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只要你在身边,我就天地不惧 第二节

姜淑宁说:“云深,我不就坐待毙,现在很股东因顾的关系,已经转了风向,再,我彻底被傅西洲击垮。你爷爷是不指望了,他说了,他退,凌董长位,谁有力就谁坐。”

傅云深仿佛有听说话,眉头愈加紧蹙,咬着。

姜淑宁终注意儿子的异,蹲他身边,问他:“云深,你怎……”忽什,脸色一变:“你旧疾复了?你是不是又有吃药?”

年的车祸,傅云深除了高位截肢,内脏受极损伤,落了毛病,常年靠吃药维持。

姜淑宁见他脸色愈加苍白,疼痛令他额冒了冷汗,整张脸微微扭曲了。

“药呢?药在哪?”慌乱翻他衣服口袋,却被傅云深力推,“滚!”

不防备,跌坐在。

“云深……听话,药呢!告诉妈妈,你药放哪儿了?”姜淑宁从爬,又凑了,抓住他的手,像是哄孩一般哄他求他。

“我让你滚!你听吗!”傅云深怒吼,声音是极的痛苦。“滚啊!我不你!”他情绪因腔越越剧烈的疼痛激烈。

药!药!药!

轮椅!轮椅!轮椅!

一年三百六十五,每一,逃离不了两东西的禁锢。像噩梦,影随形。

整整十三年!

每深夜,他摘假肢,着空荡荡的半身,他中便恨意翻滚。

他活着,比死更痛苦。

且,他一,己身体,流着最最痛恨的人的血,他就恨不血全放干。

他曾经真的干,傅西洲被接回傅,他才知,己是靠他的血才活。

他着他的面,水果刀,一刀一刀划,着血滴落在板,忍着手腕的剧痛他说,你的东西,我给你,全给你!你给我滚!

傅西洲站在离他几步遥,有阻止他,有他止血,就那静静着他,冷冷的眼神,冷冷的语调,带着嘲讽,怎办呢,就算你身的血全放干,永远改变不了一实,那就是,我身,流着同一人的血。

因他句话,他活了。既无法改变,那,就拼你死我活吧。最,谁笑谁哭。

“云深!云深!”姜淑宁惊叫,着傅云深忽弯腰,翻滚在。

抱着他的头,一边拍他的脸:“儿子,你醒醒,醒醒啊,别吓唬妈妈……”眼泪颗颗落,颤抖着掏手机,拨了120。

医院。

姜淑宁站在病床前,着渐渐稳定陷入沉睡的傅云深,重重舒了口气。

按着在剧烈震荡的口,伸手轻抚傅云深的脸,低声喃喃:“儿子,你吓死我了啊。果你了什情,我活不了……”

说着,眼泪无声滑落。

站,前一秒在落泪的悲伤的脸,此刻已换了另一神情,手指掐进手,眼神锐利箭,咬牙在中恨恨默念着一名字。

傅!西!洲!

元旦新年,阮阮回了农场复工。

齐靖有,办了的回归仪式,中午让农场食堂的师傅做了一桌菜,热气腾腾的羊火锅,摘了很农场的蔬菜,十足的丰盛。

在农场做的工人是齐靖的亲戚,不就是周边的乡亲邻,十分淳朴热情,吃饭的候问候阮阮身体点了有。齐靖外说阮阮是休病假了。又不停给夹菜,说实在太瘦了,应该吃一点。

阮阮一一接,不停说谢谢,己吃撑。

着他关切的眼神与笑脸,阮阮觉,方,才是喜欢的世界,有那尔虞我诈,有那勾斗角的算计,有的是浓浓的世俗人情味,平凡、普通,却安。

的花棚,离久,花棚的花花草草长势喜人,齐靖照料很。阮阮打趣说:“哎,老齐,我现啊,农场有我我不一呢!”

“那不行!”齐靖声嚷嚷:“你再不回,我就真的忙吐血殉职了!”

阮阮忍不住笑。

齐靖跟着笑,亲昵拍了拍阮阮的头,“你笑,笑笑,知不!”他就像亲切体贴的邻哥哥一。

“谢谢你,齐哥。”阮阮由衷说。

临近班,傅西洲忽现在农场。

阮阮讶异迎:“你怎了?先有打电话……唔……”

的话,被一吻堵住。

他本是极浅的一琢吻,却在碰触的温度,情不禁加深了,侍弄了一午的花草,身沾染了花香,此刻幽幽传入他鼻端,令他沉醉。

良久。

阮阮靠在他怀轻轻喘气,脸又不禁微微红了。总是,是在外面,傅西洲做亲密的动,就容易脸红。惹他老取笑说,你是做了妻子的人了,怎跟未经情的少女一呢!末了他坏笑着附在耳边低声加一句,不我喜欢。

阮阮嘀咕:“傅西洲,我真的有点怀疑啊,你在昏睡的候是不是被什东西附体了啊……”

“什?”他一明白,了才反应,笑问:“你说呢,我被什附体了?”

阮阮不回答。

他追着问:“是什?”

阮阮气瞪他一眼:“色鬼!”

“哈哈!”他笑,又捧住的脸势亲,鼻尖抵着的,低沉的声音满是蛊惑:“那就让我名副其实一。”

“……”

他车接班,的车便留在了农场。

第一节目录+书签第三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