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你是我温柔的梦乡 第一节

世界,带给我利益的女人有很,带给我快乐与安宁的,唯有你。阮阮,你是我温柔的梦乡。

阮阮一次觉间缓慢,仿佛听一分一秒流逝的声音。双手紧张握着,在手术室门口走走,抬眸盯着手术室方的灯光,全身每一根神经绷紧紧的。

此此刻,有人在身边,让握握手,靠一靠,拍着的肩膀说,别怕,别怕,一定的。

有。

医院长长的走廊,就一人,惨白的灯光将瘦削的身影拉单薄寂寥。

掏手机,却不知打给谁。

不管是他,是,的危难关头,像找不一陪在身边的人。

他唯有彼此。

窗外在着雨,秋风乍,吹树叶簌簌响,令夜,无限凄凉。

双手合十,闭眼一遍又一遍在祈祷,愿他平安,愿他平安。

人在无助,除了希望寄托在许并不存在的神明身,似乎别无他法。

手术室的门在漫长至绝望的等待,终被打。

阮阮冲,紧紧抓住医生的手臂,颤声问:“他……怎?”

医生摘掉口罩,抹了抹额的汗,轻呼一口气,说:“病人虽伤很重,但总算从鬼门关闯了。”

阮阮全身绷劲的神经,在听答案,“哗啦”一放松,身子微微踉跄,若不是医生扶住,就摔倒在了。

“谢谢,谢谢。”眼泪落。

医生说:“不,病人最重的伤在头部,颅内有积血,虽做了手术,但不彻底度危险期,术二十四是关键期。”

阮阮刚放的猛又提了。

傅西洲从手术室被转入重症病房,属不进入病房陪护,护士让阮阮先休息,刻观察病人情况的,阮阮摇摇头说,我哪儿不,就在陪他。

隔着病房门,就那站着,眼睛眨不眨着陷入昏迷的他。

他瘦了,脸色苍白,除了头部的伤,全身处骨折,包裹像木乃伊。

“你该有痛啊。”喃喃着。

夜愈深,站在那,最连护士不了,劝说:“傅太太,你身体熬不的,你最保持精神与体力,等你先生醒,你照顾他呢!”

阮阮才依依不舍离病房,跟着护士休息。

怎睡着,闭眼躺一儿,就床,跑病房门口望。一晚跑了几次,此折腾,跟睡一。

二早,离医院,打车回,那江边公寓,曾经他共同的。

打门的瞬间,有点恍惚,落泪。

玄关处的拖鞋摆在原位,鞋尖朝,鞋口着门。他的拖鞋静静摆在的拖鞋旁边,很近的距离,仿若依偎。

餐桌玻璃花瓶养着一捧白玫瑰,十二支,一朵朵正在盛,空气有淡淡清香。是的习惯,每次买花,不管什品,总是挑十二支,插在透明的水晶花瓶,盛满清水,放点盐。

阳台的花草,长势喜人,绿意盎,每一片叶子,被擦拭很干净,不沾尘埃。

阳台的圆桌,摆着一茶壶,两茶杯,茶杯倒着两杯茶,一杯喝掉了一半,另一杯,是满的。微微闭眼,仿佛他孤独的身影,坐在藤椅,慢慢独饮。

浴室,一情侣牙刷,依偎的姿势,靠在漱口杯。毛巾是。所有的物品,静静搁在原位。

衣帽间,的衣服,依旧占据着半壁江山,与他的衣服并排依偎着。

一切旧,仿佛从未离,是早门班,晚回。

,已缺席久久。

阮阮收拾了一些日常品,找车钥匙,车库取车。久不的车,外竟有一点灰尘,必他隔一段便清洗。

一切,中明了,些啊,是他念的蛛丝马迹啊,他的温情。

眼眶微微湿润。

回医院,见傅嵘与傅凌站在病房外。

傅嵘见了阮阮,担忧的神色中露一丝欣慰的笑,拍了拍的肩膀,郑重说:“谢谢你,阮阮。”

傅凌了一眼,依旧是命令般的口吻:“我谈谈。”

在提跟傅西洲离婚,傅凌找一次,傅宅赴约,在他的书房,他眼神凌厉着,问,你真的考虑了?肯定的答复,他叹口了气,说,西洲福气啊。

傅凌从那次病,身体精神不前,走路需拐杖,虽依旧坐在凌日化董长的位置,但公司的情慢慢在放权。

他坐在楼花园长椅,阮阮静静等他口。

傅凌直入主题:“你改主意了?”

阮阮说:“我那,现在希望他平安无。”

“你的情,我知了。”

阮阮讶异抬头,随即明白,他指的是的身世。既舅妈知了,必件,在阮傅两,不再是秘密了。

阮阮做声,等他继续说。

傅凌说:“我傅,需的是门户的孙媳妇。”

阮阮一呆:“您什意思?”

傅凌一眼,说:“我说的不够清楚吗?”

阮阮明白他话中意思,那句话完全是口,中震惊便觉悲凉。陶娟的话,生在商业世,讲情分,简直是笑话!初傅凌那句“西洲福气啊”在此刻回,显虚伪讽刺。他口中的福气,并不是,是身的阮氏。

“既你决定跟他离婚了,那就痛快一点,不再现在他面前。”傅凌站,话尽此。

“他现在需人照顾,我不离他的。且,我现在是夫妻。”阮阮冲他的背影喊。

傅凌有接腔,有停顿,他一冷酷的背影回答了:你试试!

阮阮双手掩面,沉沉叹气。风菱临走前说的话,你独面很情。

第七节目录+书签第二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