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 脫下了軍衣,是一個良善的國民 三十五 一萬多斤高粱

一整排的兵力扔手榴彈的時候,彷彿漫灑批糖果,後戰壕裡的林精武見對面「整片凹像油鍋一樣的爆炸」,是海浪般一波又一波的人,一直湧來,正對著發燙的砲口。

前面的幾波人,其實是「民工」,國軍機關槍掃,手發軟;明知是老百姓,中實在不忍,有時候就乾脆閉眼睛來硬打,不不打,因為「你不殺他,他就殺你」。機關槍暫停時,探頭一,一條壕溝裡就橫著幾百具屍體。他們開始清理戰場,搬開機槍口的屍體,濕布冷卻槍管。

林精武所「不忍」開槍的「民工」就是解放軍口中的「支前」英雄。十元帥一的陳毅說,「淮海戰役是獨輪車推來的」,怎麼聽來那麼令人覺酸。淮海戰役——徐蚌會戰——打了兩個月,徵了五百四十三萬民工。民工基本就是人形的騾馬,糧食彈藥背在身,傷兵放在擔架,在槍林彈雨中搶設電線,跟著部隊行軍千,還一線衝鋒。解放軍士兵至今記,攻打碾莊國軍的支前民工一就知全是山東人,除了他們獨特的口音外,這些民工為解放軍所準備的糧食是饅頭切的片,不是米。

抗日名將黃百韜的國軍部隊在十米寬的河邊構築了強的防禦工,每一個碉堡佈滿了機關槍眼,對著河;民工就一波一波衝向槍口,達達聲中屍體逐漸填滿了河,後面的解放軍就踩著屍體過河。

僅是淮海戰役裡,單單是山東解放區就有十六萬八千名農民青年被徵進了解放軍,其中八萬人直接被送前線。數的農民則變了羅網的綿密「聯勤」系統,做解放軍的後勤補給。國軍完全依賴鐵路公路來運輸物資,解放軍就讓民工公路挖斷,鐵軌撬,國軍的彈藥糧食就斷了線。

解放軍依靠百萬民工,肩膀挑,手臂推,物資往前線運,傷兵往後方送,民工就在前後間像螞蟻雄兵一樣穿梭。徐蚌會戰中,解放軍的兵力與「支前民工」的比例是一比九,每一個士兵後面有九個人民在幫他張羅糧食、輸送彈藥、架設電線、清理戰場、包紮傷口。

國軍經過的村落,半是空城,人民全部「快閃」,糧食被藏了來。十八軍軍長楊柏濤被俘虜後,在被押往後方的路,見一個不思議的景象。同樣的路,他曾經帶領軍經過,那時戶戶門窗緊閉,路空無一人,荒涼肅殺。這時卻見炊煙處處、人聲鼎沸,卡車呼嘯過,滿載宰的豬,顯是慰勞前線共軍的。他很震撼:

通過村莊見共軍老百姓在一,像一人那樣親切,有的在一堆聊說笑,有的圍著一個鍋台燒飯,有的同槽餵牲口,除了所穿的衣服,便衣軍服不同外,簡直分不軍與民的界線。我們這些國民黨將領,有當了俘虜,才有機會這樣的場面。

連長林精武在負傷逃亡的路,見幾百輛獨輪車,民工推著走,碰河溝或結冰的路面、深陷的泥潭,二話不說就推車扛在肩膀,繼續往前走,走前線給共軍補給。老老少少群的婦女碾麵、紡紗、織布,蹲來就為解放軍的傷兵藥、包紮。窮人翻身,解放軍勝利了就分田。很農民帶著對土的渴望,加入戰爭。

被俘的軍長逃亡的連長,一路在眼裡的是國軍弟兄無人慰藉、無人收拾的屍體。兩人中有一樣的絞的疑問:失了人民的支持,前線士兵再怎麼英勇,仗,是不是白打了?

