点滴睡着了的傅西洲,问:“我西洲哥怎了?”

林秘书说:“暂有碍,需住院观察两。”

乔嘉乐点点头:“林秘书,你忙吧,我照顾。”

林秘书稍稍犹豫了,他是知乔嘉乐与傅西洲的关系的,他不算陌生,乔嘉乐四年的费与生活费,是他一手操办的。是,傅西洲虽在生活一直照顾,与却不算特别亲近,留照顾他,合适吗?傅西洲忽病倒,次谈的情,就由他负责了,他确实忙。

他了,说:“你有傅太太的电话吗?你打电话给吧,让照顾傅总。”

乔嘉乐说:“。有的,我立即就联系。”

林秘书才放离。

乔嘉乐了眼病床的傅西洲,取他的外套,翻了翻,在口袋找了他的手机,划,屏幕无数未接电,在姓名显示“顾阮阮”,嘴角扯一抹嘲讽的笑。

握着手机,走外面,回拨那号码。

刚拨通,那端就接了,焦急的声音传:“十二,你怎……”

“你,请问是傅西洲先生的人吗?是海城一医院,傅先生因胃血住院了,请你立即一趟。”乔嘉乐一板一眼说完,不顾那端阮阮在说话,便挂了电话。

,将通话记录与阮阮的未接电记录全部删除。

阮阮握着手机,愣了几秒,抓包与车钥匙,跑了门。

了车,引擎动了几次有功,现己的手在微微抖,右手握住己的左手,深呼吸,告诉己,阮阮,冷静点,冷静点。

车子终了,候已是晚十点,路通畅,将车飞快,了一一刻钟就了医院。

急匆匆跑向住院部。

傅西洲住在三楼,窗户正着楼花园,乔嘉乐站在窗边,着灯影那身影越越近。勾了勾嘴角,伸两手指头,两分钟,从楼走三楼间病房,概两分钟。

转身,走病床边,坐,微微俯身。

阮阮一路跑着三楼,站在楼梯口,停,喘了喘气,走咨询台问傅西洲的病房号。

答案,左转,往312走。

病房的门虚掩着,他一定是打着针睡着了,虽着急,却克制着冲进的冲动,轻轻推门,门才了一点点,的手却猛僵住,怀疑是己眼花,是幻觉,闭了闭眼,再缓缓睁,那画面,却依旧变。

病床,他正躺着,他的身,趴着一女人,长长的卷垂落,露右边一半的脸孔,的嘴,覆在他的嘴,他的手,正揽着的腰……

阮阮睁眼睛,怔怔着一幕,一刻,仿佛被人点了一般,一动不动。

那女人的面孔,似乎在哪儿见?

哦,了,那些照片……

身体一颤,仿佛被针狠狠扎了,全身的感知与血,统统回神。

屏住呼吸,僵硬转身。

不知己是怎离的,又是怎的楼,穿花园,走了住院部,一路飘了医院外面,不辨方向,是麻木往前走,有一声音,离,离,离……

“砰——”

“哧——”

摩托车急刹车的声音与身体被撞倒落的声响混淆在一,划破了夜色。

剧烈的疼痛感令游魂般的清醒,先是茫抬头了,是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街,深夜街灯闪烁,己正躺倒在路边,有人围拢。

“你怎走路的呀?不红绿灯的吗!”摩托车主人骂骂咧咧走,“真倒霉!”

是车行灯了,他正转弯,忽一人从拐角处飘,他避已经不及了。

“喂,你吗?伤哪儿了?”车主蹲在阮阮身边,见一直躺在,一声不吭,忽就慌了神。

“喂!你说话呀!伤哪儿,我送你医院。”他扶,伸手,又有点犹豫。

阮阮仿佛有听一般,眼泪哗啦啦往掉,喷涌的泉。身痛,剧烈的痛,但更痛,痛快不呼吸,说不一句话。

摩托车主更慌了,咒骂,真是倒霉!

不说话,他不敢贸搀扶,围观的人越越,他不就走掉。

良久。

带着哽咽的声音响:“你走吧……走吧……”

车主疑惑望着:“让我走?”

阮阮流着泪点头,声音清晰了几分:“我,你走吧。”

车主蒙赦,声围观人群说:“是让我走的啊!”说完,骑着车,一溜烟走了。

有的女孩子蹲身,将阮阮扶,了眼流血不止的腿,说:“姐,你的伤挺重的,前面就有医院,我送你吧。”

“不!”阮阮忽挣,尖叫。

女孩子被的反应吓着了,迅速退。

阮阮晃了晃神,歉意说:“不,谢谢你,不不了,我叫我朋友。”

摸了摸口袋,却,手机放在车了。

叫住正准备离的女孩儿,“不意思,借你的手机吗?”

按了风菱的电话号码,却又一一删除数字,忽,是海城,风菱不在。

海城,哥哥……

又按了一串号码,那端很快就接,听顾恒止的声音,刚止住的眼泪,又扑簌扑簌往落。

“哥哥……”

第四节目录+书签第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