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我从未到过的地方,是你心上 第四节

阮阮身体一僵。

他的意思是,他前所有的解释,句句是真话。他的声音轻轻的,却又句句有分量,直击。

“十二,我信你。”靠在他耳边,轻轻说。

我说的,你说,我就信你。

傅西洲轻轻舒了一口气:“我回。”

他给顾恒止打电话。

“顾先生,谢谢你照顾阮阮。”

顾恒止说:“换阮阮接电话。”

傅西洲说:“我午就回莲城,我照顾的,不担。”

顾恒止咬牙切齿:“让阮阮接电话。”

傅西洲说:“次我请你吃饭。”

,他挂了电话。

阮阮问他:“哥哥说什了?”

傅西洲说:“哦,他说让你养伤。”

阮阮他脸色不太,再次确定:“你真的院了?”

他点点头:“嗯,医生说休息就了。”

“少喝点酒,不,不再喝酒。”阮阮瞪他。“担死我了。”

“,少喝。”

“别吃辛辣食物。”

“,不吃。”

“真乖!”阮阮摸摸他的脸,赞。

他哭笑不,抓住的手,“走吧。”

傅西洲回医院办了院手续,回莲城。他的车让林秘书走,他阮阮的吉姆尼,打车门,的包与手机丢在副驾。

“阮阮。”

“嗯。”

“有什情,你直接问我,不瞎,吗?”

阮阮怔了怔,点头。

他动引擎,低声说:“我找了你很久……”

阮阮听清楚,问:“你刚刚说什?”

他俯身帮系安全带,说:“累的话就休息一儿,了叫你。”

车子了高速,阮阮见车窗外的路牌指示,“暮云镇”三字一闪,念一动,转头傅西洲说:“十二,我暮云吧。”

久了?

傅西洲坐在轮渡,在汽笛声中着脚往倒退的水花,深秋暮色的暮河依旧故,距他那清晨悄从离,已经四年了。

恍梦。

“十二,你年就是从那掉的。”阮阮指着不远处的石桥。

他了那座石桥,又侧头了,初的那场车祸,将他与牵连在一,不仅改变了他的命运,有别人的。

风母站在码头等他,一见阮阮就拉着的手说,瘦了瘦了。宛一久未见女儿的母亲。傅西洲就有那亲热了,虽带着笑,语气却淡生疏,“久不见了,傅先生。”

“风阿姨,您。叫我西洲就。”傅西洲年收留照顾的风母既有谢意又有愧疚,毕竟是他年不告别。

风的院子依旧年一,花草葱郁,蓝莓树果子正熟,仿佛光从未溜走。

晚饭风母准备很丰盛,傅西洲在病中,除了稀饭,什不吃。风母又给他特意煮了青菜粥。

饭,阮阮又跑厨房忙活了一阵子,将一保温水杯拿给坐在院子的傅西洲。

“是什?”他拧盖子,袅袅热气,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面。保温杯的水呈淡黄色,水面浮着红枣,有一块米黄色的东西。

“啊,叫‘焦二仙’茶,胃病特别。”阮阮说。

“焦二仙?”他挑了挑眉,他怎从有听茶?

“‘焦二仙’是一别称,其实就是炒焦黄的红枣与米,水冲泡,茶汤滋养胃,特别香甜哦,你试试。”阮阮一脸期待。

傅西洲喝一口,果口感很。“不错。”

阮阮放了:“我一次做,有点担着。”

“你的偏方?”

“呃,不是,我从书的。喜欢吗?我每给你做哦,调养你的胃。”阮阮说。

傅西洲喂喝了一口,说:“似乎挺费间的。”刚刚在厨房折腾了一阵子。

“不怕。”阮阮说。

第三节目录+书签第五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