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如果不能跟你共度,未来的岁月都没有意义 第三节

的车留在了傅西洲的公寓车库,不回取,叫了辆租车,农场。

齐靖见,微微讶异,请了一月的长假,才了一半呢。他见神色憔悴,关问:“你身体不,怎回班了?”

阮阮说:“了,我知农场很忙,身体什碍了,我不意思再休假。”顿了顿,说:“齐靖,你帮我安排一间房间吗,我在住一段间。”

齐靖更讶异了,初“不住在农场”是阮阮唯一的入职求,他知才结婚久,二人世界,现在……

“,我给你安排。”他是知趣的人,阮阮不说,他不追问。

很快,齐靖就让人收拾了一间屋子,低矮的红砖平房,是农场的工人宿舍,已经住了几人,齐靖知喜静,便给安排了最边的一间。房子概十平米左右,屋子有一张床,一张书桌,一椅子,及一简易的组装衣柜。浴室与厕所在外面。极简陋,但阮阮却觉挺的,因足够安静。

的安静,持续了三。四的傍晚,傅西洲现在农场。阮阮正在花棚劳,他站在门口,遥遥望着的身影。

他站了许久,有感觉有人在窥视。

傅西洲泛苦涩,又有点生气,从收的离婚协议书,三,他连工在走神,晚几乎有睡一觉。呢,却有思此专注侍弄些花花草草。

他望着,却不不承认,专注工的顾阮阮,真的很迷人。不是那五官生的女孩子,但安安静静蹲在姹紫嫣红的花草间,眉眼温柔凝视着那些不口同说话的植物,仿佛一别人听不懂的语言,在跟它流。候的,有一安宁的力量,令人不觉变柔软。

“阮阮。”他的声音惊着了,手中的铲子“啪嗒”掉落在。

缓缓身,蹙眉望着他。

是他一次工的方,果换做前,阮阮一定很,拉着他一一他介绍己亲培育的花草,此刻,却觉困扰无奈。

傅西洲走近,扬手中那份离婚协议书,着的面撕碎:“我说,我不跟你离婚的。”

阮阮转身就走,一边说;“我再寄给你一份。”

傅西洲忽从身抱住,紧紧箍在怀,头搁在颈窝,在耳边低语:“阮阮,再给我一次机,我重新始,不?”

从未听他此近乎哀求的语气说话,泛酸意。

但紧咬着,将他推。不再跟他做纠缠,怕己忍不住软。

快步离,他追,一拽住:“阮阮,你怎狠,就因我做错了一次,就否认掉我一年的所有一切?”

阮阮猛回头,平静的神色中带了怒意,隐着悲伤:“我狠??”嘴角微颤着,最说:“,就我狠吧。”

他根本不明白,介意的是什。恶狠狠甩他,跑着离。

傅西洲望着离的方向,颓丧双手掩面。他话中并不是责怪的意思,他压根有资格责怪,慌乱无措中口不择言了,却误了,再次令伤了。

此坚定,此固执离婚。他现在,完全不知该怎办了。说什,做什,似乎无法的谅解。

外人传他有计,有手段,他做的情,就有做不的,现在面,他一点办法有。

他黯离了农场。

但接,每他农场。其实他工很忙,尤其是香氛系列的案进入了关键阶段,但他依旧抽间。

有候是中午,跟阮阮一吃中饭,一见他现在饭厅,就端着饭盒,走远远的。

有候是晚班,有的候,他加班很晚,满身疲惫,是一的车,那候阮阮睡了,他就在门外静静待一,不敲门,不喊。就那傻傻席坐,靠着墙壁,一支接一支抽烟。

二一早,阮阮门,在门口无数支烟蒂,及门,贴着的一张便签条,他写着:阮阮,的空气真,我搬住了。

有候他写:阮阮,田的蛙鸣与虫豸的声音动听,像乐曲。

有候他写:老婆,我你。

最新的一张他写:阮阮,你给了我那的光,像清风与暖阳,你让我习惯并且依恋的温柔,那余生你此负责,怎半途离。果不跟你共度,未的岁月有意义。

……

阮阮将纸条扯,将烟蒂扫进垃圾桶。

拿手机,给顾恒止打了电话。

,找齐靖。

“你辞职?”齐靖讶异望着。

阮阮无比歉意说:“不。”

齐靖知因什,他了,说:“吧,我给你放长假,你处理了己的情,再回。”

“……”

他挥挥手打断阮阮:“就说定了,等你回。”

“谢谢。”千言万语,化一句谢谢。是真的很喜欢份工,很喜欢齐靖老板,与农场别的同相处愉快。若不是万不已,真的不舍辞职。

坐在前往海城的租车,阮阮闭着眼睛,嘲笑了,现在的己,像逃难的。

从那两人,逃回阮,再逃风菱那,是农场,最,投奔哥哥。

顾恒止的车停在区门口,他坐在车内,不停间,总觉间太慢了。一半前,他接阮阮电话,正在郊外的骑马场同合伙人一重的议。那电话是秘书接的,但他嘱咐秘书,是阮阮电,任何场合,立即转给他。

在电话说,哥哥,我投奔你。他一惊,追问,不肯说,说见面再谈。

挂掉电话,他最快的速度结束了那议,车回城。

他在门口,等了半了。

其实,从阮阮从农场,抵达,估计需半,他完全回等,但他始终坐在车内,望着路的另一头。

他是害怕无聊的人,从有等一人,长久。

但那人是,他甘愿。

一玩的朋友圈,传他是花花公子,嬉皮笑脸,正经。漂亮的女孩子,就爱凑前搭话。跟朋友在风月场所一喝酒,逢场戏。甚至跟有共同话题的女孩子往,但那关系,维持不了一月,最终意兴阑珊收场,最落了一欺骗女生感情的坏名声。他不在意,从不解释。有人知,甚至连最的哥傅希境,不,他藏在那笑意底的黯与孤寂。

他最深的感情,全给了那无法在一的女孩。

第二节目录+书签第四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