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在這裡,我鬆開了你的手 六 追火車的女人

君緊緊抱著嬰兒離開淳安,在杭州車時,火車站已經人山人海;車頂綁著人、車門邊懸著人、車窗裡塞著人、座位底趴著人、走貼著人。火車往廣州走,但是在中途哪一個荒涼的鎮,煤燒光了,火車不動了。於是有軍官來當場跟乘客募款,蒐集買煤的錢。

火車又動了,後沒久又會停,因為前面的一截鐵軌被撬來了,等。等的時候,君說,旁邊有個媽媽跟一路抱在懷裡的四、五歲的孩子說,「寶寶,你等一哦,不動。」

女人爬過眾人的身體,了車,就在離鐵軌幾步遙的灌木後頭蹲來解,身走回來時,車子突開了。

「我們就眼睜睜著那個女人在追火車,一路追一路喊一路哭一路跌倒,的孩子在車廂裡頭哭,找媽媽,但是誰沒辦法讓火車停——」

「你記的臉嗎?」我問。

「我記追火車的時候披頭散髮的樣子——」

君半晌不說話,後說,「我常在:那孩子後來怎麼了?」

火車了湖南衡山站,君跟兩個傳令兵抱著孩子擠了車。

那個追火車的女人,決定懷裡的嬰兒給衡山鄉的奶奶。這樣的兵荒馬亂,孩子恐怕擠會被擠死,更別說在密不通風的車廂裡傳染病暴斃。一路,死了幾個孩子老人。

應揚,讓奶奶抱著,在衡山火車站,著君的火車開走。他太,連揮手還不會。

君繼續南,了廣州。丈夫,帶著憲兵隊,駐守著廣州河機場。

五 上直街九十六號目录+书签七 不能不遇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