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慕尔如星,愿守心一人 第六节

因在,他是哥哥,是人,永远不有别的情愫。

一声忽其的惊叫声扰乱了他的思绪,那声音……似乎是阮阮的?他一凛,快步朝声音传的方走。

同,很人纷纷循着声音奇走了。

惊叫声游轮一层与二层接连的楼梯处,顾恒止是一赶的,他躺在的人,神色变,“阮阮!”

阮阮正躺在甲板,似乎,却不动弹半分,脸色惨白,额有血迹蜿蜒流,脸痛苦与惊惧的神色织。

顾恒止将抱,才现浑身不遏制在抖。

“阮阮……”他声音顿住,惊恐着有血迹从的裙子沿着腿缓缓流。

“阮阮!”傅西洲的声音响的同,顾恒止手一空,怀中人已经被他抱了,他抱着,拨人群急忙往外走,一边疾走一边怒吼:“让船立即给我靠岸!”

“十二……我肚子痛……”声音抖,眼泪颗往掉,紧紧抓着他的手,“孩子……孩子……”

“不有的,一定不的。”他抱紧,冷静点安抚,他现,己的声音,带着颤音。

游轮最快的速度靠岸,林秘书车,他抱着坐在座,低头着惨白的脸色,他的,慌乱极点。

阮阮痛整张脸皱一团,微微睁眼,哽咽着说:“十二,不……不是我己摔倒的……推我,推我……”

傅西洲眼神一凛,问:“谁?”

“傅夫人。”

间倒退回十五分钟前。

顾恒止离内舱,阮阮坐了,忽孕吐反应了,了趟洗手间,却吐不,闷慌,便走游轮的二层吹吹风,那人少一点。

在甲板碰姜淑宁,前刚船,给傅凌祝寿送礼物,见。按照辈分,应该喊一声婆婆的,婚一年,才一次见。见一眼,阮阮就忌惮,情不禁就傅西洲的那段,是那怕的一女人。礼貌疏离喊,傅夫人。是淡淡点了头,冷淡的模。

阮阮在二层甲板见,正端着一杯酒,慢慢喝着。见,回头了一眼,走身边,打了招呼,走一旁。

两人隔着远站着,彼此无言。

虽甲板有别的人,但阮阮觉两人并排站着,气氛怪异,三分钟,转身。

姜淑宁跟着。

一前一走楼梯,是在走三阶梯,阮阮感觉背部被人推了,,身体往前倾,一脚踩空,滚落……

刺痛与昏眩中,姜淑宁淡走阶梯,从身边走了。

阮阮躺在,中的震惊比疼痛更甚,便是深深的责与悔。怪己太愚蠢,竟主动走近,跟打招呼。怪己有听傅西洲的话,见,应该避蛇蝎。

医院。

傅西洲坐在手术室外,脸神色冰寒一片。

他望了眼手术室方的灯,身,林秘书说:“车钥匙给我。”

“傅总,您哪?”林秘书惊讶问。

顾恒止一拽住他,怒说:“在手术室,你候却离?”

“给我。”他拨顾恒止,林秘书说。

取钥匙,他转身就走。

他将车飞快,直奔傅宅。

他径直冲姜淑宁住的那幢屋子,客厅有人,保姆阿姨见了他,吓了一跳,连问他有什?

他推,又冲书房、厨房、居室、阳台,将门甩震响。

“夫人!夫人!”保姆叫。

他已经往二楼走了。

刚换衣服的姜淑宁闻声从卧室,楼,被走的傅西洲堵住,他见了,眸中怒意翻滚,伸手掐住的脖子,抵在墙壁。

他手了极的力度,姜淑宁被掐呼吸困难,嘴张,微仰的脸庞很快变一片苍白,口急促伏着。

跟的保姆见状脸色巨变,跑前拉傅西洲,被他手肘恶狠狠撞,差点摔倒在。

急忙转身,往楼跑。走客厅,见滑着轮椅刚赶的傅云深,保姆仿佛见了救星,忙推他。

傅西洲盯着姜淑宁,咬牙切齿:“我警告你的,别动!果有什,我你殉葬!”怒极点的声音,仿佛从狱传。

姜淑宁的眸中终浮一丝恐惧,前在他脸见愤怒的表情,但从未像此刻一般,深黑的眸中仿佛燃滔滔怒火,带着不顾一切的癫狂,是真的有掐死,不是吓唬。

“傅西洲,你给我住手!”傅云深吼。

傅西洲置若罔闻,呼吸愈加困难的姜淑宁听儿子的声音,极力“嗯嗯啊啊”的声音。

傅云深仰头望着二楼,却傅西洲的背影,他听着母亲极痛苦的呼救声,低头了己的双腿,无力的屈辱与绝望袭头。垂放在膝的手指缓缓握拳,他咬,沉着脸。从盖在膝盖的毛毯拿一张纸,递给保姆:“你,展给他,快!”他低吼。

保姆拿着那张薄薄的纸,急忙跑楼梯。

傅西洲在保姆手中展的那张纸,脸色一变,,掐在姜淑宁脖子的手,轻轻一松。

“傅西洲,我真不知,你愤怒,是因疼顾阮阮呢,是因张合约写的内容?”傅云深的声音恢复了一贯的从容,淡淡的嘲讽的笑容在他嘴角蔓延。

傅西洲的手再一松,姜淑宁趁机推他,迅速离他的控制,扶着保姆口喘气。

傅西洲一夺保姆手中那张纸,撕了粉碎。

姜淑宁着他的动,嘲讽:“是复印件,我房间有很呢,不再拿给你撕掉?”

傅西洲了一眼,转身楼。

经傅云深身边,他轻巧的声音宛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滑入他耳中。

“呵呵,不知痛失孩子的顾阮阮姐,在张纸,是什反应呢?我真是迫不及待啊……”

傅西洲往外走的脚步微顿,片刻,他头不回离。

走屋子,外面是浓黑的夜。他站在夜色,闭了闭眼,明明有刮风,他却感觉,有风从四面八方吹,吹进他底。

冷。

是,一次,阮阮,你是否愿意,给我一温暖的拥抱?

第五节目录+书签第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