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我从未到过的地方,是你心上 第三节

“真的有?”傅西洲重复问。

“有。”他平静说。

傅西洲挂掉电话,望着眼前的车,是的吉姆尼,了医院,又离了。

生了什?

他转身等候的林秘书说:“回病房。”

林秘书松了口气,连连点头。他一早就赶了医院,傅西洲午打完针,就立即让他办院手续,医生劝阻,他不听,坚持回莲城。

林秘书着他脸色苍白,眼角青黑,概是一夜有休息,又生着病,再强的人熬不住吧。他虽担忧他,但知劝阻无,车送他回莲城。结果在停车场,他现了阮阮的车。

傅西洲走三楼服务台,问护士:“昨晚是不是有人探312房?”

值的护士是换班的,给昨晚值的同打电话,接通电话递给了傅西洲。

“312房吗?我……哦,记了,是年轻的姐,问我房间号的候很急切,是,一儿,就离了,走急匆匆的,那候我正厕所,跟撞了,我神色不太劲,失魂落魄的子,我问了一句有有,像听一,走了……”那护士在电话絮絮叨叨说很详细。

失魂落魄的子?

在病房了什?

傅西洲蹙着眉,忽了什。

乔嘉乐……

他转头吩咐林秘书:“打听一顾恒止在海城的住址在哪。”

林秘书讶异:“JY俱乐部的顾总?”

顾恒止的JY俱乐部在莲城很有名,俱乐部名涵盖了高尔夫球场、马场、保龄球馆、员制餐厅、酒吧、容所等等,总一句话,做的就是有钱人的生意。林秘书有候接待客户,就安排在JY俱乐部。听说,JY新近在海城刚立了分公司。

傅西洲点头:“嗯。”顿了顿,补充了句,“他是我太太的堂哥。”阮阮跟他提,顾恒止海城立公司的情。

傅西洲并不相信顾恒止的话,他摸了摸鼻梁,顾恒止的拳头曾毫不留情挥在他的脸。阮阮在海城并有朋友,唯一找的,就是顾恒止。他确信,在海城,且一定跟顾恒止在一,因通电话,顾恒止的声音并有惊讶与担忧。

他不知底了什,必是令误伤的情,才让落荒逃。他一直觉懂,忍,前觉的子很,有负担。此刻却觉,太忍耐,并非一件。有候亲眼所见,并不是真实的。他倒宁肯站在己面前,咄咄质问。

他揉了揉眉,有点疲惫,身体不太舒服,又一夜未睡。知在海城,有什,总算稍稍安。至的误,总解释清楚的。

他回病房补眠,等林秘书的消息。

门铃声阮阮吵醒,是顾恒止复返,打门,愣住。

“阮阮,你果在……”傅西洲说着,轻轻舒了口气。

着他,他的脸色微微苍白,眼周有青黑,神色疲惫,生病令他很脆弱。从未见他子。阮阮觉己真的很息,竟又忍不住他疼。转瞬,又病房那画面,一痛,抬手就关门。

傅西洲抵住门,顺势拥住,走了进。他见房间有一张床,他皱了皱眉。

阮阮猛甩他的手,仿佛躲避病毒一般往退,不撞在了餐桌,碰触伤口,钻的疼痛令忍不住叫声。

“撞了?我。”他蹲身,抓住闪躲的脚,撩的睡裤,缠着白纱布的伤口赫显露,他震惊抬头望:“你受伤了?什候……”他像是什,神色一僵,缓缓身。

正别头,他忽瞥见了脸的异,伸手,拨凌乱的丝,脸颊被头掩盖住的擦伤触目惊。

他他婚礼那晚,受了伤。不问,一次,肯定又是因他伤。

“阮阮……”他手指缓缓抚的伤痕,却被躲,踮着脚走门边,打门,冷声说:“请你走。”

傅西洲叹了口气:“我知你我的病房,我不知你底了什,但是误。”

误?阮阮觉笑,己亲眼所见,是误?

“那晚,你了乔嘉乐在我病房,吧?”

噢,那女人叫乔嘉乐。阮阮着他,很,至少他有否认那女人的存在。

傅西洲说:“我压根就不知了,我有通知,那晚正打电话给林秘书,才知我住院的情。”

“我打着针,一直是昏睡的,十二点才醒,,我很惊讶,我直接让离了。”

“所,在那前,生了什情,我一点不知情。”

阮阮一怔,那候他打着针睡着了,那,是在吻他?他的手明明挽在的腰……

傅西洲见阮阮神色松动,继续解释:“有,我乔嘉乐是妹妹一,并不是你的那。”

是吗?真的是吗?那些照片,在他结婚的,他却抱着那女人焦急走在医院。

咬着,不做声。

傅西洲的腿伤,站久了肯定很难受,走将强势抱,放沙,顺势将揽在怀。

“你放我!”阮阮挣他的怀抱,他却压根不给机,拥抱更紧了。气极,抬手肘狠狠撞他。

“啊!”痛呼声响在耳边,他终松,弯腰倒在了沙。

阮阮他痛苦的模,才,他在病中,刚刚不撞了他的胃。

有点悔己手太重了,疼底战胜了生气,赶紧凑他:“你不紧……”

未完的话,被他堵在了嘴。

漫长的一吻。

他放,仰头望着,微微一笑。

阮阮立即反应,己被骗了!推他身,却被他箍住腰,稍一力,便又趴在了他身,听他在耳边说:“阮阮,我答应你,不再骗你。我人呢,许并不是什人,但唯有一点,我从是说话算话。”

第二节目录+书签第四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