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誰丟了他的兵籍牌? 六十七 尋找李維恂

二○○九年二月二十一日

台灣岡山空軍官校榕樹

李維恂,八十九歲

五十七個「八百壯士」,死了二十一個,剩三十六個。八十六軍的、新四軍的、游擊隊的,一個一個名字歷歷在目。我:這些倖存者,終於在一九四八年回了祖國,祖國卻在熾熱的內戰中,哀鴻遍野,後是分裂、流離;他們中,一定有人輾轉了台灣,且,還有人在世,是,人海茫茫,我怎麼找這個人呢?

發海的「尋人令」後兩,接電話,「李維恂先生找了,真的在台灣。」

在港的寫室裡,我忍不住叫。

什麼樣的時空啊,我在二○○九年的香港,越過山越過海,穿過雲穿過路,真的找了一九四二年冬從南京老虎橋集中營被日軍送拉包爾戰俘營做奴工的游擊隊長。

「他意識清晰嗎?語言表達嗎?」我急急問。

「很清楚,且,」台北那一頭的聲音清脆說,「我跟他一解釋是您在找他,李先生就說了一句話。」

「他怎麼說?」

「他說,我知為什麼我的戰友死在拉包爾,但我李維恂獨獨苟活今。我在等今這個電話。」

「喔——。」

獄船

龍:怎麼被送拉包爾俘虜營的?

李:一九三七年淞滬戰爆發時,我十七歲,學校停課了,我就加入了戴笠創建的忠義救國軍。那時候,國共兩黨在江南區搶知識青年。

龍:您被編入混隊,接受了什麼樣的訓練?

李:爆破、情報、縱火、暗殺。

龍:一九四二年,民國三十一年四月二十號,您在海對日軍爆破被捕?

李:我們沒有長槍,有短槍,不做長距離攻擊,夠丟手榴彈,概破壞了四、五個的物料庫。我們二早就被攻擊了。後來我潛入海,當晚,日本憲兵就來了。

龍:談談在南京集中營的情形。

李:南京集中營就在老虎橋,一監獄,就是汪精衛的夫人陳璧君、周佛海在戰後被關的方。老虎橋一監獄概經常維持有一千五二千人,日軍俘虜每派送三個方做苦役,挖煤礦、建機場等等,非常苦的。集中營裡是俘虜治的,我的時候是「八百壯士」的官志標當總隊長。

龍:官志標來台灣後在台南當兵役課長;後來呢?

李:跟我同日進差不有四百人,當時我就編了個十六隊的隊長。基本,我們就是南京集中營的苦力,像畜生一樣,兩百個苦力,等於兩百頭馬,兩百隻牛。

龍:怎麼拉包爾的?

李:一九四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發,隔年一月二十四日。船的時候根本不知哪裡——人你當牲畜,不會告訴牲畜被送哪裡。了集中營,我們就了沒有窗的悶罐車,全部人進了,從外頭鎖。二早了吳淞口,車,這樣子就船了。船前幾個禮拜,還。在那底層船艙裡,你像,我們這些人已經被關了幾個月,有的關了一年兩年的,念菸啊,餅乾、糖果渴望。日本人那時候是最豐富、最高傲的時候,日本兵吃不完的糖果菸,就往我們船底丟,面一擁搶奪的情形你像。

龍:一千個人在船底?

李:沒有,一百個人,因為他分很條船。反正我那個艙底一百個人。一,就發生搶菸搶糖的情況,難堪啊。我搞不清哪個是班長排長,是我火了,我說「不許搶!」那個時候的民族思真的是非常濃厚的,一罵,不搶了,我說收來,班長來分。後我就找日本人,語言不通,就拿筆談。我的意思是,你給糖果、給香菸是意,我們很感謝,但你這樣丟是污辱的。我們來,你們給我們。那個日本人懂了,他說,就停止這個動了。

龍:那條船一路就了拉包爾嗎?

李:有一本書叫《獄船》,你過嗎?我不敢。我們這一百人,了拉包爾前一站,最後一個禮拜,換船了。進入一個底艙,裡頭已經有三百人。你,一個容一百人的船底,現在塞進了四百人是什麼狀況?

龍:空氣不夠?

李:不通風的底艙,很熱。空氣不夠。悶最後,我告訴你,四百個人,沒有一個人穿衣服的,內褲沒有,頭身爬滿了蝨子。

龍:便怎麼辦?