那戰敗的一方,從此埋藏記憶,沉默不語;那戰勝的一方,在後的歲月裡就建很紀念館紀念碑來榮耀他的死者、彰顯己的就。紀念館的解說員對觀光客津津樂這一類的數字:

郯城是魯南區一個普通縣城,人口四十萬,縣府存糧有一百萬斤,但級達的繳糧任務是四百萬斤,郯城最終繳糧五百萬斤。幾乎是勒緊了腰帶支前——在為淮海前線籌糧碾米活動中,豫西區有兩百萬婦女參加了碾米、磨麵做軍鞋等活動。

是,怎麼這種敘述來此熟悉?讓我——

我知了。

你這個文件:

——理由:查西黑石關洛河橋被水沖毀,現架橋部隊已,急於徵工修復。現本鄉每日徵苦力木工三百餘名,一次派擔麥五千公斤,維持費四萬元,木材兩萬公斤,麥草兩萬斤,麥兩千公斤。孝義皇軍每日徵木泥匠工苦力五百名。

這裡說的不是解放軍。這是一個一九四四年的會議記錄,顯示日軍在戰爭中,對杜甫的故鄉,的河南鞏縣,何求農民傾巢,全力支援前線軍隊。

被國或軍隊的機器洗腦、利誘或裹脅,錢、力、糧、丁,全部餵給戰爭這個無底的怪獸,農民的處境任務內容是一模一樣的,但是對日軍的這種為,中國人敘述的語言充滿激憤:

日軍徵苦力及一切物資數量巨,見日軍對中國人的壓榨是麼的殘酷無情。更讓人不理解的是,在立偽政府組織的「維持會」中,當的漢奸為偽政府組織服務,幫助日軍對廣老百姓進行欺壓,漢奸的奴才嘴臉在提案中清清楚楚。

報導的標題是,「洛陽發現批日軍侵華罪證,記載了日軍罪行」。那麼你又什麼語言來描述被解放軍徵攻打國軍的農民呢?

莒南縣擔架隊有兩千七百九十七名員,一千兩百人沒有棉褲,一千三百九十人沒有鞋子,但是卻在寒冬臘月中奔走在前線。

其中,特等支前功臣朱正章腿生凍瘡,腫脹難忍,仍拄著拐杖堅持送傷員,連續八趟,往返三百餘公,他甚至己吃飯喝水的碗給傷員接便。

「人民的母親」日照縣范娘,將三個兒子送參加解放軍,先後犧牲。聽噩耗後,仍一既往納底子趕製軍鞋。

我怎會不知,歷史本來就是勝方還是敗方在寫,是同樣一件情兩個截相反的解釋方法,你不不思索這其中的含義。

在國軍的歷史文獻裡,共軍農民推火線的「人海戰術」常常被提,同一時間,解放區藉「土改」殺人的風氣已經盛行了。一九四八年的調查顯示,單是山西興縣一個縣,被鬥死的就有兩千零二十四人,其中還有老人二十五個孩。康生親指導的晉綏首府臨縣,從一九四七四八年的春,因鬥爭死的將近八百人,半被活埋或剖腹。後來為共青團書記的馮文彬,四八年初時前往共產黨的根據山西一帶,走在村落與村落間,黃土綿延不絕,沿路是吊在樹的屍體,怵目驚。

是,對於「敵人」,國軍「仁慈」嗎?

一九四七年七月,國軍整編六十四師在山東沂蒙區與陳毅的華東野戰軍激烈爭奪領土的時候,曾經接「峰」的電令:「東店為中,將縱橫二十五公內,造『絕』,限五日完任務,飭將該區內所有農物與建築物,一律焚燬,所有居民,無論男女老幼,一律格殺。」

前線的軍官最高統帥的命令,「面面相覷不知所從」。即使是共產黨的根據,屠殺百姓還是不了手。黃百韜拖延了。

激戰兩個月,徐蚌會戰結束。抗日名將黃百韜、邱清泉飲彈盡,杜聿明、黃維被俘,胡璉、李彌僅身免,三十二萬國軍被俘虜,六萬人「投誠」。十七萬人在戰場倒。五十五萬國軍灰飛煙滅。

解放軍死傷慘重。華東野戰軍的四縱隊原來有一萬八千人,開戰四十已經戰死了一半。

林精武腿部中了槍,在混亂中從路邊屍體撕一隻棉衣袖子,胡亂纏在腿,開始一個人單腳跳著走,從徐州的戰場輾轉跳幾百公外的南京,最後跳了浦口長江畔的傷兵醫院。傷兵醫院其實就是泥一片破爛的帳蓬群,四邊全是雜草。醫官剪開他黏著血的棉衣袖,林精武低頭,這才見,腳的傷口已經腐爛,紅糊糊的有蛆在蠕動。

黑煙還在雪裡冒著,屍體在平原壘壘疊疊、密密麻麻,過一望無際。方政府開始徵集老百姓清理屍體,需掙糧食嗎?埋一具人屍發五斤高粱,埋一具馬屍發二十四斤高粱。僅僅在張圍子一帶,就發了一萬斤高粱。

三十四 盛豬肉的碗目录+书签三十六 大出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