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 福爾摩沙的少年 五十 水滴

七十軍在台灣北部,六十二軍在台灣南部,很快開始招兵買馬。

一九四五年十二月三日,《台灣新生報》刊登了七十軍的公告,「接收台灣志願兵」,十七歲三十歲報名。

台東卑南鄉泰安村是一個很的村子,幾十戶人,是土房。村子背山面海,望向山,滿滿是濃綠的椰子樹、檳榔樹,一派熱帶風光;望向海,太平洋深藍的海水延伸入無邊無際的淺青色。走在村裡的泥土路,聽見椰葉唰唰海浪絮絮的聲音織。

這裡長的孩子有焦糖色的皮膚梅花鹿的眼睛。十七歲的陳清山同村同齡的朋友吳阿吉是利嘉國的畢業生。利嘉國在一個山坡,一片椰林邊。海風總是從東邊太麻那邊吹過來,孩子們喜歡躺在草,椰樹的闊葉像舞裙在風裡搖擺。幾株老梅樹,開了花後一定結果,老師們就帶著孩子們做梅子醬。

日本人在的時候,他們被集中練習操槍,聽說南洋馬需兵。現在日本人走了,他們回野裡種菜、拔草、牛,中仍有一餐沒一餐的,餓的時候就山找野味。

村裡的少年沒有鞋,赤腳走在開滿野花的荒裡,鬱悶思索,前途在哪裡。

這時,村子裡的集會所來了國軍的宣傳員,流利的日語廣播:有志氣的青年,中國,國建設需你。月薪兩千元,還學國語,學技術。

泰安村一個村子就報名了二十個眼深膚的少年。

就是這泰安村,三十年後,在平的歲月裡,同樣貧窮的卑南庭了一個眼睛的女孩,因為歌聲驚人嘹亮動聽,憑著歌聲走了村子。

叫張惠妹。

一九四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一輛軍卡車轟轟駛進了泰安村,整個村子的土震動了。路邊吃草的黃牛,轉過頭來。軍車,接走了這二十個人。陳清山的妹妹,在蕃薯田裡耕,沒見哥哥車。

卡車開了台東市,陳清山吳阿吉見全縣有兩百個年輕人,原住民佔數,已經集合在廣場。穿著軍服的長官站了司令台開始致詞訓話,同伴們面面相覷—哇,聽不懂。

陳清山、吳阿吉,為七十軍的士兵。泰安村來的少年們,非但不懂國語,不懂閩南語。日語是他們唯一的共同語言,但是,七十軍六十二軍,不懂日語。

這些鄉的少年不會知,就在他們加入七十軍、六十二軍的同時,陸東北,已經山雨來,風暴在即。一九四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陳誠給蔣介石的極機密報告,畫了當時在「局中」的人們不知的時局圖像:

共軍概況:

(一)山東乘帆船渡海,在安東省莊河縣登陸者萬餘人。

(二)河北、熱河進入遼寧者萬餘人。

(三)延安徒步抵遼寧省二萬餘人。

(四)在遼、吉二省招募及強拉偽滿警察憲兵、失業工人、土匪流氓、失業分子,及中條山戰被俘國軍約計十五萬人——

戰爭的土石流蓄勢待發,但是,一滴水,怎麼會知洪流奔騰的方向呢?

四十九 一支香目录+书签五十一 船要開出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