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慕尔如星,愿守心一人 第四节

姜淑宁沉吟,其实清楚,傅凌死呢,在观望中。

傅云深说:“妈,该做的我做了,现在,别急,等。”

姜淑宁说:“果换做前,我不急!哼,那野手中的股份现在跟你持平,本加我手中的那份,他赢不了你,哪他竟娶了阮那丫头!阮荣升手中的股份不比我少!”

傅云深了一眼,说:“你阮荣升那老狐狸,轻易将股份转给一外姓人吗?”

姜淑宁担忧说:“不管怎说,他算是一人了,更何况,阮荣升最疼爱的,就是那外孙女。”提高声音,“云深,你给我打十二分精神,节骨眼别掉轻!”

傅云深点头:“我知。”

集团风云暗涌,傅凌昏迷躺在ICU。傅嵘静静站在病床边,着昏迷中的父亲,脸浮现的,是真真切切的担忧。尽管一生,他被父亲的专制与霸控制,他怨恨,生死关头,唯有父亲的王国毫无兴趣与野的他,祈祷他快点醒。

许是听了他的祈祷吧,昏迷半月,傅凌竟奇迹般醒了。傅云深与傅西洲暗的较劲,不不暂搁浅。

听消息,阮阮是最的,虽跟傅凌相处少,又因傅西洲的那段,他,亲近不,但毕竟是爷爷,够醒,值欢喜。更重的是,段间,傅西洲忙每深夜归,总是带着一身的酒气,完了的应酬。虽集团的情从不问,知甚少,但少清楚,一旦傅凌就世,傅西洲与傅云深间,将生一场惨烈的争斗。

并不希望的状况生,他很累,受伤。

傅凌难不死,有戚戚,恰逢他快生日了,并不是寿,他却忽决定办宴席。

阮阮问傅西洲送什礼物给傅凌,傅西洲让着办,最不擅长的就是此,求助风菱。

久见了,周末难工狂风菱不加班,便约了一逛街吃饭。

风菱一见,目光就往的腹部瞟啊瞟的。

阮阮知什意思,气嗔:“别啦,有消息我肯定一间就告诉你的。”

风菱挤眉弄眼的,趴在肩头无所顾忌调侃说:“哎,我说,你备孕了久,怎见动静呢?是你不行呢是你老公不行啊!”

“喂!你说什呢!”阮阮瞪。

风菱正色:“我说真的呢,你不医生什的啊?”

阮阮压低声音说:“不啦,生孩是缘分的,哪有就有的啊。再说了,我不急。不,叮,我最近似乎有点不太劲,姨妈推迟了几,有点嗜睡,你说……”

风菱说:“不是有了吧?你检查了有?”

阮阮摇头。

风菱说:“那吃完饭,我陪你医院。”

在吃饭的候,风菱给夹了块红烧排骨,前最爱吃的,结果刚吃一口,就一阵反胃,猛吐了。

缓劲,阮阮抬头,与风菱视一眼,在彼此的眼,了惊喜。

饭,风菱陪了医院。

所料,阮阮怀孕了,孕期三十五。

医生说恭喜的候,阮阮手指抚着腹部,喜极泣。风菱拥着,一边喜,一边给擦眼泪,说:“孕妇不哭的,宝宝不。”己却跟着眼眶湿润。

阮阮猛点头,眼泪是忍不住往落。

十二,我有孩子了。我共同的孩子,骨血相融。

的,忽就变特别特别柔软。迫不及待见他,跟他分享妙的消息。

买礼物的情早就被抛脑,拉着风菱急匆匆离医院,走飞快,楼梯与正走的一女人撞了,风菱忙扶住,一边跟被撞的人歉,一边骂:“顾阮阮,你给我走慢点!现在你是两人了,点!”

阮阮连连点头,又忍不住抚平坦的腹部,嘴角弯温柔的弧度。

被撞的女人在听风菱的话,正往走的脚步顿住,转身朝,阮阮正转弯楼,清了两人的长相,认阮阮。

神色一怔。

姜淑宁站在楼梯,昨晚,傅云深拿给的一份文件,又回风菱说的那句话:现在你是两人了。

顾阮阮怀孕了?

眼神一凛,抬脚,往妇产科走。

傅西洲回,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进屋,现阮阮竟在沙睡着了。

他将抱,送回卧室,刚一碰,就醒了,迷蒙望着他,嘟嘴抱怨:“你怎才回啊,我等你久了。”

午的候,打电话给他,问他什候班。他说,应该准。很,说等他一吃晚餐,有情跟他说。临班了,国外的一批原料在海关盘查了点问题,他亲处理。中途阮阮又打两次电话催他,他问什,又不肯说,非等他回才说。

“别等我了,床睡觉。”他低头着脸颊睡的印子,说。

将放在床,他转身就洗澡,阮阮拉住他,他在电话说有情跟他讲,便在床边坐,等着口。哪知忽将他的身子拉向,捧着他的脸贴在腹部。

傅西洲有点愣愣的,不知在做什,但他有动,任抱着。

阮阮柔柔的声音问他:“你听什了有?”

呃?肚子面有轻微的响声,饿了?

他问:“你饿了?吃晚饭吗?”

阮阮一愣,翻白眼:“十二,你怎笨啊!”

“嗯?”他身,着。

手指轻抚着腹部,眼睛亮晶晶望着他,嘴角的弧度温柔:“我怀孕了,三十五。十二,我有宝宝了。你吗?”

望着他,等他的反应,等了半,他却傻愣愣有任何表示。

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他忽抓住的手,放在边,深深一吻,他声音带着哽咽:“真的吗,真的吗,阮阮,真的吗……”

阮阮微笑点头。

他猛将拥怀,紧紧抱着,忽什,又立即将松,眼睛瞟着的腹部。

阮阮说:“笨蛋,现在肚子是平的,不压着他的。”

傅西洲前让他贴在腹部的举动,捏了捏的脸:“你才笨蛋,才三十五,怎听宝宝的跳啊。”

阮阮忍不住笑了,真是的呀,己实在太了,像傻瓜。

傅西洲让躺,给盖被子,身,将打的落窗关,才回床,将拥在怀,手指放在的腹部,一一抚摸,温柔又翼翼。

第三节目录+书签第五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