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我从未到过的地方,是你心上 第六节

今,他活很嘛,依旧白皮白脸的,不见瘦,反胖了点。

阮阮正打量着阮皓,他正打量着身边的傅西洲。

“哈哈,位一定是我未曾谋面的妹夫咯!久仰久仰啊!”他夸张又轻浮笑,朝傅西洲伸手。

阮阮既讨厌又害怕他笑,的身体不易察觉微抖了。

傅西洲伸手与他握了握,淡淡颔首:“你。”

虽是一次见面,位,傅西洲倒是有所耳闻,传闻是阮皓不的风评。不务正业,花酒,胡非,一切纨绔子弟的劣根他身全部有。阮荣升的独子在五年前病逝,按说阮皓算是阮氏唯一的继承人,但阮荣升却一直有委重任给他,让他在蓝晶酒店做了楼层经理,两年前,他与酒店的一女服务生谈恋爱,那女人怀孕被他无情抛弃了,最闹了人命,那女人从蓝晶的顶楼一跃,一尸两命。件情闹挺,连累了蓝晶甚至整阮氏。阮荣升一怒,将他放逐非洲。

饭桌,陶娟笑容满面,又是给儿子夹菜,又是添水,不停说着,吃点。甚至阮阮,有了几分脸色,闲闲聊了几句。

阮荣升情不错,了瓶珍藏的红酒,三男人频频举杯。

陶娟见老爷子情,便顺势说:“爸,您,皓两年变懂了,是不是安排他进集团?”

阮荣升说:“今晚是宴,不谈公。”

陶娟却不死,难老爷子情不错,语气气,机不失,呵呵笑说:“我不是见您最近太累了嘛,着皓终回了,帮您分担一些。”

阮皓趁机说:“啊,爷爷,两年我跟着王经理在那边了不少。”

陶娟说:“爸,宁副总不是完年就退了吗,您……”

“啪!”阮荣升将筷子重重搁在桌子,瞟了眼陶娟,又瞟了眼阮皓,哼:“别你将消息隐瞒死死的,我就不知他在非洲干了些什!懂了?平均两月警察局报一次,叫懂了?”

陶娟脸色一变。

阮皓倒是神色未变,端酒杯喝了一口酒。

餐桌一沉默。

良久,阮荣升喝了口酒,脸色稍缓,恨铁不钢叹:“娟,你儿子集团做副总,差远呢!”

陶娟沉默了一,忽望向面的傅西洲,说:“爸,我阮氏在凌不是有股份,不,让皓凌?跟西洲习习啊。”

傅西洲的身形一顿,皱了皱眉。

阮皓笑嘻嘻说:“听说妹夫做生意很厉害的,我真一呢,妹夫,你不不欢迎我吧?”

傅西洲说话,阮荣升再次重重放酒杯:“安静吃顿饭不!”他冷着脸,身离。

陶娟脸色难走了。

接着阮皓离了座位。

傅西洲偏头问阮阮:“吃饱了吗?”

阮阮点点头。哪有情吃饭。

在阮宅又待了一,打算离,他书房跟阮荣升告辞,刚走二楼,就听从书房传陶娟带着怒意的高声。

“爸,您是不是太偏了?您别忘记,皓才是您的孙子,他姓阮,他才是阮氏真正的继承人!”

“啪”的一声巨响,有什东西被摔碎在。

阮荣升吼:“你给我!”

接着,陶娟怒气冲冲走,门外的阮阮与傅西洲,狠狠瞪着他,那眼神,仿佛见仇敌一般,带着浓浓怒气与恨意。

从阮阮身边走,故意恶狠狠撞了,差点将撞倒。

傅西洲扶住,“吧?”

阮阮摇头。

等了一,才走进书房,瞟了眼破裂的茶杯,轻声说:“外公,我走了。”

阮荣升铁青的脸色在见,稍微缓了点,他点点头:“嗯,路注意安全。”阮阮转身他又叫住:“了丫头,快年了。今年除夕,边吧。”

阮阮抬头望了眼傅西洲,见他有反,便点头答应了。

其实阮阮更跟傅西洲两人在一守岁,不管是傅,是阮,有不喜欢的人。但年了,一直是陪在外公身边年,实在不忍老人失望。

元旦新年一,农历新年很快就紧随至。虽不在年,但阮阮是置办了很年货,糖果干果等,甚至买了春联,贴在门槛。又拉着风菱逛商场,给风母与风声买了新年礼物,给傅的人与外公各买了礼物。最逛男士精品区,给傅西洲买了羊绒衫与新内衣,又挑了一青金石镶银的袖扣,虽不白金的金贵,但那青金石颜色特别,造型别致。连风菱设计师了啧啧称赞。

是跟他在一的一春节,很重,很期待。跟他一零点守岁,焰火表演,问他讨压岁钱,一迎接新一岁的,拍一张合影。一定有很春节一,记录,他在一共度的每一年岁。

,在阮刚吃完年夜饭,他就被一通电话叫走,电话是从他母亲的疗养院打的,说是他母亲忽病。

阮阮一,却被他拒绝了。

“情况有点乱,你留在陪外公。”他脸浮担忧,急匆匆走了。

阮阮站在二楼,着他的车离,本的情,一子变黯。知他母亲病意味着什,他许是怕见母亲的怕子。他是一人啊,什将推呢?

,经久,他已经在一点点接纳,很刻,分明感受他的关,他的笑容,他的温暖,甚至他的的宠爱。,己已经一点点靠近了他的,离他的门再近,却终究,有一步遥啊。

那是十分重的一步,那,他竖了一面坚固的墙,推不倒,终无法跨越。

人,是世最难揣测的东西。

那被他推在门外的难与无力感,久违,将击中。

我从未的方,原是你。

零点的钟声响,他是有回。

窗外的焰火声此彼伏,阮阮站在露台,仰头望着夜空中那些璀璨的星火,久久仰着头,却是无法阻止势汹汹的眼泪。

第五节目录+书签第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