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在這裡,我鬆開了你的手 二 躲躲雨

離開淳安後就是一路的狼狽遷徙,從火車站火車站,過江過河過山。一年半後,己弄不清是怎麼回,君發現己已經站在海南島一個混亂騷動的碼頭,洶湧的人潮拚命擠船,丈夫在另一個港口,失了聯繫。

海南島的正式撤退,是一九五○年的五月,中華人民共國已經在半年前立,但是在沿海、在西南,還有戰。很的國軍部隊,是在解放軍的砲火一路追擊被逼了碼頭邊。奉命負責掩護撤退的部隊,邊打邊退,不容易最後達了碼頭,卻在岸著軍艦迅速錨逃離。砲火直接了船舷,船的人,不不淚眼汪汪著掩護己船的袍澤被拋棄。碼頭的傷兵絕望倒在放聲痛哭,沒負傷的兵,像是了球的邊緣,後面是鄉阻隔在萬烽火外,前面是完全背棄了你的汪洋海。

了船的國軍部隊,這時傻了。徐蚌會戰中犧牲慘重的六十四軍,三月間在海南島緊急了船,七千官兵中還有一千個是一路「抓」來的青壯少年。

急難中,船開往台灣了,是,台灣在哪裡?開軍艦的人不知。

在砲火程外的安全海面,海軍拿圖來找台灣的位置。

士兵問長官,「什麼時候才那個方啊?」

軍官說,「我不清楚,反正時候你就知了,的那個方叫『台灣』,我沒過,你沒過,聽說那方不錯。」

六十四軍的軍官簡步城安慰惶惑的士兵,但是裡慌厲害。他己不知台灣是在東西南北哪個方位。從冰雪蘇武牧羊的絕境中一路打海南島,力體力的透支,已經了人的極限。安慰了士兵,他再來安慰己:人生的路,太累了,反正那個叫「台灣」的方,是暫時「躲躲雨」吧,。

他夢沒的是,這一場「雨」啊,一就是六十年。

臉色蒼白的君在碼頭,才從產房來沒幾,懷裡抱著熟睡的嬰兒,但是,別搞錯,從淳安抱來的那個孩子,已經帶湖南的老,讓奶奶保護,此刻在懷裡安閉著眼睛的,是在海南島生的應達。

叫他「應達」,是,有在這樣的亂世裡,方才明白,「達」己的方,是件麼不容易的;就讓這嬰兒帶來「達」的希望吧。

船無法靠岸,無數的接駁船擠在港內碰來撞,亂哄哄來回碼頭的部隊眷屬接船邊,後人們攀著船舷邊的繩梯網像蜘蛛一樣拚命往爬。很人爬不動,抓不住,直直掉海,「慘叫啊,一個一個噗通噗通像餃子一樣」,君說。

砲聲聽來就在咫尺處,人潮狂亂推擠,接駁船有的翻覆了,有的,快船邊了,卻眼睜睜著船開動,趕不了。港內的海面,處是掙扎著喊救命但是沒人理會的人頭,碼頭一片驚惶,哭聲震。

果你站在碼頭望向海面,像力變魔術「咻」一聲倒退一百米,彷彿電影默片,你見那水面,全是掙扎的人頭,忽沉忽浮,浮時你見每一雙眼睛充滿驚怖,每一張嘴張很,但是你聽不見那發肺腑的、垂死的呼喊。歷史往往沒有聲音。

皮箱,無數的皮箱,在滿佈油漬的黑色海面沉浮。

一 美君離家目录+书签三 碼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