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终不舍 第一节

再深的怨,再深的芥蒂,在一永远失他,变无足轻重了。

顾恒止回,阮阮正坐在沙呆。

今晚的情,实在太令震惊了。

哥哥……怎……

“阮阮。”顾恒止在身边坐,阮阮意识便往旁边移了移。

顾恒止苦笑,走身边蹲,面着。

“阮阮,不。我说不,并不是了前我你做的情,是,”顾恒止声音艰涩,“接我告诉你一被隐藏年的秘密。”

阮阮着他,一脸的迷茫不解。

“关你的身世。”他微微迟疑,最终是说了:“阮阮,我并有血缘关系,你不是我叔婶的亲生女儿。”

阮阮耳畔“嗡”一声巨响,喃喃:“你说什……”

“我说,我跟你,并有血缘关系。”他轻声重复着,见脸巨的震惊神色,他中有些许不忍,知己有残忍。

前的那一吻,他必须做解释。

那份感情,他隐忍了年,在今晚前,他并有决定袒露面前,许是今晚营造的气氛太,烛光酒,久违的笑容,令他迷了智。

那一吻,此情不禁。

但他不悔。

“哥哥,玩笑一点不笑……”阮阮皱着眉,眼睛眨不眨着他,似乎是从他的表情找玩笑的端倪,他的神色,是从未有的认真与严肃。

“我有玩笑。”

他曾己说的一句话,他说,丫头啊,就算全世界的人骗你,我永远不骗你。

阮阮的手指始抖,是腿,再是嘴,仿佛忽被人丢了冷库,浑身不抑制颤抖。

“阮阮。”顾恒止伸手握住的双臂,拥入怀,却被推。

双手紧握拳,似乎在竭力克制己的情绪,却有功,身身体依旧在颤抖,朝门口走。

顾恒止拉住:“你哪?”

推他,声音几乎喃喃:“我一定喝了,产生了很幻觉,我吹吹风……”

今晚的一切,不相信。

或者说,拒绝相信。

顾恒止挡在门口,握住的肩膀,让直面着他:“阮阮,不,你说我卑鄙,无耻,趁虚入,我承认。我今晚你做的,不是一冲动。我爱你,阮阮,不是哥哥妹妹的感情,是一男人一女人的爱。我爱你,很久很久了。”最一句,他的声音轻像是一声叹息。

他其实知,候说些,并不是明智举,不知何,他忽生一强烈的感觉,果此刻不说,有机了。

阮阮呆呆望着他,从他的眼神,见一很熟悉的东西,凝视着傅西洲,是的眼神。

固执的、深不见底的深情。

闭了闭眼,双手紧按在太阳,并有喝醉,却觉脑袋爆炸了,整世界在旋转一般。

最是顾恒止离公寓,留给阮阮独的安静,需空间与间,消化突其令人震惊的一切。

他离,阮阮问他,你什候知的?

什候知的呢?

是十五岁那年的春,他记很清楚。那是清明节,全照例给阮阮的父母扫墓,母亲一早就在准备祭拜的食物。他听父母在厨房谈,母亲叹息着说,世钧真是命不啊,早走了,连血脉留。父亲说,阮阮祭拜,是一的。母亲说,又有血缘关系,怎一。父亲就呵斥,管着你张嘴,待见阮阮与阮的人,别乱讲话。母亲说,初弟妹在医院生的孩子活,你兄弟俩就了主意,抱了弃婴冒充亲生儿,瞒着与阮,我就不太赞同,世哪有不透风的墙……

那候,他听秘密,震惊不亚今晚的阮阮。他再见,便了一份怜惜,总一点,更一点。那感情,随着岁月,渐渐变了另一情愫。

阮阮一夜未眠。

亮,浴室洗了热水澡,始收拾放在顾恒止的一些物品。

打公寓的门,愣住了。

顾恒止竟靠坐在门口正睡着,他睡极浅,阮阮刚蹲在他面前,他便醒了。

阮阮轻问:“哥哥,你怎……”

“我不放你。” 顾恒止凝视着青黑的眼圈,说:“你一夜睡吧,早,你哪?”他一眼手中的行李袋。

阮阮站,将他拉,说:“哥哥,你进睡吧,我山庄那边收拾东西,回莲城。”

顾恒止挽留的话涌嘴边,终究有说,他昨晚,他说的话。

说,哥哥,不。

头尾的话,他却知,在拒绝他。意料中的答案,听亲口说,他的失落是那重,那难。

他知,他与的关系,并不因夜晚,有所改变。

顾恒止抓手中的行李袋:“我送你。”

阮阮说:“不了,我己打车。”

他蹙眉,语气有点不:“阮阮,你跟我生分了吗?”

阮阮叹口气:“那你洗脸,我等你。”

其实是担他休息,车太累。果说那吻完全有一点介意,那肯定是假的,并不因此远离他,是太震惊,一子难消化,很尴尬。在,他是人,是包容宠爱的兄长,是从的信赖与依恋。

他说不,是因,哪怕明知他的感情己无回报等的爱,却不因此远离他,失他。顾恒止说他,,己是一的。

从山庄收拾了行李,顾恒止车送阮阮回莲城。

第五节目录+书签第二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