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如果不能跟你共度,未来的岁月都没有意义 第二节

软软,我庆幸,有你朋友。

在偌的友情世界,我有彼此,真是生命中的确幸。

晚,躺在一张床,在黑暗,轻声说话。

风菱说:“软软,离他,你真的不悔吗?了跟他在一,你曾努力,我记忆犹新。”

沉吟片刻,阮阮才说:“我不知将不悔……叮,我是现在,有办法跟他再在一。他,我难受。”

风菱说:“他同意离婚?”

阮阮摇了摇头。

那晚,在说了那一番话,傅西洲沉默了良久,最他说,阮阮,我不跟你离婚的。说完,他就走了,步伐走飞快,生怕听阮阮的回答似的。

二一早,打电话给他,打的是他的手机,却是林秘书接的,说傅总在。让林秘书转达,给回电,等了一午,他有给回。

阮阮明白了,他在回避他间的问题。

深感无奈。

搬风菱,并有跟傅西洲说,他却在三,找了。

晚风菱加班,阮阮一人在,门铃响,是风菱回了,打门,愣住了,他怎知的?

,意识就关门。

傅西洲伸手撑住门,叹息般喊的名字:“阮阮……”他嗓子有点嘶哑。

阮阮别头,不他,却不让他进。

在前视线相的一瞬间,已清,他神色中的憔悴。

他抵着门,说:“十分钟,不?我就进坐十分钟……”说着,他低声咳嗽了两声。

他生病了?

念头一窜入阮阮脑海,阻挡的姿势,便微微偏了偏。

着傅西洲走进客厅的背影,阮阮忍不住在恶狠狠骂己息,一边又己说,十分钟,就十分钟。

给他泡了一杯热茶,他捧着杯子,坐在沙,又低声咳嗽了两声。

阮阮蹙眉:“生病了就医生,干什?”

傅西洲低头喝了一口热茶,说:“阮阮,我念你做的‘焦二仙’茶了。”

阮阮微愣。

候,提些,做什呢,徒增伤感。

冷着脸,说:“你,底说什?”

傅西洲捧着茶杯,不说话,隔着升腾的水汽袅袅,静静望着。

阮阮被他灼灼眼神的不在,偏头。

了,他说:“我就是你。”

他轻柔的声音,的话语,此刻听在耳中,却觉是一折磨。

“唰”站,说:“现在你完了,你走吧。别再了。”

“十分钟有。”他竟像赖皮的孩子。

阮阮说:“我并有答应你十分钟,是你是的。”走门边,打门。

傅西洲无奈身,走门,又回头,说什,阮阮已经重重将门甩了。

他站在那,与一门隔,他却不知该什办法,敲关了的门。

是他做错在先,连辩驳的余有。他着紧闭的门,深深的无力感,涌头。

风菱回已经很晚了,阮阮躺在床,却有入睡,台灯着,有做别的情,就望着花板,怔怔呆。

风菱衣在身边躺,似是累极,闭了眼睛,才口阮阮说:“傅西洲的车在楼,他坐在车抽烟,估计坐了蛮久。”

阮阮一愣,他有走?

“你不一趟?”风菱问。

阮阮摇了摇头。

风菱叹口气:“真搞不懂你了,初吧,你苦苦追着他跑,现在呢,反了。”

阮阮不做声。

风菱翻了身,手撑着头,面着:“软软,你给我说句话,你真的舍离他?”

阮阮翻了身,整人趴在床。

了许久,风菱才听闷闷的声音:“舍不。”侧身面着风菱,“是叮,你了解我,我人笨笨的,固执,一根筋。从,我怎不装傻,藏不住情绪。前我跟他生了很情,我原谅了他一次又一次,但那些,尚在我的承受范围内。次,叮,那份协议,碰触了我的底线,让我不知该何再继续相信他。有失的那孩子……”咬着嘴,无法再继续说。

“了,别说了。”

“叮,我矛盾纠结,是不是很矫情?”

“有。软软,跟着己的走吧。睡吧,别。”风菱疼摸摸的脸。

阮阮“嗯”了声,随手关掉了台灯。

哪睡着,此刻许坐在楼车的傅西洲,便觉烦,有点无奈。,最不肯放手的,竟是他。

二,阮阮将一份签名字的离婚协议书寄给了傅西洲,打包行李,搬离了风菱。

第一节目录+书签第三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