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第一节

春花,秋月,夏日清风,冬日暮雪。些很,但唯有你,才有我的四季。

傅西洲从未,辈子有跟傅云深一联手的机。

明知挑一切端的是姜淑宁,在凌的危机有解决前,他有思追究,不动。

此,最重的是,尽一切办法度眼前的危机。

跟傅云深联手,别无选择。

凌日化的公关部不愧业界数一数二的,打了一场算漂亮的仗。

渐渐,风波渐平。

是,被毁坏的信誉,重建,需日。

虽伤元气,但总算,有被彻底打垮。有了喘息的机,未就有无数。

傅凌的身体一日不一日,一直住在医院,被医生数次了病危通知书。

夜凌晨一点,傅西洲接电话,医院。

他听完,立即身。

阮阮被他的动静弄醒,问他:“怎了?”

“我爷爷估计熬不今晚了,医院的电话,让属赶紧。”

阮阮坐,被他按住,“你睡吧,别。”他沉吟,说:“场面估计不太。”

阮阮了。

果傅凌一走,关凌的继承者,将公。

阮阮是穿衣服,握了握他的手:“我陪你。”

不管傅凌怎,礼仪,必须场。

病房。

傅凌已经说不完整的话了,他让秘书守在门口,一单独召见,连阮阮见了,唯独不肯见姜淑宁。

姜淑宁中明白了什,在门口喊:“爸,爸,让我见见你!我见你!”闯进,被秘书拦住。

求助向傅云深,又目光投向丈夫,傅嵘回的,是转身。

就绝望知,局已定。

凌晨两点一刻,傅凌世。

律师在病房众宣布了遗嘱,傅老宅的别墅与他名其他房产,全归傅云深。他名的店铺、基金等,给傅嵘与姜淑宁。众人最关的,他在凌的股份,给了傅西洲。

凌日化新任董长人选,已毫无悬念。

傅云深面色冷冷,滑动着轮椅,率先离了病房。

姜淑宁脸色十分难,瞪了眼傅西洲,又恶狠狠瞪了眼傅嵘,追着儿子了。

傅嵘闭了闭眼,脸全是悲痛。

他在说,爸,您追求了一辈子的名利,勾斗角,尔虞我诈,最又怎,无非一场空,什带不走。

是,有人不明白,是继续此,争你死我活。

他离了病房。

傅西洲着他微勾的背影,嘴角微动,最是什有说。

他知,他所位置,是因傅嵘。

他姜淑宁做的,告诉了傅凌,他失望,连带着傅云深,失了望。公司,是他一辈子的血,动什,不动他的血。

傅凌的葬礼,公司召了股东,傅西洲被正式任命凌日化的最高执行人。

那傍晚,他疗养院林芝。

他蹲在面前,握着的手,轻声说:“妈妈,我一步一步,终走了位置。是,什,我并不觉呢?”

一路走,失的,远比的更。

他终不再是那无助的除了哭泣什不做的十四岁少年,他终强保护他所在乎的人,是,很东西,再回不了。

他刚离,林芝的病房门再次被推。

本,傅西洲母亲请了两护,二十四轮流着陪护,有点保护意在面,就是怕姜淑宁母子动。

晚因傅西洲的,他让护吃饭了,他走的候应该很快回,就有打电话催。

病房门被猛推的候,林芝正坐在阳台,沉在己的思绪,即将的危险有一点感知。

姜淑宁喝了酒,带着满身的酒气,怒气冲冲在客厅转了一圈,最找阳台,见林芝,就冲,恶狠狠掐住的脖子,喊着:“贱人,你死吧!死吧!你死了,一切的罪恶源就有了!”

林芝被掐快喘不气,脸色瞬间变惨白,睁着眼睛,着人,眸中现了巨的恐惧意,早就不认识任何人,但张脸,像是身体最的反应一般,令深深恐惧。

林芝挣扎着,倒在了。

姜淑宁压在身,醉意蒙眬的眸中,尽是狠戾,手中力气更重。

“傅先生……”

吃完饭的护士终回了,的话落,就声尖叫:“啊!”算是反应迅疾人,扑,力将姜淑宁拉。

林芝整人快窒息,脸全是青白色,脖子的红痕极明显,躺在,口口喘着气。

护士坐在,挡在林芝面前,一边防备着姜淑宁再扑,一边掏手机打前台电话。

第九节目录+书签第二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