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慕尔如星,愿守心一人 第三节

傅西洲不做声,牵着走另一条路,打算回酒店。

阮阮忽站住不动,傅西洲停,问:“怎了?”

阮阮拽着他手臂,整人贴在他身,仰头瞧着他,眼睛亮晶晶的,嘴角有笑意一点点扩,一字一句慢吞吞说:“十二,你、不、、是、在、吃、醋、吧?”

被识破的某人,微微一窘,,推,沉默着快步往前走。

阮阮中偷乐,脚步轻快跟。

二,他前往托斯卡纳。

托斯卡纳的田园风光极,它最精华的部分,在Vald''Orcia山谷那片,在最的旅行方式,是驱车驾。

车子缓慢行驶在寂静的公路,车窗外掠的田园风光,令阮阮有一瞬间觉己像是穿越了那部叫做《托斯卡纳艳阳》的电影。

五月的阳光,柔的滚石山丘,蜿蜒的丝柏路,童话色彩般的乡村,一切像梦境。

晚他住在一叫做Pienza的高山镇,旅馆是傅西洲先就预定的,一幢年代极久远的古堡,站在古堡,俯视整Vald''Orcia山谷。夕阳,寂静的山谷,宛一幅色彩斑斓意境悠远的油画。

阮阮爱极了。

晚餐他就在古堡的露餐厅吃,正宗的意餐。牛排与意面,有产托斯卡纳的醇正的红酒。

侍者说意利语,阮阮一句听不懂,傅西洲却答流。

前他刚抵达佛罗伦萨,阮阮听着他意利语与人谈,闪着崇拜的眼神着他:“哇,十二,你竟说意利语?”

傅西洲说:“半月前的,就几句日常语。”

阮阮更崇拜了,半月前的,竟就说流利!又涌淡淡的动容,他特意意利语,必是了次旅行。

Pienza的夜极静,高山镇有城市的霓虹闪烁,唯有星光静静俯视着夜色。饭,傅西洲牵着阮阮爬古堡的顶层阁楼,低矮的阁楼楼顶,有一块透明玻璃窗,星光从窗口倾泻,莹白的光照在陈旧的木板,仿佛的镁光灯打在舞台中央。

他拉着,席坐在那束星光中。

那的静谧,让阮阮有一错觉,恍惚回了年前的暮云古镇,他失了记忆,盛夏的夜,他是,坐在院子,静静仰望星空。

靠在他怀,仰头,指着遥远的星辰,一颗一颗数着,最,轻轻说:“十二,你,那颗星最亮,我觉它就像你。”

忽曾的一句话,慕尔星,愿守一人。愿与你从光乍破,走暮雪白头。

十二,我愿意,陪你在山涧田园,从清晨日落,从春光明媚,暮雪白头。

傅西洲望着夜空,有声,是拥更紧。

你错了,阮阮,你才是空中最亮的那颗星辰,照亮了我的暗夜。

五月初的乡间夜晚,是有点冷的。傅西洲担阮阮着凉,有待久,就回了房间。古堡生了壁炉,熊熊的火苗跳跃着,无比温暖。

阮阮贪恋晚餐喝的红酒,傅西洲打电话让侍者又了一瓶送,他就靠坐在火炉边喝酒。

炉火映着阮阮微红的脸,微眯着眼睛说:“十二,我真喜欢。就跟我梦中的一。”

“我啊,我在山间,拥有一幢玫瑰色的房子,覆着深色的屋瓦,屋顶落满白鸽,窗口盛着竺葵,每一房间有壁炉,冬的夜晚从不熄火。”轻声呢喃。

“嗯,再养一条狗。你说。”他微笑。

晃着脑袋,有点醉了,“是哦,再养一条萨。很是不是,像梦一……”

傅西洲夺手中的酒杯:“不再喝了,你醉了。”

阮阮不干,伸手抢酒杯,趴在他身晃头晃脑的:“我醉,再喝一口,就一口!”

傅西洲将酒杯送,弹的额头:“酒鬼!快睡觉,明我Montalo镇。”

二清晨,傅西洲被一通电话吵醒,通林秘书的电话,打破了他接的所有安排。

他挂掉电话,在窗边静静站了许久,走床边,轻轻拍醒沉睡中的阮阮,他歉意着:“赶紧,我马回国,我爷爷忽昏迷住院了。”

原定七的旅行,在四,被迫中断。午,他飞回国内。

傅西洲与阮阮赶医院,傅凌在昏迷中。

他是在水库边钓鱼,忽晕倒的。水库前,他有应酬,餐桌喝了几杯酒,午在水库边钓鱼,一坐就坐了很久,僵持着动,快黑,他身,刚站,就晕倒在。他倒十分钟,才被从车赶的秘书现。

是突脑溢血。

做了手术,人却一直昏迷不醒,毕竟年纪了。医生说,目前情况,很危险,让属做理准备。

医生的话一落,整凌集团炸了锅。

凌日化集团虽是由傅凌一手创立,但了扩规模与市,实行了股东制。目前,除了傅人手中的股份,有数位占据公司股份份额不低的股东。一旦傅凌,集团重新选任最高执行人,无疑是在持有最股份的傅云深与傅西洲间选择,些股东,有着投票决策权力,因此是他极力争取笼络的象。

刚进入凌,傅西洲的股份是远远不及傅云深的,但几年间,他数次给公司带了极的利益,奖励,傅凌陆续给了他一些,但是不及傅云深。让两人股份持平的关键点,是傅嵘持有的股份的转让。不知是因林芝母子的愧疚是他专横强势的姜淑宁的反抗,傅嵘将手中的股份生日礼物,送给了傅西洲。正是因此,年傅云深才在极度的愤怒怨恨,置傅西洲死,令他的车坠河。

傅西洲临窗站,望着落窗外明晃晃的阳光与脚的车水马龙,手中的烟蒂快燃尽头。

林秘书站在他身,向他汇报傅凌住院的两傅云深的动。

“在傅董从手术室昏迷着,那位就连夜拜访了除阮老外的其他几位股东。”林秘书说。

傅西洲声,点,在他的意料中,傅云深表面总是笑脸迎人温温的子,实际,底做,最是雷厉风行,计深沉。

傅西洲问:“他什态度?”

林秘书说:“有明面表态,毕竟傅董是暂昏迷……”

傅西洲沉吟不语。

林秘书接着说:“除阮老外,其他五位股东中,有两位跟傅云深走近,一位站在您边,有两位,一直中立。傅总,拉拢两位……”

傅西洲说:“打电话蓝晶,预订今晚的包厢。”

“。”林秘书应声了。

另一边,傅云深的办公室。

姜淑宁坐在沙,着面正慢悠悠泡着茶的儿子,忍不住蹙眉,说:“什候了,你有情泡茶?”

傅云深低着头,动不停,将泡的茶递给姜淑宁,嘴角挂着浅笑:“妈,尝尝,是今年刚的春茶。”

姜淑宁瞪了眼他,接茶杯,却不喝,盯着他问:“你底有有握?那几老伙怎意思?”

傅云深慢慢喝一口茶,才缓缓口:“那几老头,跟人精似的,你,在节骨眼,他轻易做决定吗?”

第二节目录+书签第四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