李:你哪裡廁所啊?艙底兩側有各有一個樓梯往,但是在每一個樓梯口守著四刺刀,他說,一次有五個人,那五個人來後,才再放另外五個人。於是在樓梯底,就站滿了人。「先生啊!我便啊!」「先生啊!我便啊!」他們不理你,逼急了便就流來了,貼身擠在你身旁還有橫倒在你面的人就罵。再逼急,便就來了。

龍:譬便,你己怎麼處理?

李:我就撕被單。

龍:有東西吃嗎?

李:有東西吃,沒有水喝,不給水喝。有的人喝己的尿,是,因為缺水,所連尿沒有。那時時候殺很難,因為刺刀在那裡,你連樓梯不。這樣子有一個禮拜。你像一:四百個國軍,全身一絲不掛,便便流在身,頭滿是蝨子。那真的是一艘獄船啊。

龍:你們了拉包爾岸的時候,很人是抬著來的囉?

李:誰抬誰啊,走來的。

龍:其他的船,說是那身體太弱的,一碼頭就被日本兵槍殺了,您知不知?

李:這個我倒沒聽說過,至少我們這船沒有。

沒有紅藥水

龍:這樣的獄航程,沒人死?

李:體力統統搞光,人卻沒死,真的沒人死。死是什麼時候開始死?我告訴你,了岸,十後開工,死,才真正開始。

龍:怎麼說?

李:我們被編幾個隊,就叫「支那特別勞務隊」,分頭做工。有一個五百人的隊最後死了三分二,剩一百人。他們的工比我們苦。軍來轟炸的時候,他們沒日沒夜搶修機場,白炸壞了,晚就修,等飛機撤了,沒了,他們就開公路,有時候進入叢林,三見不太陽。我這一隊,做的是碼頭裝卸。

龍:那麼整個在拉包爾的過程裡頭,有沒有見過台籍日本兵?

李:有,就是台灣軍夫,有幾個還談來。

龍:你們這些中國俘虜,對於這些台灣兵的監視,感覺是什麼?你們間的關係是什麼?

李:你說我們講什麼,我們鼓勵他有民族思嗎?不,彼此照不宣吧。我們一工,晚就有一個弟兄回來跟我說,隊長,今碰台灣來的年輕人啊,在做苦工。很快,我們就發現,拉包爾有幾千個台灣來的年輕人在做工,還有一千個廣東、香港來的壯丁。

龍:當時中華民國駐澳使館給外部的文件說是有六千九百個「台灣壯丁」在拉包爾,需被遣返台灣。再包括一些老弱婦孺的話,總共有八千個。

李:我跟你講,我們使館是很差勁的,戰後台灣人並沒有經過使館回來。是盟軍的船艦,他們當日本兵一樣遣送回鄉的。

龍:李伯伯,你們在拉包爾集中營,受日本兵的虐待嚴重嗎?您剛剛說,了拉包爾後,死才真正開始?

李:這說給你聽才懂。岸十後就工,那個時候有氣無力,彼此不太認識,沒有合過。譬抬一個箱子,一個人沒力氣扛來,需兩個人抬;兩個人抬來沒,放的時候,果不同時放,你的腳被碰破了,或手被劃了,或者被釘子勾了。你今午做工,見血,五保證你死掉。

龍:是因為沒有醫療品?

李:他有醫療品,我們營隔壁就是衛生材料部,裡面什麼有,就是不給。

龍:連紅藥水不給?所你們一個傷口就會致命?

李:連紅藥水不給。非常恐怖,今你午刮了,一點傷口,沒有什麼,二早這個方就已經硬了。當還是做一工啊,二還做工;三早來,這個方就潰爛了。四就生蛆了。

龍:生蛆了沒有人來管?

李:有,日本人在。他在營區最面設了一個「醫病連」。病人就被拖那裡躺著,等於是個「病牢房」。日本兵前一帶著我們外面挖了個坑。二午,他就「病牢房」裡,一次挑二十九個他認為活不了的,抬,往坑裡一推,再補幾槍,土一蓋。

龍:那——不是活埋嗎?

李:等於活埋。一次就這樣活埋了二十九個。

龍:這距離你岸少後?

李:概十五。接來概過了五,又活埋了二十個,三次概有十

(本章未完)

六十六 魂牽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