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明知爱令人伤筋动骨,可我们还是前仆后继 第三节

林芝律师说,是推的姜淑宁,与傅西洲无关,愿意承担所有的果,唯一的求就是,不牵涉儿子。

律师说,故意伤人罪判是坐牢的!

神色坚决,说,我不怕,我儿子。那一刻,清醒无比,坚定无比,做了一全母亲做的选择。

不知怎回,先前一口咬定是林芝与傅西洲一将姜淑宁推落的司机,最竟改口说,己见林芝与傅夫人动手,将推楼梯。

二午,傅西洲被放,他有回,是了傅嵘的画廊。虽他不见他,唯一帮母亲的,有他了。

傅嵘一脸疲惫,必傅闹翻覆了。他傅西洲说:“我办法的。”

二,律师就告诉他,他了一办法,免除他母亲的牢狱灾。他说帮林芝申请精神失常患者,一精神失常的人在争执间是无法控制住己的情绪与动的。林芝一直在服安眠药物,医生,些是证据。法律酌情审判,再申请送精神疗养院,住一段间,病情痊愈由接即。

年十四岁的他就算再早熟懂,是一半的孩子,并有那深谋远虑,更何况他母亲急、担忧,考虑不了太。

林芝被送精神病院前,傅西洲在法庭见清醒的最一面,很短暂的一面,摸了摸他的脸,安抚着他说,妈妈很快就回,你照顾己,有情找你乔阿姨。

己很快就回,他很快回,一月了,两月了……他连母亲的面见不。始的候,他精神病院探望,每次,被拒绝入内。不管他何恳求,负责登记的工人员总是丢给他冷冰冰的两字——不行。

他无计施,画廊找傅嵘,他却国了,联系不人。前负责帮母亲辩护的律师,联系不了。

林芝被关进精神病院三月的某夜晚,傅西洲做了决定,找姜淑宁。决定他说,真的很难很难,他有办法。他坐了两趟车,又走了很远的路,才终站在傅的宅前,他望着占辽阔、灯火辉煌的屋子,泛一阵阵冷意。

世界就是此不公平,有人歌舞升平,有人生死不明。

他曾经听傅嵘提傅的老宅,知姜淑宁住在哪幢房子,他直接找,他并不确定是否在,又是否见己,试试。

他刚进门,便听从客厅有谈话声传,他听了母亲的名字,顿住脚步,屏住呼吸。

先前那声音继续说着:“姐,请放,医院那边安排了,那孩子是不见他母亲的。至林芝那贱人,呵呵,医生说,精神状况越越差,辈子不从那了。”

哼!姜淑宁冷哼:“那贱人,总算有今!我真是恨不将千刀万剐!”

男人说:“其实变子,比死了惨。”

姜淑宁意笑:“活该!跟我斗,真是不知高厚!我就知,了保儿子,主动承担一切。哈哈,其实压根就是我己故意摔的,有证据吗?”

男人说:“姐,你是太冒险了点,幸伤不是很重。”

姜淑宁神色黯了黯,先前的意嚣张慢慢隐了,轻喃:“我伤不够重吗……了,那律师不有问题吧?”

男人说:“问题。”

“那就。哼,林芝,你半辈子就老实待在疯人院等死吧!”姜淑宁咬牙切齿,“惜,那杂被老爷子保了……”

傅西洲直至走傅宅远,才现己浑身在抖。

一刻,他才明白了所有的情,是由姜淑宁一手设计的。难怪从是高贵姿态的竟跟母亲打,特意挑他放的间。诉,再收买律师,假意辩护,将母亲送往精神病院,那是什方?再正常的人,每被药物折磨,疯被逼疯的啊!再阻止他探望母亲,生生将他母子分离。

将正常的人逼疯,再失儿子。才是最痛快的报复。

真狠!真怕!真残忍!

是,明知一切,十四岁的他却毫无办法反击。他忽明白了,父亲什国,必傅老爷子再次给了他二选一的机,他,再一次抛弃了母亲与他。

他咬牙,直将嘴咬了血,感觉不疼痛。他缓缓握拳,是在一刻,他在誓,己一定变强,强足保护保护的人。

傅西洲再见母亲,已是林芝被关在精神病院的四月。在无数次的被拒,乔嘉琪了一装疯混进医院的办法,他假装是的男朋友,跟了进。乔嘉琪在医院闹一场,值班的护围着,他趁乱溜进了病房区,一间间病房找,最在走廊尽头的病房,终见了那见的人。

是,却不认识他了。

真的疯了。

他几乎认不眼前的女人,那苍白,瘦皮包骨头,眼神呆滞。

他着,嘴角颤抖说不一句话。

他带离怕的狱般的方,他真的做了,他刚碰触母亲,便歇斯底尖叫,手脚并踢打他,他放,立即缩在房间角落将己团团抱住,惊恐着瑟瑟抖,嘴喃喃说着:“不,不,我不吃药,我不吃……”

傅西洲望着蜷缩一团的,良久,眼泪哗啦啦往落。

从,他几乎很少流泪,一次,却仿佛被人在眼眶倒了整片海的水一般,那那的眼泪。除了哭泣,他实在不知什宣泄他中的痛苦、难与愤怒。

在被闻声赶的护士拉病房,他擦干眼泪,己说:“不准哭,再不准哭。”

那,他再有流泪。

哪怕在的几年,生活再艰难,他有哭。哪怕有一次生病高烧不退,差点死掉,他有哭。

他的眼泪,在十四岁的那夜晚,仿佛全部流完,连同他底仅存的柔软部分,在那夜晚,在母亲凄厉的尖叫声与恐惧的颤抖中,一并流走。

他被迫一夜长,变坚硬、冷漠,像有,才让己变更强,才有足够的力量保护保护的人。

从那,他十八岁,他有再见母亲,在傅嵘面前,他有再提母亲。他依旧住在乔阿姨的房子,依旧接受着傅嵘在物质给予的一切。乔嘉琪曾经不解问他:“你明明那憎恨你的父亲,什接受他的金钱?”他淡淡说:“有活,才有机报仇。”

,报仇。在他,整傅,是他的仇敌。

很难熬的刻,是中的仇恨,支撑着他活的。

他知己人微力薄,知不知等何,才将己承受的所有痛苦一一击。

转机现在他十八岁的春。

他记,那晚着雨,深夜一点,有人将他从睡梦中叫醒,他打门,傅老爷子站在外面。

是他一次见傅凌,象中一,威严冷漠的模。

他他口的一句话是:“跟我医院,你哥了,需输血。”

他立即了,傅嵘是稀有的RH血型,他遗传了血型,必傅云深是。

,一阵冷意从脚底升,他冷笑了一声:“哥?哪儿的哥?”需他的候就承认他姓傅了?

他转身进屋,却在傅凌的一句话顿住脚步。他说:“我允许你探望你的母亲。”

他缓缓转身,直视着傅凌,冷声说:“除此外,我有两条件。”

傅凌一愣,但随即说:“你说。”

他说:“一,我回傅。二,毕业,我进傅氏工。”

第二节目录+书签第四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