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誰丟了他的兵籍牌? 六十三 那不知下落的卓領事

在山打根值勤的監視員柯景星蔡新宗在隔六十年後,還記一個特別的俘虜,一個中國人。他們不知他的來龍脈,知他是「卓領」,被日軍關進俘虜營,英國軍官一做奴工。他的年輕的妻子帶著一個四歲的女兒一個四個月還在吃奶的男嬰,分開來關。九十歲的柯景星對往的記憶已經半模糊,但是年輕的領夫人的影像很清晰在他中。

「俘虜營裡有個女生——領太太,有一說,我的孩子養不怎麼辦?

後來我買菸,再買來的菸拿隔壁的商店換了三、四十個雞蛋,我就雞蛋拿給那個女生,那個女生就馬跪,我說果你跪我就不給你。他的孩很愛,嬰兒,這麼。我說我還沒結婚,你孩子這麼了,你果跟我跪的話,我就不給你了。」

蔡新宗記的,則是卓領的堅定及日本人在背後議論時對他的敬意。

這個監視員眼中不知來歷的「卓領」,答應轉態為汪精衛政府效力,他馬就回南京做官,他的妻子免於折磨,他年幼的兒女不需冒營養不良致死的危險,他己不會被殺。,台灣的監視員親眼見這個領在日軍的恐嚇利誘完全不為所動。

這究竟是哪裡的領?他後來的命運又何?

對己的命運毫無掌握的監視員柯景星蔡新宗,搖搖頭說,不,他們一無所知。

他們不知,卓領名叫還來,燕京學的畢業生,後來歐洲留學,取巴黎學政治學博士學位。抗戰爆發,他許留學生一樣熱血澎湃回中國,投入國的命運洪流。太平洋戰爭爆發時,他是中華民國外部駐英屬婆羅洲山打根的總領。日軍在一九四二年二月登陸婆羅洲,卓還來還在領館裡指揮著同仁緊急銷毀文件,免機密落進敵人手中。砲火轟隆聲中,不及撤退,一人在刺刀的包圍被送進俘虜營。

當他的妻子為了嬰兒的奶粉雞蛋在對台籍監視員求情、感恩跪的時候,卓還來本人在做苦力。山打根當的華僑晚偷偷給他送食物,白往往從遠處望見僑社所尊敬的領在監視員的驅使做工。

卓領七、八位白人,從一哩半的工程局,每人推滾一桶四十四加侖的汽油桶,推碼頭的油輪,做裝油。我見卓領身穿短衣、短褲,推滿身汗,且汗流浹背。這是日軍進行羞辱的勞動。

在三年半的集中營內,卓還來概每入睡前在等候那個時刻;那個時刻終於在一九四四年七月六日的凌晨三時來。不管在哪個國,這種總是發生在黑夜中,走進人犯寢室裡的軍靴腳步聲總是颯颯響,彷彿隔音室裡擴了的活人臟跳動。卓還來其他四個英官員被守衛叫,一聲不響,被押進叢林隱密處。

一年後日本投降,俘虜營解放,人們在清查名單時,才發現卓還來失蹤,開始在叢林裡尋找隆的黃土丘。兩個月後,果在靜謐無聲的密林深處找五個蟲蟻麻的荒塚。荒塚中的骸骨,沒有頭顱。那麼何辨認卓還來?

一片還沒腐爛的布塊,是當僑胞偷偷送給他的衣服,證明了這一堆是卓還來:乾髮一束、門牙三枚、膝蓋骨、指骨、肋骨各一。白骨凌亂,顯林中野狗曾經扒食。

柯景星蔡新宗今不知,那個因為堅定的政治信念令俘虜營中的日本軍人肅敬的「卓領」,早已被害。不知,在戰後的一九四七年七月七日,他的骸骨被國民政府專機迎回,隆重葬於南京菊花台「九烈士墓」。

當「卓領」的骸骨被迎回南京、白幡飄飄一片榮耀悲戚的時候,柯景星蔡新宗已經淪為戰犯,監禁在新幾內亞的拉包爾俘虜營裡。柯景星蔡新宗不知,殺害卓還來的日軍警長阿部木內中佐芥川光谷中尉,了絞架。

有些人生,像叉線,在一個點偶錯,後分散沒入渺茫化。

六十二 最底層的竹目录+书签六十四 老虎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