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誰丟了他的兵籍牌? 七十 十九歲的決定

我對十九歲的你實在奇,飛力普。

徵兵令來了,但是你不願意服兵役,即使是有九個月。

「這是什麼時代了,」那越洋的電話,有點波聲,像海浪,但我聽清楚,你說,「德國還有義務徵兵制,落後!」

「德國的兵制容許你拒絕服役嗎?」我問。

「當,我德國基本法四條傳給你。」

我收了,還是一次德國的憲法呢。開宗明義一章就是「基本權利」,四條規範的是個人價值觀信念的抉擇問題:

一、信仰與良由及宗教與價值觀表達由不侵犯。

二、宗教實踐應保障其不受妨礙。

三、任何人不被迫違背其良,武裝從戰爭勤務,其細則由聯邦法律定。

我知了,你覺你援這一條,拒服兵役。

但是,很國,包括德國,不是已經公民「拒服兵役」這種選項,納入法律規範了?不願意服兵役的年輕人,服「替代役」,在各種醫療或慈善機構做義務的奉獻。非常的德國青年選擇非洲南亞的開發中區做國際志工來取代兵役。

你說,「對啊,我寧柬埔寨做志工。」

飛力普,我們還從來不曾討論過這個題目。你堅定的態度,讓我有點訝異。請問,十九歲的你,已經是個「反戰主義者」了嗎?

「不是,我不是『反戰主義者』。『主義』,就是它變為原則跟信條了,我覺簡單的『反戰』,沒理。」

「怎麼說?」

「你的國被侵略的時候,不打仗行嗎?」你反問我。

喔,那你這一代人,還是有「國」這個觀念的嘍?我其實沒清楚這問題,它太複雜、太龐了。但是,我記一件。

一九九○年八月,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十二月,聯合國給撒達姆.胡笙發最後通牒:一月十五日前,必須從科威特撤軍,否則聯合國將支持武力解決。二十八國的聯合部隊,已經聚集了七十二萬五千的兵力,情勢緊繃,戰一觸即發。

我們,距離法蘭克福的國空軍基那麼近。一月十五日的最後時刻了,我那麼清晰記那個夜晚,盤據在頭的是:真的會有戰爭嗎?熟睡中,我是被一種從來沒聽過的聲音驚醒的——巨無霸的機器低空飛行的轟轟聲音,震撼了整座房子,屋頂板,彷彿震一樣,跳動;床鋪書桌,被震咯咯響。一群接著一群的轟炸機,低低飛過我們熄了燈火的村鎮冰雪覆蓋的田野。

在黑暗中窗戶,外面不太黑,雪光反,我甚至見雪塊震從松樹噗噗往墜。

後來才知,那一晚搖動的聲音是怎麼回:一個半月中,聯軍動了十萬架次的轟炸機,在伊拉克科威特擲了近九萬噸的炸彈。

令我震驚的是接來的畫面:為了反對德國參戰,有些德國的職業軍人二走了軍營。他們在營房門口,槍放在,摘頭盔,放在槍,轉身離。軍人,槍放,這是一個重的宣示。

你知我對德國文化裡的很東西是懷有「偏見」的,譬我覺他們太拘泥形式、太為人師、對孩太不友善等等。

但是著這些年輕人毅決走軍營,我感受這個文化裡強的省力。因為一代曾經給這個世界帶來戰爭的災難,他們的一代,對戰爭特別戒慎恐懼。

我不是說,走或不走軍營、主戰或反戰是對的或錯的。我說的是,果每一個十九歲的人,己獨立思考,且,在價值混淆不清、局勢動盪昏暗的關鍵時刻裡,還夠清己的位置、分辨什麼是真正的價值,這個世界,會不會有一點不一樣呢?

你透徹了,當兵還是柬埔寨做志工,親愛的,我支持你。

每一個個人的決定,其實會影響他的同代人,每一代的決定,會影響他的一代。愛,從來少不了責任。

六十九 誰丟了他的兵籍牌?目录+书签七十一 二十海浬四十年