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部 我磨破了的草鞋 三十九 突然亮起來

海沉浸在欣喜的歡騰中。堀田善衛為那些勝利標語是「組織」所準備的,其實不盡。滬有個無人不知的老字號「恆源祥」,老闆叫沈萊舟。他在閣樓裡一直藏著一個無線收音機,當晚貼耳聽日本投降的消息,就悄悄門買了粉紅、淡黃、湖綠色的紙,回裡磨了墨,親筆寫了幾張標語,四周無人,快手快腳貼在店門外的石柱。

海最高的樓是國際飯店。很人在幾十年後還會告訴你:那樓真高啊,站在樓對面的街,那樓有高,一仰頭,帽子就從腦後掉了。

十一日那個清早,國際飯店樓頂高處豎了一面中國國旗,過路的人見了嚇了一跳,停腳來,假裝不經意。旗,是哪個膽的傢伙掛的,沒人知。

主持商務印書館的張元濟,門時剛走過十字路口的西班牙夜總會。已經幾年沒聲音、灰撲撲的西班牙夜總會,不知怎麼竟從裡頭傳久違了的西洋音樂。這七十八歲的光緒進士裡知時間了,趕忙折回,他編選的禁書取了二十本,在扉頁簽歡欣鼓舞的句子,放進一個包裡,背商務印書館門市部,放在櫃台最顯眼的方。

那本書的書名,叫做《中華民族的人格》。

海人的商業細胞一夜間全醒過來。八月十五日後,「特快餐」改稱「勝利快餐」。賣平湖西瓜的販,改口叫賣「平西瓜」。派克鋼筆的廣告現在頭版「中央日報」四個字面:

慰勞抗戰將士紀念品

「筆」「必」同音,鋼筆贈人或備,互勉建國「必」的信。

人潮擁擠處開始現剪紙藝術,當場快刀剪紙,嚓嚓幾,就剪史達林、杜魯門的鼻子人頭側影。

八月十五日這一,取了蓋窗遮光的防空燈罩,走在街的人們突感覺臉有光,很驚訝,彼此對,脫口:啊,已經忘了,海城原來那麼亮!

滿城的興高采烈。很久沒有的輕鬆感使人潮重新湧街頭巷尾廣場,群的孩子們在弄堂裡追逐嬉鬧,江畔公園裡,牽手依偎的戀人露旁若無人的微笑。

一個《字林西報》的英國記者,卻在這樣歡騰的空氣裡,走進了另一條街,撞見了同時存在的另一個現實。

兩個日本人,雙手反剪,在一輛軍卡車裡,兩眼發直瞪著他們曾經主宰過的街。現在兩邊站著全副武裝的警察,前後卡車滿滿是荷槍實彈的士兵。兩個死刑犯就這樣遊街幾個時,最後才了刑場。刑場,千萬的男女老幼堵在那裡,眼裡充滿恨。

兩個人還真勇敢,臉不露任何情緒,不管四周的男人怎麼詛咒、女人怎麼叫罵,不動聲色。顯他們是軍人,軍人死死堅毅。

我明知他們一定死有餘辜,但還是覺他們憐。

兩人被喝令跪。兩個警察,毛瑟槍了膛,緊貼著站在他們後面。一聲令,槍口對著死囚的後頸發,死囚人往前撲倒,頭顱登時被轟掉了一半。

一剎那,群眾忽一擁,突破了軍警的封鎖線,奔向屍體。有個女人拿著一條手帕沾血,後歇斯底對著那殘破的屍體罵,其他的人就擠前腳踢屍體。一個年輕的姑娘指了指其中一個屍體暴露來的生殖器,其他幾個女人就衝前那生殖器手當場撕個稀爛。

英國記者忍不住臉別過時,聽見遠處傳來鑼鼓的聲音。

三十八 甲板上晴空萬里目录+书签四十 坦克登陸艦LST|八四七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