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第三节

“你说,我老了,像他一吧。”阮阮着牵手走身边的老夫妻。

傅西洲牵阮阮的手,放在边轻吻,“。”

阮阮微笑,眼神温柔。

跟你一变老,一,是无比的呢。

不知是不是忽换了环境,林芝的情变比前许,胃口变了。很喜欢吃阮阮做的菜,的态度,比从前亲近了一些。知,前除了傅西洲,谁不搭理的。现在阮阮跟讲话,认真听着,偶尔笑一笑,拍拍的手。

阮阮无比,有一被接纳被认同的喜悦。

那是他唯一的亲人,他那在乎的人啊,非常非常重。

从岛城回,阮阮一有间,便疗养院陪伴林芝,做饭,帮洗头,陪说话。

傍晚,阮阮了班,打电话给傅西洲,他加班不一吃晚饭,索从农场带了点新鲜蔬菜与一捧鲜花,决定疗养院探望林芝。

车子一段路,在一路口转弯,忽冲的行车吓阮阮魂飞魄散的,连忙踩刹车。

急车,跑摔倒了的行车旁边,问倒在的男孩子:“你不紧?”

“哧!”一声,一直跟在车子面的那辆面的停了,从车跑几人,快步走身边。

阮阮回头的瞬间,嘴已被人捂住,迅速带了面的,车门关,车子飞驰。

面的离,躺在行车旁边的男生翻身坐,他将行车推公路面的田野,走阮阮的车边,车,动引擎,将车走了。

整程,两分钟。

路面归平静,仿佛什有生。

阮阮是被摔在痛醒的,睁眼,现己的手脚被绑了,脑勺很疼,被带车,就被人打晕了。

快速打量了身处,堆了很砖头,有很垃圾,应该是一废弃了的工厂。

抬眸,几戴着口罩的人,从衣着与身形,很年轻。

见他的神情,便知接生什。

爬,跑,却被人恶狠狠推倒在。

继续爬,再被推倒。

再一次爬,又被推倒。

此反复了数次。

板粗劣的沙粒,令脸、手臂、腿,全受了伤,头昏目眩,死咬着,逼迫己清醒。

阮阮坐在,一步步往挪,浑身始抖。

眼见着那些人慢慢朝围拢,中漫绝望的情绪。

被逼至墙角,再无路退。

绝望闭眼。

“哎,外面似乎有响声?不是有人追了吧?”有人忽说,吩咐同伴:“你几。”

几人骂骂咧咧走了,空间一安静。

阮阮忽睁眼,绝望的眼神,闪一丝希望。

那人蹲身,始解身的绳子,动虽急切却不粗鲁,脚的绳子被解那人又松手腕的绳子,阮阮中掠一丝惊讶。

最,那人撕嘴的胶带,将拉。

接着,他做了一更令震惊的情,他竟从捡一块砖头,着己的额头就敲了一,立即,额有鲜血流。

“不跑!”那人低声说,指着一扇破掉的窗户,“快跑!”

阮阮顾不中的浓浓疑虑,打精神,转身就往窗户边跑,子娇,又穿着牛仔短裤与球鞋,很便捷从窗台跳了。

此已经黑了,废弃工厂在荒郊,一眼望,不辨方向。阮阮顾不那了,拼命就着微弱的光沿着一条路往前跑,脸颊、手臂、腿的擦伤火辣辣痛,无暇顾及,中一念头,快逃!

一片有路灯,路又狭窄,越越黑,跑着,忽踢了什东西,身体一歪,整人侧滚路旁的田野面。

刺痛与昏眩感令久久不动弹,等意识稍微清醒一点点,慢慢坐,支撑着爬。

腿在流血,估计是被什东西划破了,有办法再奔跑,急迫,扶着腿,最的速度,疾走。

怕那些人追。

不知了久,终走了公路。

确定身有人追,力竭,跌坐在,口喘着气。

又走了很远,终了灯光,身无分文,恳求公路旁的卖部老板娘借一电话。

电话那端傅西洲的声音响,阮阮终忍不住,失声痛哭。

傅西洲赶,浑身是伤神色恍惚的阮阮,他脸色巨变。

他抱车,他刚转身,就被阮阮拉住,喃喃:“十二,别走,我害怕……”

他中一痛,底经历了怎的恐惧。

他拥紧,轻拍着的背,柔声安抚:“我在,别怕,了,了。我回。”

傅西洲将阮阮送医院。

医生检查,身体处擦伤,腿被石头刺破,万幸的是,有骨折。

“傅太太受了很重的惊吓,情绪不稳,需静养。”医生说。

那一整晚,阮阮无数次从梦中惊醒,嘴喃喃着,不,别!别!

第二节目录+书签第四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