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终不舍 第七节

阮阮握着手机了许久呆,最终,有回拨。

二,空忽了雨,气一子变有点冷。傍晚,直接从暮云古镇了机场。风妈妈一直送码头,千叮咛万嘱咐,让在异国照顾己。

同,一份离婚协议书与一封信正由快递,目的,傅西洲的公司。

是晚的飞机,间尚早,换登机牌,便找了咖啡馆吃晚餐。

咖啡馆外,林秘书正一边拖着行李箱一边打电话,走了,忽又退了回,他透玻璃望了眼靠窗坐的人,眨了眨眼,又确定了一遍。

是傅太太,错!

怎在?餐桌放着的是登机牌?国?

他抬脚走进,了,转身离了。

他走一边,立即拨通了傅西洲的电话。

“傅总,我在机场国际厅见了傅太太,买了机票,似乎国。”

傅西洲中一凛,说:“你赶紧查询一的航班信息,几点飞。我马赶!”

挂掉电话,他飞跑公寓,电梯等许久不,他转身,走楼梯间。

候正是晚高峰期,又着雨,路塞车厉害。他按着喇叭,焦不已。

不容易终了机场高速,他不间,离飞机飞的间原越近,他的焦虑越越浓。

忽,他手机响。

他是林秘书,插耳机就说:“我快了。”

那边却传一焦急的声音:“西洲哥,你快,姐姐生病了,很严重……”

“嘉乐?”

“是我……西洲哥,姐姐病很严重,不停呕吐,高烧了。医务室的药物不管,护士说让送医院。”乔嘉乐的声音带了哭声。

“嘉乐,听我说,我现在有急,在机场边,赶太远了,估计不及。你先送姐姐医院。”傅西洲说。

乔嘉乐仿佛听见一般:“西洲哥,我怕……你不?”

傅西洲蹙眉,忽有一次乔嘉乐是,在电话带着哭声说乔嘉琪生病很严重,硬他从一重的议叫。结果,嘉琪不是吃坏了东西,拉肚子虚了。

他说:“嘉乐,我不是医生,现在最重的是,你赶紧你姐姐送医院。等我边忙完,就。”

说完,傅西洲就挂了电话。

是高速公路,车子又,着雨,讲电话并不安全。

哪知,了一,乔嘉乐的电话又追了。

傅西洲了眼,有接。

等了一阵,电话又。接二连三,不知疲倦。

傅西洲叹口气,正打算取电话接,手机不被他碰了脚,他微微弯腰,捡,其实动很危险。他本就焦,又被乔嘉乐催命般的电话弄烦意乱的,意识就做了。

候他的车已经驶了高速,了公路,快接近机场,正经一十字路口。

故总是那突。

他弯腰的瞬间,听“砰”一声巨响,接着他感觉剧烈的震动与痛意,是强的昏眩感。

在彻底失意识前,他口中微弱的呢喃:“阮阮……”

“软软,走吧,我安检。”风菱喝完最一口咖啡,阮阮说。

“嗯。”身。

安检处人挺,排了长龙。

林秘书站在不远处,望着的背影,焦急走走,一边拨打傅西洲的电话,却无人接听。

见阮阮就安检了,林秘书又拨了一次电话,依旧无人接听。他恨不走向前,拉住阮阮。傅西洲说了,什别做,等他。

是,他眼睁睁着阮阮与风菱走进了候机厅。

此刻,离登机间有半。

不知何,阮阮忽觉有点慌,眼皮莫名跳厉害,手微微汗。

洗手间,冷水洗了脸。那慌乱的情绪,却并有减少一点。

深深呼吸,拍拍己的脸,顾阮阮,既做了决定,就别再犹豫了。

走回座位,无所,了转移注意力,便抬头了电视。

是本的电视台,正是晚间新闻段。

风菱抬头了眼,说:“本市的新闻做最意思了,有什的。”

阮阮笑笑:“打间。”

忽,画面一切,临插播进一条刚刚生的连环车祸故新闻,车祸现场一片混乱,警笛呜鸣。

“呐,是在机场附近!”风菱低呼。

阮阮低声说:“希望有生命危险。”

画面,救护车已经赶,忙着将伤者抬车,镜头给了伤者一特写,那张熟悉的血色模糊的面孔现,阮阮猛站,抓住风菱的手,声音颤抖厉害:“叮!”

风菱现了,立即站了,紧紧握住阮阮的手:“别急,先别急,许是长像的人呢……”

“是他,是他……叮,是他……我不认错……”说着,眼泪哗哗落,终明白己什那慌乱了。

着风菱,哽咽着说:“叮,不,我不陪你米兰了……”

风菱帮擦掉眼泪:“我明白的,你快吧。”抱了抱阮阮,“不,软软,接,你独面很情,我不陪在你身边了。你坚强,加油!”

阮阮点点头,转身,飞奔着朝口跑。

一边跑,眼泪在飞溅,祈祷,老爷啊,我求您了,请您保佑他,平安无。他平安无,您拿走我任何,我愿意。

再深的怨,再深的芥蒂,在一永远失他,变无足轻重了。

第六节目录+书签第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