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第五节

他二,飞往宁城。

阮阮从毕业,就有回母校,他带回校转了转,正值暑假,校人不。阮阮了前课的教室,又了花圃培育基,,他新婚,是走在校,是,那候的他,走在身边,总隔着一肩的距离,不像今,他将的手,紧紧牵在手。

阮阮往他身边靠了靠,嘴角扬微笑。

那候的己啊,份感情,桩婚姻,虽诸期待,更的却是忐忑,不知否走,走远。

两年,光变老,庆幸的是,他仍在身边。

午,他前往郊外竹林深处的那座千年古刹。

他希望,古刹的沉静力量,给一点安宁。

古刹一既往的安静,寥寥几香客,在堂安静又虔诚磕头。

两年了,住持师父仿佛有一丝变化。

他阮阮泡茶,他女孩子,特别有眼缘。平日几乎甚少接待香客的,却轻易应允了阮阮在禅房留宿几日的请求。

坐在殿外的石凳,喝着住持师父泡的茶,耳畔传屋檐的铜铃声声,山风从四面八方吹拂,更远处,是青山环绕,林间有鸟儿扑棱着翅膀飞的隐约踪迹。

阮阮觉,,在一刻,变格外安宁。

入夜,傅西洲将带竹林。

一切仿佛光倒流,两年前的画面再次重现,在手电光的照耀,林间飞舞千万的萤火虫,星星点点的光芒,梦似幻。

唯一不同的是,傅西洲从怀掏一枚红宝石戒指,在片璀璨微光,凝视着的眼睛,问:“阮阮,你愿意嫁给我妻吗?”

初在婚礼说句话、亲手给戴戒指,是他最的遗憾。

眸中升腾片的雾气,仰头迎视着他,说:“傅西洲先生,据我所知,你已经结婚了,现在是怎,犯重婚罪吗?”

他勾了勾嘴角,眸色夜幕:“果重婚的象是你,我不介意犯罪。”

的眼泪落。

他戴戒指,捧着的脸,深深吻。

他回寺庙,他牵着跪在殿前,仰头望着殿高高在的神明。

他轻声郑重说:“神明在,我傅西洲,愿娶顾阮阮妻,一生,不离不弃,爱若生命。”

阮阮双手合十,将说的所有的话,默念在。

十二,谢谢你,愿意爱我。

同的,一生,你,我将爱若生命。

几,他回莲城。

傅西洲的车却有往,是另一方向。

着越越熟悉的路,阮阮奇问他:“怎农场了?”

他笑着卖关子:“待就知了。”

车子却有进阮阮工的农场,是继续朝前了一儿,转入一条石子路,最在一院墙外停了。

他牵车。

院门是那极古朴的双扇木头门,面缀着古色古香的黑色圆圈门手,再无别的装饰。

阮阮讶异望向他,他正微笑着:“礼物。”他说着,眼神示意推门进。

阮阮中微动,似乎明了了什,眸中蔓延一丝惊喜。

伸手,推了院门。

走进院子的那一刹,的眼泪轰滑落。

“我啊,我在山间,拥有一幢玫瑰色的房子,覆着深色的屋瓦,屋顶落满白鸽,窗口盛着竺葵,每一房间有壁炉,冬的夜晚从不熄火。”

己在托斯卡纳的那夜晚,喝微醺,他提中的。

此刻,置身的院子,前、左、右三排屋子,刷着玫瑰色的外墙,屋顶覆着深色的瓦片,屋顶,无数白鸽因他忽闯入的声音,扑棱着翅膀飞了。窗台,竺葵在阳光,盛那。

院子,花草丛生,树木葱茏。

他牵着的手,推每间房间的门,一一参观。

了,每间房子,装了壁炉。

他在耳边轻说:“关你喜欢的萨,我陪你亲选一了,选合你眼缘的。”

他似有遗憾,全部满足。

阮阮转身,抱着他的脖子,泪眼模糊,又哭又笑说:“够了,够了。十二,我喜欢死了。”

他俯身,亲吻的眼泪。

“最近生了情,你哪儿间准备些的啊?很累吧?”阮阮问他。

他轻描淡写说:“。”

欢喜,不枉费他一场。

院子,他花了一年的间准备,是从托斯卡纳回就始的。那夜晚,醉意醺他说着目中的的模,他便放在了。

所将址选在,一是边空气很,最主的缘故是,工的农场就在附近,日班就不辛苦很远的车了。

始并不顺利,光买,费了的劲,最是找齐靖帮的忙,才最终与皮的主人谈妥。又找设计师,亲沟通,亲选购一切建材、具等,连植的花草树木的品,由他亲问。

细碎,确实很花间与精力。

,决绝跟他离婚,他间关系最僵持的候,他始终有放弃院子的建造。

第四节目录+书签第六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